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资讯行业新闻 喜阅《离骚》13
最新资讯

喜阅《离骚》13

2021-04-08 10:37:47喜阅耕读

屈原密码

The Quyuan Code


-10-

屈原之“隐”考


     我在啃读《楚辞》的过程中,感受更多的是屈原的“隐”,千百年以来楚辞屈原学界关注到屈原文章中的隐意隆浓的人、文章确实不太多!


屈原文章中的“隐”

《思美人》

寧隐閔而寿考兮,何变易之可為。

1


---我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信念而随波逐流?宁愿隐身忍痛就此终老。

---此“隐”即藏匿,不显露:~藏。~匿。~居。~士。~讳。



《惜往日》

2

何贞臣之无罪兮,被离谤而见尤!惭光景之诚信兮,身幽隐而备之。


--为何忠贞无罪的我,屡遭诽谤而被迫离开京城?我的忠诚足以使阳光自惭,但我却只能处幽归隐以躲避奸佞小人的攻击。

--此“隐”依然是藏匿,不显露:~藏。~匿。~居。~士。~讳。



《惜往日》

独鄣廱而蔽隐兮,使贞臣為无由。

3


   --现在朝堂障碍重重,像我这样的忠臣个个无所适从,我只能孤身独栖躲避无良之辈的陷害。

--此“隐”还是藏匿,不显露:~藏。~匿。~居。~士。~讳。



《悲回风》

4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故荼薺不同亩兮,兰茞幽而独芳。


--每一种鱼儿都会修饰自己的鳞片以显示自己特异,但是蛟龙却会隐藏起它身上的纹饰,以不彰显它的踪迹。 苦荼与甜荠不会在同一块田里生长, 兰草、白芷长在幽谷深壑,却独含清香芬芳。

--此“隐”依然是藏匿,不显露:~藏。~匿。~居。~士。~讳。



《悲回风》

惟佳人之独怀兮,折若椒以自处。曾歔欷之嗟嗟兮,独隐伏而思虑。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

5


-- 思幕先贤的胸襟独与众人迥异,我折取芳椒在室,思度何以自处自励。
    反复地嗟叹歔欷,隐居伏处于幽远之地,仍为国家思虑不已。

--此“隐”依然是藏匿,不显露:~藏。~匿。~居。~士。~讳。



《悲回风》

6

孰能思而不隐兮,照彭咸之所闻。登石峦以远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谁能想着这些经历而不退隐,比照传说中的彭咸事迹呢? 登上石山向远处嘹望,回家的路纡远而又静悄悄的非常凄凉。


屈原六隐之源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屈原自己的文章中共有六个隐字,这浓隆的隐意,表达着屈原真的不愿意在当时的环境下出世任事,但“三闾大夫”这个类似世袭的职务,再加上屈原顾及当时的社稷民生却不忍直接退出朝政体制,一直在纠结、彷徨中。“三闾大夫”应该是伴随屈原余生的职司,不然不会在《渔父》中自行确认“三闾大夫”之职。
      不然,为什么屈原连死都不怕,却会如此纠结到底是退或不退,是任职楚国还是远游他国呢?!

     我认为这个答案应该在《天问》(前面述及<天问>是迄今为止中文文章第一难读的,也是中国古文中最少人释义答疑的文章,对其文意的解释更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形成学术共识的)中。屈原用了大量的历史材料,洋洋洒洒的《天问》最后一节就是文意的根本,特别是读着读着有一股强烈的嘎然而止、意犹未尽意!结尾非常突兀非常断弦!如:

屈原《天问》显隐根


《天問》

薄暮雷電,歸何憂?厥嚴不奉,帝何求?

7


--天色已晚、电闪雷鸣,我担忧的是怎样回归朝堂(继续为国效力)?如果我不能践行楚国的王朝尊严,我还向天帝祈求什么呢?

--这段话也可以理解到《天问》已经是楚顷襄王时代了,楚怀王时代不至于出现“厥嚴不奉”的局面,因为楚怀王自身都是致死抗秦的爱国爱民爱社稷之君,绝非窝囊无知昏君!



《天问》

8

伏匿穴處,爰何雲?荊勳作師,夫何長?


--我现在隐藏于原野山穴之间,唉声叹气的说什么又有何用?想当初我们杰出的(子文)先烈帅师作战时,楚国是多么强盛,那时的王朝尊严为什么不能长久保持呢?



《天问》

悟過改更,我又何言?


9


--如果楚王(当指楚顷襄王错误的结亲纳秦)能省悟过错改正更新,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天问》

10

吳光爭國,久余是勝?何環穿自閭社丘陵?



--以前我们楚国曾多次打败过吴国,但为什么自吴姬光即位后,我们楚国很快就被攻破了,为什么楚国自己人(伍子胥)引来军队打穿了我们楚国的宗庙、挖掘了自己的皇陵?

--《吴越书·吴内传第四》(卷第三):“子胥将卒六千人,操鞭笞平王之坟,曰:‘昔者吾先君无罪,而子杀之,今此以报子也!’”


  爰出子文,吾告堵敖以不長,何試(诫)上自予?忠名彌彰。


《天问》

   --既然子文告诫了当时的楚君堵敖,说堵敖在位时间是不会很长的,而子文为什么却又去自毁其家以纾国难?这样一来,子文“忠君忠国”的名声却更加显著(昭彰)!

--原文流传有误,有人认为其“试”应为“诫”,我认为此处以“诫”为宜!如果没有地下考古材料的补充,这类文字确认的难题,暂时无解!


      屈原写《天问》问了一百多个问题,最后落脚在“伍子胥”、“子文”两个人身上,而且连伍子胥的名字都没指出来,只用了一个“自”隐讳的指示“伍子胥”带领6000吴兵拆毁楚国宗庙、挖掘楚国皇陵寻找楚平王墓的事件,为什么呢?!

    

      伍子胥的父亲伍奢,是楚平王的太子建的老师,当楚平王要诛杀太子建时,伍奢挺身救护太子建,谏楚平王说“王柰何以小臣疏骨肉?”这件事就是另一个大臣费无忌挑唆的。后来楚平王就据此事杀了伍子胥的父伍奢兄伍尚。

     

      以屈原的情况来讲,谏楚怀王不参与黄棘之盟、不去武关赴会,这是为着楚政权安全;屈原在楚怀王客死秦国时,反对子兰即位,这是为着顷襄王能够继承大统;屈原在顷襄王接纳秦妾时极力反对,是为了顷襄王别与“杀父雠家”结亲,而子兰在利用顷襄王“放”屈原,其实是为着个人自保,没有把楚国江山社稷放在首位。


      而且伍子胥鞭尸这件事上,屈原用了一个“自”,也表示洞穿宗庙、挖掘皇陵这种事情说到底还是楚平王自己造成的。

      我认为《天问》写到这种份上,其实很明显在影射当时楚君顷襄王的意思了,屈原问天之《天问》其实就是责怪老天不长眼,为什么不让顷襄王“以不长”?!

      

      子文,是屈原的楷模,《天问》表达着屈原希望自己有机会成为第二个“子文”,他也许告“诫”过顷襄王,如果不能尽快改过,也就是“堵敖以不長”。楚堵敖继楚文王位后,整日飞鹰走狗,不务正业,其时子文在职,功名不彰,堵敖第三年被其弟弟楚成王所杀,继续任用子文为令尹,子文忠诚为国,使楚国日渐强大。屈原也许在倾诉:比较子文,为臣我屈原也是中兴忠臣,惟君上跟堵敖一样不是振兴楚国之君啊!

《左傳莊公三十年》


鬥穀於菟為令尹,自毀其家,以紓楚國之難。

    屈原所有的文章在《天问》这里归结,亦“语告襄王以不長,何诫上自纾?以求”忠名彌彰“。


为什么屈原诫顷襄王“以不长”?

01

 

      第一,楚怀王受制于秦时,但并没有很快就被秦处死。楚国大臣们商议另立新君于理可以讨论,于人伦亲情不合是肯定的。屈原很清楚的知道一旦楚国宣布另立新君,楚怀王就是“前王“,即刻丧失羁押的政治价值,随时都会被秦国处死。而顷襄王于临急即位,无疑是宣告放弃父君!

02

      第二,楚怀王在被秦羁押期间,一直在试图自行逃离秦国,而且顷襄王自己曾经在质押秦国时,也是成功逃脱归楚的。而且凑巧的是楚怀王也成功的逃离过秦国跑到赵国求救,但赵不敢接纳。楚怀王的这番苦难顷襄王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屈原及当世文字中没有任何解救楚怀王的记述!

03

        第三,楚顷襄王就位之后,不但没有组织实施任何营救楚怀王的计划,竟然在大家都不满子兰的情况下任命子兰为令尹,这给了屈原极大的打击。屈原认为楚怀王这俩儿子都是一路“弃父忘君”的货色!想着历史上“子文”的忠诚在堵敖时代是显示不出来的,要是楚成王不杀掉堵敖,哪有子文的忠诚之“昭彰”?!“爰出子文”!想着子文是怎么出人头天的,这分明是在诅咒楚顷襄王早死,《天问》写到这里也显示屈原必死之心了!

04

         第四,子兰在父楚怀王客死于秦这件事上是无法开脱“心怀不轨“罪名的,特别是顷襄王自齐国回来之前,也有楚臣竟然建议立”庶子“为王。

      所以,屈原不接受顷襄王朝的管理,自令放为,以他当时的身份是合情合理的选择。如果他立身朝廷效命,反倒就显得忘恩负义于楚怀王了!

05

        第五,更何况顷襄王七年,迎妇于秦!不仅屈原看不下去,就连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也感慨“甚哉秦之无道也,杀其父而劫其子;楚之不竞也,忍其父而婚其仇!呜呼!楚之君诚得其道,臣诚得其人,秦虽强,乌得陵之哉!善乎荀卿论之曰:“夫道,善用之则百里之地可以独立,不善用之则楚六千里而为仇人役。”故人主不务得道而广有其势,是其所以危也。“



《戰國策》 齊楚戰國策卷十七

 莊辛謂楚襄王曰:“君王左州侯,右夏侯,輦從鄢陵君與壽陵君,專淫逸侈靡,不顧國政,郢都必危矣。”襄王曰:“先生老悖乎?”莊辛曰:“臣誠見其必然者也。君王卒幸四子者不衰,楚國必亡矣。臣請辟于趙,淹留以觀之。” 莊辛去之趙,留五月。


    --这是楚国还在郢都之时,庄辛亲口批评顷襄王“專淫逸侈靡,不顧國政”,庄辛以此为由,立即辞职,远走他国!更何况皇族大臣屈原,他又怎么能够置身于朝廷之中!


屈原可能的状态

       

        所以,我认为屈原的“放”只是“其存君兴国而欲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三谏不从,待放而去者”,其实是没有被“绌(古同“黜”,罢免,革除)”、被“放逐(古时候把被判罪的人流放到边远地方)”、被“迁”的处罚。楚顷襄王连面谏骂他的庄辛都没有处罚决定,有哪有时间来处罚屈原?!


《史记》材料综述


《史记》

时秦昭王与楚婚,欲与怀王会。怀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国,不可信。不如无行’。怀王稚子子兰劝王行:‘奈何绝秦欢?’怀王卒行。

        入武关,秦伏兵绝其后,因留怀王以求割地。怀王怒,不听。亡走赵,赵不内。复之秦,竟死於秦而归葬。

       长子顷襄王立,以其弟子兰为令尹。楚人既咎子兰以劝怀王入秦而不反也。屈平既嫉之,虽放流,睠顾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兴国而欲反复之,一篇之中,三致意焉。然终无可奈何,故不可以反……”

      ---这段记述是值得推敲的,既然怀王武关之行前屈原还在朝堂议事,这可能也是楚怀王在楚国的最后一次朝堂议政,怀王值此举棋不定的紧急关头,不可能因为屈原的一番话而“放”屈原,而且屈原说的这番话也是楚威王的遗训,昭雎也有类似的劝谏。

      顷襄王初立时期,也没有理由“放”屈原,屈平既嫉之“子兰”,有可能不愿意与子兰共事。”顷襄王七年,楚人因其(子兰)劝怀王入秦而不返,免令尹之职,以子椒接任“。看来反对子兰的力量不是很小的,屈原算是带头反对子兰的人。


《史记》

三十年,秦复伐楚,取八城。秦昭王遗楚王书曰:“始寡人与王约为弟兄,盟于黄棘,太子为质,至驩也。太子陵杀寡人之重臣,不谢而亡去,寡人诚不胜怒,使兵侵君王之边。

     今闻君王乃令太子质于齐以求平。寡人与楚接境壤界,故为婚姻,所从相亲久矣。而今秦楚不驩,则无以令诸侯。寡人愿与君王会武关,面相约,结盟而去,寡人之愿也。敢以闻下执事。”楚怀王见秦王书,患之。欲往,恐见欺;无往,恐秦怒。

     昭雎曰:“王毋行,而发兵自守耳。秦虎狼,不可信,有并诸侯之心。”怀王子子兰劝王行,曰:“柰何绝秦之驩心!”于是往会秦昭王。昭王诈令一将军伏兵武关,号为秦王。

      --以上两段记述楚王赴武关之约的朝堂议事,屈原、昭雎是共同反对楚怀王赴约的,既然昭雎没有被放,屈原也断然没有被“放”的理由,这个时候屈原是在郢都议政。


(楚大臣)乃欲立怀王子在国者。昭睢曰:‘王与太子俱困於诸侯,而今又倍王命而立其庶子,不宜’。乃诈赴於齐。……齐王卒用其相计而归楚太子。太子横至,立为王,是为顷襄王。

史记

--这段文字说明昭睢在顷襄王还没回到楚国时,也是反对子兰即位的,而且是昭睢到齐国用告丧的方式让顷襄王回到楚国。


《战国策》材料补述

1

《战国策·楚四》

楚王死,薛公归太子横。因与韩魏之兵,随而攻东国。太子惧。昭盖曰:‘不若令屈署以新东国为和於齐以动秦。秦恐齐败东国而令行於天下也,必将救我。’太子曰:‘善’。遽令屈署以东国为和於齐。”

--这段文字说明顷襄王回到楚国还没正式即位的前,昭盖建议屈署使齐求和。这个时候屈原才不理国事。


2

《战国策·楚四》

令尹子兰闻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於顷襄王,顷襄王怒而迁之。”

    --这段文字说明屈原在顷襄王初期还是大臣,不然就不可能“迁”了。


     约顷襄王七年,楚人因其劝怀王入秦而不返,免令尹之职,以子椒接任。但子椒的令尹职务最后还是由昭雎接任,表示这个皇弟子兰、子椒们难有作为。


3

《战国策・中山策》

      记载了秦将白起对当时楚国内政状况的评论:“是时楚王恃其国大,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谄谀用事,良臣斥疏,百姓心离,城池不修,既无良臣,又无守备。”故白起认为他之所以能够“拔郢”,主要是由于楚国内政的腐败和百姓的离心。

刘向《新序》材料


1

刘向《新序》节士

怀王子顷襄王,亦知群臣谄误怀王,不察其罪,反听群谗之口,复放屈原。


我的观点


--虽然上述历史史料文字间,存在显而易见的瑕疵,相互之间无法严丝合缝的佐证,但是从屈原《天问》最后一节的理解,我认为屈原就是楚怀王时期遭遇疏远,而至顷襄王时期“自隐”而“放”归,同一时期的庄辛就是自引退居赵国,历史上从没记录显示庄辛是逐臣,而且庄辛是在白起破郢之后,被顷襄王召回归楚继续为官的人,那么我认为屈原在当时也是处于一种随时可能被召临朝议政状态,只是屈原自己不愿意入朝为政了!

THE END



阅《楚辞》读《离骚》啃《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