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头条】真相大追踪!鲜为人知的招远血案背后秘密 2017-05-30 李耕、林浩 闽江清风
行业新闻

【头条】真相大追踪!鲜为人知的招远血案背后秘密 2017-05-30 李耕、林浩 闽江清风

2021-04-08 15:34:57上迳印象

2014年5月28日,六名全能神邪教人员为发展成员,在招远市一家麦当劳餐厅,殴打致死一名与她们生命毫无交集的无辜群众。而她们因触犯刑律,也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令人痛恨和惋惜不已的血案如今已整整过去三年,而与血案相关的一些背后秘密却鲜为人知,小编与你从头道来!

畸形的家庭式邪恶团伙

这起震惊全国的招远血案的行凶者共有6人,其中4人为一家人。父亲张立冬(55岁)则是河北无极老家数得上名字的“有钱人”,长女张帆(30岁)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专科毕业,次女张航(18岁)和儿子张某(12岁)辍学在家。24岁的张巧联是张帆为其父亲撺掇的情人,另一名中年女性吕迎春则是把这一家子引上邪路的元凶。

2008年张帆从网络上认识了吕迎春。在吕的介绍下,张帆成为这个家庭中最早接触邪教的人员。接着,张帆又将全能神“传授”给了张立冬、陈秀娟(张航母亲)、张航、张某。张立冬称,全家信全能神教后,逐渐与外界断绝了正常联系。6 年时间张帆由一个小牧人很快成为神“长子”,她自已说拥有了“感知和抵御邪灵的能量”。

据张帆供述,她和吕迎春同为“长子”,在教会里地位最高,辈份比她大的父母亲都得听从她的使唤。张立冬和陈秀娟只能做教会接待,负责后勤工作,给信徒做饭,开车接送信徒聚会,教会需要花钱时掏钱,好端端的生意也不干了。张航与弟弟张某被骗入邪教后几乎与外界隔绝,学也不上了,上网游戏、出外看电影的“权利”也被剥夺,被“洗脑”后也成了全能教的两只“羔羊”。


张帆的母亲陈秀娟起初也觉得全能教是真道,当她发现自家辛苦赚来的二千多万“血汗钱”,被一扫而光献给了全能神,逐起了疑念,在质疑吕迎春过程中起了争执。张帆和吕迎春因此认定母亲陈秀娟是“恶灵之王”。 血案案发前,她们先是打死了被认为是母亲恶灵附体的家犬“路易”,又密谋回到无极老家后要杀死阻挡“神灵”的生身母亲。

丧心病狂的一家子毁于愚昧

膏壤沃野的河北无极与沟壑纵横的山东招远远隔千里,似乎风马不相及。打着基督教幌子的全能神正是看中了这里基督教教会点多众广的特点,盯上了地处偏远的山东招远。据数名城区教堂的基督徒介绍,大概在1996年全能神开始传入招远。张星镇张家村埠南教堂的教友张女士说,“那几年猖狂得很,看到人就传”,一些教友被拉走后再也没有回过教堂。

最早到山东招远传教布道的是山东龙口的吕迎春。2008年11月吕迎春介绍张帆独自来到招远,住在全能神教徒家中,踏入了全能神学习团体。2011年自认为也是“神的长子”的张帆掇兜父亲张立冬花21万元在招远金凤花园买了一套房子,作为传教窝点,再把吕迎春接到招远,硬是先把这畸形的一家子发展成邪教徒,推入了万劫不复的邪恶深渊。

 

据吕迎春供述,在招远时张立冬、张巧联、张航和其弟4人被封为祭司长(又称小牧人)。“长子”牧羊祭司长,祭司长带领众子民,教给子民怎样战胜撒旦,保持圣灵。全能神内部等级和戒律森严,下级叫上级“领导”,要求绝对服从,彼此用化名单线联络,张立冬、张巧联的“灵名”叫亚当、夏娃。拉拢其他教派成员入教,内部暗语叫“偷羊”,几年时间她们就发展了40多名信徒。

张立冬供述,血案发生前的一段时间,张帆和吕迎春多次提起她们要回归神位,她们嘱咐张立冬要大胆地把手机号留给有冠绝(最接近神灵)的人,等她俩离地后由张立冬带领这些人接受神灵的指引。案发当天,张帆等六人来到麦当劳餐厅,认为就餐的人都是“有缘人”,遂指使张航、张巧联等人留下周围顾客的电话号码以便日后发展教徒。


在后来的侦查工作中,警方在张航等人的手机通讯录里发现了一些顾客的手机号码,分别以“小羊1”、“小羊2”等代号储存。而拒绝提供电话号码的37岁的年轻母亲吴硕艳,却被视为“恶魔、邪灵”。据张帆供述“我看到她的上衣腹部位置在抖动,那就是她在发功,吸我及周围人的灵气,她是一个吃人的鬼”, 于是一家子丧心病狂,极其残忍地把人活活欧打致死。

令人扼腕的人生悲剧

曾经在无极老家被引为骄傲的北广学子张帆,很难想象会成为愚不可及和蔑视法律的邪教头目。在供述中张帆提到,自己在高中和大学时曾患抑郁症,一度失去了人生方向,甚到想到自杀。而全能神的教义,让她“感觉说得很有道理”,极度低落的人生观迅速升温为极度狂热的邪教徒,最终害人害已走上不归路, 葬送了自已美好的青春和前程。

张帆的父亲张立冬早年当过兵,退伍后自己白手起家,搞过医药批发、做过房屋出租,摸爬滚打多年后积累了几千万的家产财富。自从信教后,就没上过班再工作,一家人就信着全能神吃老本。当他被告知,他已是亚当的灵,张巧联是夏娃的灵后,欣喜若狂,仿佛自已已成神灵,欢喜之余把一生二千多万元的积累全都奉献给了“神”,真是应了一句老话“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18岁的张航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单纯。办案的警察说,思维单纯是因为信教的缘故。这个本应该畅游书海的高中女孩,却辍学在家。她超级喜欢韩剧,以至于看多了韩剧也慢慢学会了韩国语,起初对信教也三心二意,最后也被迫屈服于其姐张帆的训斥与淫威。在招远血案中,她充当了打手角色,面对十年的铁窗徒刑,她悔不当初失声痛哭。

 

而参与血案年纪最小的12岁少年张某,一幅无知与天真的模样让人心楚。当民警将行凶者要带上警车时,张某挺身而出,扯着嗓子对警察大声喊道“是我干的,与他们无关”。办案民警说,一个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少年,产生这样的“英勇”、“义举”,完全是邪教洗脑的结果!因为他还没意识到姐姐她们刚刚做了什么,自已也参与行凶应该付出怎样的代价!

还应该交代的是与张帆一家迷一样的关系吕迎春和张巧联,39岁的吕迎春曾有过一段婚姻,并育有一女,因为痴迷邪教离了婚。她也是制造招远血案的主犯,由于认罪态度较好,免于一死,被判无期徒刑;张巧联曾以经营服装为生,18岁起就和当时的房东张立冬保持情人关系,直到案发前两天才来到招远加入全能教,案发后认罪悔过,被判有期徒刑7年。

血案带给人们的警醒和启示

 

漠视法律的沉重代价

凶案主犯张帆自诩为神,在法庭上不屑一顾,笑对庭审,并称“判了死刑也不会死”;张立冬也认为自已是“属神的人”,声称“不怕法律”,都以为终将蒙神“拯救”。面对死刑的最后判决,张帆一脸茫然,沉默无语,“神自已”的迷信似乎有所醒悟;而张立冬则陈述说“这样看,我也就不相信有神存在了……”,可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漠视法律付出的是生命的沉重代价。

 

错位人生观颠复伦理

父亲受女儿“牧养”,惟命是从; 子女视母亲为“邪灵”,欲除之而后快;撺掇女青年与父亲结合,理由是“神的安排”,正常的伦理在这个家庭式的邪教团伙里里荡然无存。全能神鼓吹“要完全向神”,什么家庭、亲情、前途都要抛到九霄云外,视恶为善,视“常人”为“邪灵”,视生命为草芥,错位的人生观,注定了这场人生悲剧的发生。

 

迷失信仰致人财两空

迷失信仰是导致人性扭曲、良知缺失的根本。把美好的希望和人生的归属寄托与“神”,把“一切都献给神”,最终的结局必然是人财两空。张立冬一家比较有钱,但生活十分节俭,几乎不去饭店吃饭,2000多万的家财原计划分给三个孩子每人200到300万,由于信仰错位,迷信“救主”,落了个人财两空的可悲结局。

 

心理变故则易于上当

接触招远血案的一位律师发出感悟说“心理出了问题的人易于上邪教的当!”很多受邪教迷惑的群众一开始之所以信教,往往是家庭变故、个人境遇的变化,在与寻求外部精神寄托时上当受骗。张帆曾因患抑郁症想到自杀,无所适从时加入邪教;吕迎春也是迷失人生方向后加入邪教。长远来看,心理健康教育应成为公民预防邪教入侵的重要途径!

 

重视青少年心智培育

招远血案中,18岁的张航和12岁的弟弟张某在邪教的蛊惑下步入歧途,甚至身陷囹圄。办案检查官李丽说“邪教迷惑人的心智”。思想、行动来源于心智。科学知识是开启心智的钥匙,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却是培育心智的根基。重视和提升青少年的心智培育,有利于从根本上提高青少年的是非真伪和防范邪教的识别能力。


>>>往期传送门<<<

【头条】端午龙舟赛哪家强?福州端午节

赏龙舟地图攻略,看清时间地点别错过!


编辑 |福建《政务新媒体》采编中心  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