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今生,你值得拥有一场倾城之恋
行业新闻

今生,你值得拥有一场倾城之恋

2021-01-04 09:48:23紫荆悦读






从古至今,爱情都是作者笔下恒久不变的小说题材之一。在那留香扉页处,作者或是道来缠绵悱恻的柔情,或是诉说轰轰烈烈的深爱。


爱情的滋味有苦有甜,

纵它有千般滋味,人们也愿赴汤蹈火,

纵它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人们也在所不惜。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走进书中,

共同品味故事中那一段又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牡丹亭


杜陵寒食草青青,

羯鼓声高众乐停。

更恨香魂不相遇,

春肠遥断牡丹亭。


“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待打并香魂一片,阴雨梅天,守的个梅根相见。”杜丽娘和柳梦梅是至情至性者,为爱忘乎生死。他们渴望自由恋爱,白头偕老,可再美好也终归是梦。


武陵何处访仙郎?只怪游人思易忘。从此时时春梦里,一生遗恨系心肠。杜丽娘终得一死,她不是死于爱情被破坏,而是死于对爱情的徒然渴望,日日思君不见君,一种思而不见的苦痛缠绵,久而久之,悲痛郁结,相思成疾,最终撒手人间。


柳梦梅于现实生活中见到杜丽娘,杜丽娘因一枕美梦,为圆梦出生入死,死而复生。花神、阎罗、小鬼一路伴随保护,终究达成中国传统的大团圆愿望:情郎柳生高中状元,皇上许婚,夫妻幸福美满。但所谓一梦堪惊。这种超脱灵魂和生命的爱情,人间能有几回闻?此为情之所至也。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所至也。”杜柳结缘,忘记生死,忘记轮回,为求一生相伴,不惜受尽磨难,只为一个“情”字。正如元好问在《摸鱼儿》中写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平凡的世界

一生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

天为谁春。

1975年至1985年这十年间,中国复杂的社会生活是《平凡的世界》的创作背景。在历史转折时期,一方面要摆脱沉重的历史包袱,开辟出新的征程;另一方面,旧的生产体制禁锢着时代发展的步伐,使得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


在爱情上,孙少平与田晓霞的爱情成为了新旧力量矛盾冲突下的牺牲品。晓霞对事物有着成熟的见解和独立的分析能力。以致于后来她碰到打工的孙少平,认为孙少平虽然衣衫褴褛,但他的身上洋溢着顽强拼搏的精神,他的内心涌动着追求美好生活的浪潮。


随着更深入的交往和了解,他们建立了一般人难以理解的超凡脱俗的爱情。然而,在世俗的眼光看来,省委书记的女儿与普通农民的儿子相爱,无异于天方夜谭,残酷的社会现实并不能容忍他们的结合。


他们的爱情以悲剧结尾,但是最爱不过是“离开你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田晓霞在洪水救灾中牺牲了自己,而孙少平还是会经常读书看报,保持着当初两个人一起借书看的欢喜和热忱。




对于世界而言,

你是一个人;

但对于某个人而言,

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十九世纪中期,正值欧洲女权意识的觉醒之际。当时为了争取女性在政治、经济、教育等方面的平等权利,人们举行了各种形式的女权运动,女权主义文学因此而蓬勃发展。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便在这一背景之下问世了。


斯嘉丽是骄纵而独立的大小姐,经历过两段任性的无爱婚姻;而瑞德是流连花丛的贵族绅士,曾锒铛入狱。他们之间的感情,像迷雾一般朦胧,他们对彼此的爱,说不清到底是深还是浅。


瑞德是爱斯嘉丽的,尤其是在斯嘉丽成为自己妻子后,他愿意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满足斯嘉丽的所有需求,只为讨她欢心一笑。而斯嘉丽,或许也是爱瑞德的,即便她与瑞德结婚的初衷是为了富裕的生活,即便她婚后一直忘不掉曾经心仪的阿希礼。


可是,爱情的路如果没有两个人共同铺垫,将不会长远。斯嘉丽对待爱情的不成熟,一次又一次摧毁着瑞德的耐心,在经历过失去女儿,失去朋友的一系列变故后,瑞德累了,他终是失望地选择了离开。唯留下斯嘉丽茫然地独自待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疲惫地吐出一句“还是留给明天去想吧,不管怎么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张爱玲说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你也在这里吗?”


不苛求,不强求,努力让自己成为更优秀的人吧。当你变得更好,你的爱情才会更好。



文字编辑:张汶慧  吴爱

微信编辑:张汶慧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