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现实篇人生若只如初见1更
行业新闻

现实篇人生若只如初见1更

2020-11-03 16:14:28仙xiaoxian

正文 现实篇人生若只如初见1更




    阿笙的快乐时光永远停留在了2007年。


    无忧的豆蔻年华里,她遇到了陆子初,一眼心动,仿佛刚刚退潮的海滩,柔软而温润。谁能想到机场一别,爱情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尽头,戛然而止在那个春寒料峭,乍寒乍暖的春日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所谓的后来。


    07年,那时候的她,在他目光注视下转身离开t市,天真的以为横跨在两人之间的只是一场小小的离别,殊不知错过的却是6年茫茫无期。


    一句:“阿笙,你等我。”是开始,也是结束。


    这么多年了,“陆子初”三个字一直在她灵魂最深处绝望的盛开着,她始终坚信他会来接她,却不知等待他的同时,岁月蹉跎了她的目光,那里面安放着迟暮人才该有的悲凉螺。


    13年西雅图,迟来六年的重逢,没有带给她太多的喜悦,她静静的看着陆子初,仿佛在看一去不复返的青涩之恋。


    始于爱,终于爱。西雅图的阳光之所以有直入人心的力量,是因为它常年被阴雨笼罩,因为阳光少,所以才弥足珍贵,而她的笑纵使再如何明媚,也注定沾染了太多濡湿陆。


    彼岸酒吧,他让她把曾经的顾笙还给他。她无力偿还,回忆过去,她的表情有些麻木,也有些漠然,长达六年的分离,早已让她变成一个阴翳的女子,学不来旧时言笑晏晏,就算此刻包间外同学云集,包间内被他赐予温暖,她依然会觉得六年如梦。


    怎么一别就六年了呢


    以前喜欢看书,吴越王和王妃极其相爱,王妃回门数日,吴越王写信一封:“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吴越王看到花开,心中思念备至,虽恨不得妻子立刻回到他身边,却终是不忍扰了妻子思亲兴致,于是便用了“缓缓”二字。


    那时读到此处,心是暖的,男子深情令人动容。


    她那时候想,古有吴越王,今有陆子初;虽然不同年代,却都是花开明媚的男子。


    再见,他仍是陆子初,却早已不再是陆子初,时至今日,他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能把笑容演绎的分寸在握。


    一张报纸,多是捕风捉影,却让她看到了六年后的他,早已成为众多女性心目中的梦中情人,从律师走向集团掌权人,他在镁光灯下完成了最华丽的转变。


    他们都变了,他变得不善于表达,习惯把所有的喜怒哀乐全都掩藏在波澜不惊的外表之下,用平静的微笑粉饰太平。


    脸颊相贴,仿佛两只伤痕累累的困兽,固执的汲取着对方所剩不多的温暖。他们曾经那么鲜明的温暖过彼此,只可惜却在长年累月中生疏了走近。


    人人都要历经爱情,彼时蜜糖,彼时砒霜。邂逅已是恩赐,她仍然相信爱情,却早已不再对爱情心怀奢盼。


    07年之前,陆子初体寒,一双手但凡到了春日多是冰凉无比;13年,手指冰凉的那个人却是阿笙。手被他握在掌心里,她能察觉出从他掌心传递而出的温暖。


    先前被液体冲刷过的地方带来凛冽的寒意,可悲吗她的人生还不够可悲吗简直就是一场活脱脱的舞台剧,剧情不由己。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嘴角扬起淡淡的笑,仿佛隆冬阴霾后乍现的暖春,试图通过微笑,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悲惨。


    “怎么会这样呢嗯”她终究还是开了口,语调浅浅淡淡的,她在问陆子初,也是在问她自己。


    俊雅男子看着她,彼时她眼眸无波,里面没有任何神彩,漆黑暗沉的眸带着凝固的悲伤。


    陆子初心中大恸,分不清是她的话绞了心,还是她的眼神刺穿了心,只觉得一股股铁腥味在喉间蔓延着,他尝到了甜腥味。


    小时候和吴奈一起看武侠剧,吴奈看到剧中人物吐血,总会嗤之以鼻,吴奈觉得怎么能那么夸张呢那血怎么能说吐就吐呢


    可如今,何止是如今,早在望江苑看到她的信件,便有一根毒针毫不留情的扎在了心里,痛得陆子初连日来呼吸紧窒。


    他不确定自己眼中是否有泪,抿紧了唇,在他即将被痛意击垮之前,将她揽在了怀里,那么紧的力道,仿佛要把她嵌进身体里。


    “阿笙,我们忘了过去,重新开始,好不好”低哑的声音混着压抑的呼吸,却再也无法烫热她的耳根。


    阿笙想,聪明如他,怎么就犯傻了呢真的能够忘记过去吗她现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恨不得在每次出丑的时候把头埋在尘埃里,像她这样的人,还怎么开始啊


    “我好像一直都在做错事,或许我不该回国,把你变得如此难过,都是我的错,可是子初,我是希望你快乐的。”她说。


    那一瞬,陆子初呼吸受窒,眼眸仿佛最幽暗的海水,遇风起浪,仿佛正在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劫。


    2013年的春天,彼岸酒吧被无言的悲伤淹没,有人哭,有人默默抽烟,有人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感叹世事无常。


    再


    tang如何换位思考,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因为经历噩耗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迟来6年的同学重逢,或许从一开始就不该报以期望重温回忆,有时候重温亦是在破坏那份美好。


    短短相处,所有人都在试图找回青涩稚嫩时的感动,但6年足以让有些同学经历婚姻重组,事业起落,又有多少恋人在尘世中分崩离析


    曾经有多少人羡慕陆子初和顾笙,现如今就有多少人在造化弄人的宿命面前不能轻易释怀。


    江宁情绪波动最大,哭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薛明珠劝她:“这么哭下去,对孩子不好。”


    “怎么会这样呢”江宁一边擦眼泪,一边问身旁的薛明珠和关童童。


    似乎每个人都在说着同样的话,就连阿笙本人也避免不了,更何况是别人呢


    t市春日天气变化无常,来彼岸之前还不曾有下雨的迹象,离开彼岸,却开始有雨点滴落。


    后车座,阿笙盯着外面的雨水看,掌心贴合着车窗玻璃,仿佛初次触及雨水的孩子。


    邻座男子手指伸过去,却最终在她肩头上方停滞,就那么顾虑重重的缩了回来。


    吴奈开车,透过车镜看到,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近几年,商界有多少人敬重陆子初,就有多少人背后惧怕他。虽然不愿承认,但吴奈知道,有很多事情早已不一样了。


    譬如说陆子初:几年前,喧哗争议声中放弃律师行业,进军商界,处事极具威严,野心大,为人高明,在事业版图规划中出手狠辣,有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从不拖泥带水,几乎没有情绪化的时候。


    6年前他就是一位情绪掌控高手,阿笙离开后,更是冷静到了极致,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过去,更加看不到未来,麻木的活着,日复一日一个顾笙抽空了他的所有情感,从此以后把无畏熔炼的炉火纯青。


    但今天,他开始有了某种意义上的不安,他是很想触碰阿笙的,吴奈能看得出来,有好几次他都把手伸了过去,却最终迟疑收回。


    他怕吓坏阿笙。


    吓坏吴奈觉得这个词汇还真是讽刺,昔日恋人亲密无间,时间阻隔过往,不知不觉间竟已生疏到如此程度。


    “到了。”


    吴奈的声音拉回了阿笙的神智,这才发现车辆早已停了下来,独栋别墅,傍水而居,后倚山,地理位置极佳,占地广阔,这在六年后高楼林立的t市极为罕见。


    阿笙试图回忆望江苑的别墅布局,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她知道这里不是望江苑。


    陆子初是极为注重隐私的人,别墅外专门设有保全系统,若是有人想进来,没被主人邀请入内的话,按规定保安一律不准放行。


    “阿笙,我们到家了。”


    车门打开,细雨濛濛中,阿笙看着立身雨中的男子,庭院耀目的灯光淬在他隐带血丝的眼眸里,仿佛笼了一层淡淡的氤氲之气,一片潋滟,光华琉璃。


    惊鸿一瞥,惊艳绝伦,依稀有着旧时模样。


    那些情绪波动的岁月里,阿笙把日子过得恍恍惚惚,偶尔时间放慢,重回旧地,细细思量,方才警觉,忽然六年已逝





正文 禁锢六年,似乎从未长大2更





    像是一个尘外来的客,阿笙站在客厅里,面对家佣打量,独自沉默。


    “阿笙,她是薛阿姨。”陆子初温柔的拉着她的手,垂眸看她,气息近在咫尺:“薛阿姨以前在陆家做事,你还记得吗”


    阿笙神色麻木,仿佛没有听到陆子初的话,她望着室内某一角,那里是客厅死角,陆子初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阿笙的沉默,注定是一瞬,亦是一时陆。


    薛阿姨无比震惊,不曾想到时隔六年后竟然会再次看到顾笙,看到顾笙的下一秒,瞬间就开启了6年前所有有关于顾笙的回忆。


    事实上,薛阿姨只见过阿笙两次,两次都是在陆家,年轻沉静的女子来陆家做客,依稀记得嘴角扬起的笑容,足以点燃整个夜空。


    跟6年前相比,她变化了许多,这种变化来自于触目一切。


    顾笙穿着一袭白色裙子,头发很长,直达腰际,看起来有些凌乱,好在头发一侧编织起了麻花辫,露出她的侧面轮廓来螺。


    她原是长相很好看的人,但下巴太瘦削,反倒像是尖锥一般衬得脸庞很小,很白,不健康的白,于是就显得眼睛很大、很黑;专注盯着某个地方发呆时,漠然之余又会让人觉得眼神异常凌厉


    薛阿姨感慨时间无情,不明白曾经笑起来温暖明媚的人怎么会长成了现如今冰冷的模样。


    她的沉默,并未打击陆子初的温情,让吴奈先坐,便牵着她的手往楼上走,走了几步,回头见薛阿姨跟在后面,便开口问道:“衣服送来了吗”


    他带阿笙回国之前,就吩咐向秘书购买女性用品送到这边,她办事,他一向放心,如今过问,无非是确认一番罢了。


    果然,薛阿姨站在楼梯下方,仰脸看着他:“今天上午就送来了。”


    起初看到向露送来这么多女性用品,薛阿姨还好奇不已,六年来虽说陆子初绯闻不断,但却从不把女人带回家想过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韩淑慧,但来人是谁还没弄清楚,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把电话打过去怕是不太好。


    谁曾想那个人竟然会是顾笙,薛阿姨在陆家工作多年,虽说不清楚陆子初和顾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六年来陆子初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无疑跟顾笙的音讯全无脱不了干系。


    韩淑慧看到儿子这样,难免会厌弃顾笙所以今天看到顾笙的时候,薛阿姨内心有过小挣扎,这件事还是暂时不告诉韩淑慧比较好。


    “薛姨,半个小时后你端杯牛奶上来,不加糖,阿笙要喝。”


    薛阿姨有些晃神,这话是陆子初对她说的,但目光却始终凝定在顾笙的脸上,一眉一眼,极尽温柔。


    他已很久没有这么语带欢欣,开口唤她一声薛姨了,很多时候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多是无言,沉默的抽烟,然后按时入睡,机械的仿佛早已失去了烟火温度。


    如果陆子初的心是一片濒临死绝的湖,那么顾笙就是那块重重砸下去的石头,唯有她可以扎进他的心窝里,刺穿他常年以来加固的心防。


    薛阿姨半途返身走下楼梯,就看到吴奈靠着沙发,单臂搭放在眼睛上,似是倦怠到了极点。


    也对,都已经凌晨好几点了。


    “吴少爷需要来杯咖啡提提神吗”唤吴奈“吴少爷”是薛阿姨很久以前就对吴奈的昵称,是开玩笑,也是一种身份上的尊重认可,久而久之就沿用至今了。


    “好。”声音仿佛在喉咙里滚了好几圈才发出来,隐隐有些含糊。


    薛阿姨觉得今天回来的三个年轻人都有些怪,吴奈出奇安静;顾笙出奇漠然;陆子初变化最大的那个人无疑就是他了。


    对于阿笙来说,六年时光匆匆溜走,但她却被命运禁锢在了21岁的灵魂里,这么多年来,似乎从未长大过,唯一学会的就是暗夜独自静处。


    浴室里,陆子初打开所有的灯,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灯亮的那一刻,他能清楚看到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局促和恐惧。


    这让他心头一震。


    把睡衣放在浴室外间台面上,窥探到她心绪不稳,他退开一步,眸色却比月光还要清润,沙哑开口:“阿笙,我让薛姨上来帮你。”


    留她一人在浴室,他是不放心的。


    抬眸,与他四目相对,阿笙容颜苍白:“我一个人可以。”不等他拒绝,她又极平静道:“在西雅图,我一个人也可以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陆子初沉默,呼吸瞬间似乎开始变得虚弱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很慢的说:“我看到了,你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语气怜惜,何尝不是纵容


    恍如初见。


    只余她一人在内的浴室里,阿笙脱掉那条濡湿的内~裤,虚弱的靠着墙,心头钝痛蜇人,她就那么失神的看着,眼神空洞洞的,凌迟着她无力救赎的灵魂。


    眸子里一片氤氲,将自己浸泡在浴


    tang缸里,所有重逢带来的欢喜全都幻化成了泡沫,仿佛此刻外面的天气,湿冷中缠绵下着小雨。


    就连老天也在哭,凭什么她就流不出一滴眼泪呢


    浴室外,陆子初站在卧室内扫视一圈,片刻后打开门走了出去,如此又过了两分钟,吴奈也来了,陆子初伸手指了指房间里摆放的花瓶和盆栽,吴奈心照不宣,帮他一起搬到了外面。


    所有陶瓷类和玻璃类的器物全都清理出去,走廊里吴奈问陆子初:“你担心阿笙伤害自己”


    过了一会儿,陆子初淡淡答道:“我是怕这些东西在不小心打碎的情况下,会伤害到她。”


    吴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看来你还是不愿承认她生病了。”


    闻言,陆子初眼眸直视吴奈,眸子里像是凝了隆冬寒霜,很用力的说:“这话别再让我听到,她没生病,很健康。”


    吴奈轻叹,站在走廊里,修长的身影在地上拖拽出长长的阴影,不再说话。


    自欺欺人也是很好的,至少现如今有个人可以让他试着自欺。


    浴室很静,阿笙听到浴室外传来淡淡的脚步声,似乎在门口止了声音。


    彼时,阿笙已经离开了浴缸,光~裸着身体站在浴室内,抬眸看去,就见磨砂玻璃门外,有一道颀长的身影停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


    一门之隔,阿笙不期然想起以前,她洗澡的时候,他偶尔会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后,雅痞一笑,含笑低语:“要不要共浴”


    镜子里,那还是自己的身体吗6年前一场车祸,听说腿部受伤严重,安装了生物支架,多孔结构,骨骼组织或干细胞可以在其中生长。


    嫂子徐秋是医学院高材生,1年前西雅图连续下雨半月有余,她左腿酸痛难忍,那时候才从嫂子口中得知,在她懵懂混沌的岁月里,曾经有支架植入她的身体里,12个月开始降解,骨骼开始生长,56个月内,生物支架完全被身体吸收,骨骼大致复原,但下雨多日便会有后遗症。


    她静静的聆听着,仿佛在听一些陈年旧事。恍惚觉得,那时候的欢爱悲喜,犹如前生。


    门外,他手指微抬,似是想敲门,却最终放了下来,又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方才离开。


    他们已经开始学会对彼此小心翼翼,不激进,怕打破这份好不容易重拾的相遇。


    她在镜子里抚摸自己的脸,脱离现实生活太久,所以只能从脸部细微的表情里窥探出未解的过往。


    几分钟后,阿笙走出浴室,就看到灯光下,陆子初微阖着双眼,眼睛下有淡淡的阴影,昭显着连日来的不眠不休。


    灯光把他的身体拉出一道阴影,略显倾斜,听到脚步声,机警的睁开眸,似乎虽然闭目小憩,但却一直都在注意她的动静,看到她的同时,已经站了起来,袖子挽起一半的手臂,垂放在身体两侧,似乎随时都会拥她入怀,或是牢牢握住她的手。


    最终端了一杯牛奶给她:“喝完好好睡一觉。”


    她很听话,把牛奶喝了,回到床上,盖好被子,对他说:“晚安。”


    陆子初握着空空的牛奶杯,手指紧了紧,嘴角却带着笑意:“晚安。”


    他明白,那声“晚安”是阴影,是抗拒,是无言的拒绝。


    她已开始害怕任何人的靠近,包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