logo
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资讯行业新闻 民国福州八才女:冰雪聪明,梅瘦兰清
最新资讯

民国福州八才女:冰雪聪明,梅瘦兰清

2020-10-01 07:26:11几道读书




20世纪40年代何振岱(中)率众弟子在城东寿補斋合影。第二排为其女弟子。


近百年前的五四时期,在新与旧的碰撞中,福州的新文学领域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女性作家,著名的有谢冰心、林徽因、庐隐等。

  

在当时,福州还活跃着一个女性群体,她们知书达理,处乱世而波澜不惊,秉得天地之钟灵毓秀,而孤芳自赏,她们文采风流,有的道心侠骨,有的婉丽多情,有的风格清迥。



上世纪40年代在仓山淇园左起立者:张苏铮、叶可羲、陈人哲、刘蘅、王真、王德愔,坐者:薛念娟、王闲


她们是王真、王德愔、刘蘅、何曦、薛念娟、张苏铮、施秉庄、叶可羲,共同师从何振岱,常在一起畅谈诗词,并于1942年合出一本词集《寿香社词钞》,国内出版的《五四以来的诗词选》,入选的女作家全国仅24位,她们8人中就有6位,因此被誉为——福州八才女。


  


左为八才女中的刘蘅,右为十姐妹中的王闲。

  

八才女多是中学语文教员,她们师从诗词大家何振岱,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一次吟诵集会,地点或在文儒坊老师家中,或在王真仙塔街家中,或在叶可羲的“竹韵轩”。

  

每逢周末或假日,她们便聚集在一起,或是由何师统一命题,并加以指点,或者即席联句酬答应和。“时间多在晚上,红烛高烧,茶香缭乱,个人轮番吟诵古典诗词或自己新近的诗词作品,情调高雅,气氛迷人。”逢大假之时,她们还在花厅小酌,吟诗作赋,还抚琴几曲以助兴。


大地回春,草长莺飞,八姐妹便会轮流请老师到家里吃春酒,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八才女多携手结伴同游名胜古迹,她们眼中的西湖“小春晴胜浓暮雨,湖尽风微好放舟”。


而在登顶于山戚公祠时,同样,她们也迸发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之情:“此地曾寒倭寇胆,异邦犹震戚公名,八年战绩承余烈,祠宇巍巍抵百城。”



刘蘅字蕙愔,有《蕙愔阁词》,陈兼与在《闽词谈屑》中对其的评价是:“好语如珠,女词人尤宜于小令,即长调亦多以小令之法为之。”


她也是十才女中最长寿的,一直生活在仓前山颐养天年,直到100多岁时才离开人世。刘蘅的丈夫是个银行家,夫妻俩在仓山的琪园和闽侯各有房产。抗战时,才女们为了躲避日军轰炸,曾经到位于仓山租界内的琪园小住过一段,幼年时期的陈侣白也在其中。


有一次何振岱到刘蘅闽侯家中作客,坐车途中,看到一头耕牛在犁田,却步履蹒跚,歪歪扭扭,问及主人,得知此牛已老,马上要拉去杀掉。何赶紧找来弟子刘蘅,买下此牛,后来此牛一直在刘蘅家中直到老死。


福州八才女另有一说“十姐妹”,则是加上外地回榕、同样拜何振岱为师的王闲和洪璞。如今十才女都已去世,留有一本姐妹合集《寿香社词钞》,大16开本、木版,线装,留待后人拜读。



其中收录有王德愔35首,刘蘅93首,何曦37首,薛念娟12首,张苏铮36首,施秉庄20首,叶可羲89首,王真40首,内还有其师何振岱题签并作《小引》。“当时集貲剞劂,印不及百册,原本木版已毁于文革之年。”


王真辑石遗室论诗


王真是名人王子仁(寿昌)之女,出身名门的王真气质高雅脱俗,精通琴棋书画。据母亲薛念娟也是八才女之一的陈侣白老先生回忆,“耐轩(王真别号)姨终生未婚,和母亲住在在仙塔街一栋两层的红砖小洋楼。”


抗战胜利后,陈老先生因家境贫寒,八姐妹中,王真和其母亲的感情最好,便邀其租住在仙塔街的家里,楼上楼下,大家接触的机会便多了起来。


“这一住就是四年。耐轩姨多和母亲探讨诗词,后来我也有新旧诗词在报纸上发表了,她也会来指点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1941年,那时日寇因兵力不足暂时退出福州,我也从南平回福州度假,写了5首《劫后福州西湖》,有一句‘月色满船衣影乱,烟波犹识浪游人’,耐轩姨读了后,大为感叹!”




王真也曾因为勇救老师一事让何家人感激不尽。何振岱孙子何云回忆:“1948年福州洪涝,爷爷被困文儒坊觉庐,水位越来越高,他只好坐在大洗衣盆里漂着。王真听说后,马上跑到西湖去雇了一艘舢板船,把老师救出来住到她家,直到洪水退去。”


因此,何振岱把溥仪皇帝御赐给他的金包银和银包金两块田黄,送给了王真。


以下是八才女诗词精选


王真,字道之,有《道真室词》。以下是道真室词选一:


《梁州令》


簾外花无数。春寒借,重簾护。

那知护得是春寒,春愁却被簾遮住。


春愁无个安排处。看镜羞眉妩。

却拼写入诗句。将愁分与伤心侣。



刘蘅,字蕙愔,有《蕙愔阁词》


《瑞鹤仙·石鼓怀旧》


声开藓径,引一缕,春风吹过寒磐。平台小如艇,记岩西烧叶,试茶温鼎。相携度暝,暗回首,都成梦境。旧阑干何限深情,只是独来怎凭。


凝听,风篁摇玉,涧水明珰,这般幽景。共谁收领,吟身外,碧天迥。看低迴山鸟,衔来秋籁,疑与新愁暗。认前游,石上镌文,墨香未冷。


  

叶可羲,字超农,有《竹韵轩词》选一


叶可羲,女,字超农,号竹韵轩主人,福州人。家住塔巷,叶伯鋆侄女。幼失怙恃,得伯母施氏怜爱,终身不嫁。早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校,后在厦门集美女中、福州文山女中、省立福州一中、福州女中、华南学院附中等校任教。1983年9月受聘为馆员。为何振岱女弟子,精绘事,擅古琴,诗文造诣颇深,深得其师真传,书法亦酷似之,为当时“福州八才女”之一。著作甚丰,有《竹韵轩诗集》、《竹韵轩词》、《竹韵轩文集》等。


《減兰》


夹溪垂绿,转尽岸湾知几曲。纔过桥西,小碍船行橘树低。

羹鱼炊蟹,野店香醪随意买。篷背诗新,载得秋山瘦似人。



王德愔作画小影。


王德愔,字珊芷,有《琴寄室词》,选二首


《如咏簾·瑶花》


重门掩树,朱槛凭花,带垂檐浓绿。凉云一片低窣处,曾听玉奴歌曲。摇曳湘魂,算解慰词人幽独。最可怜、入夜尖风,护得纱窗红烛。


几番燕子归迟,只枯坐无言,衣单寒褥。银钩漫上,有微月初挂,小楼西角。欲眠未忍,恁愁思如波难掬。怕梦见,千里来寻,隔断怎生重续。


南乡子


风色转虚廊。黄入疏林叶叶霜。正是瘦人天气也,徜徉。自去添衣掩茜窗。

寒气逗银缸。炉火微温意更长。知道梅花消息近,思量。春隔江南水一方


张苏铮字浣桐,有《浣桐书室词》


《台城路·金陵感旧》


廿年不过台城路,江潭柳俱人老。荒堞屯旗,高陵吹角,又是一番斜照。秦淮放棹,漾几曲蘋波,岸湾迷蓼。近水栏桿,旧时颜色自犹好。


乌衣怎忘巷小,看寻巢燕子,玉栋千绕。索果呼孃,簪花泥姊,依约欢情多少。而今更到,听风笛声声,总成凄调。一片烟林,莽寒鸦古道。


清平乐


满江寒雨。驿思同清苦。人向西征天向曙。并入片时延伫。

车声辗白灯光。一声一转离肠。输于天边雁影,风中犹得成行。


何曦字健怡,有《晴赏楼词》,选一


《临江仙·剑意》


愿剷妖氛消众魅,至刚原属多情。人间悍怯苦相凌。好凭三尺,万恨为君平。记昔秋霜飞夜月,寒锋照胆晶莹。剑光人影两分明。云山千叠,来往一身轻。


薛念娟字松姑,有《小真室词》,选一


薛念娟(1901-1972),其父薛裕昆(字伯垂),精通文学、易经,长期仕于外地;其母也是大家闺秀,风姿雅丽;其姑薛绍徽,乃福州著名才女,颖悟过人,诗词骈文俱擅,兼精易理。以这样的家庭背景,加上资质聪慧,自然造就薛氏的学识(如诗词、音乐与六壬之学)和才艺(工琴善弈)。薛氏为人狷介,友于兄弟,慈爱子女,只因出嫁后遇人不淑,致使陷于婚姻痛苦。所幸她励志自强,以教学为生,以诗文自遣,在艰难困苦中教养儿女,追陪师友,为近代福州文坛留下一抹深刻的印记。



《风入松·久不见水仙花感作》


铢衣翠盖自娉婷,微步晚波轻。东风遮莫培红紫,怎如他、冰雪聪明?疏影犹嫌梅瘦,幽香分得兰清。


新愁旧恨总难平,玉佩怅无声。芳踪寂寞知何处?弄丝桐、聊慰离情。祝取春回窗几,清泉重荐繁英。


施秉庄字浣秋,有《延晖楼词》


《风入松·如秋庭理琴》


篝灯明灭断人肠,睡少觉宵长。啼泪雁缘何事,向西风,各谱宫商。侬也起操弦索,孤心迸入炉香。


更深月落气初凉,照幕是霜光。般般客里浑无赖,甚琴声都异家乡。明日试看林叶,故应近岸先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