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这个半人半妖的邪恶僧人,把整个帝国都玩儿坏了
行业新闻

这个半人半妖的邪恶僧人,把整个帝国都玩儿坏了

2020-10-08 16:33:02微在Wezeit

就在我们每天开玩笑地在互联网上凭吊大清国的时候,我们的邻居,俄罗斯战斗民族也在怀念他们曾经的辉煌——沙皇俄国。

那位以美貌驰名互联网的克里米亚检察长——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就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著名粉丝。


她曾经在电视节目里说,克里米亚检察院旁边的一尊末代沙皇的半身雕像出现了神迹:雕像在没有外界干预的情况下,被类似油脂的物质自动覆盖,还散发出了香气——尼古拉二世显灵了!

显出“神迹”的尼古拉二世雕像

消息一出,媒体和围观群众蜂拥而至,尽管最后的调查结果显示,这尊尼古拉二世雕像并没啥特别,但尼古拉二世“显灵”这个话题,在二月革命百年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成了战斗民族的微博热搜第一。

1917 年 3 月,沙皇俄国圣彼得堡市爆发了二月革命,尼古拉二世退位,罗曼诺夫王朝灭亡。

1911 年的尼古拉二世一家

同年 11 月,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尼古拉二世家族被布尔什维克军队逮捕,囚禁于叶卡捷琳堡伊帕切夫别墅。1918 年 7 月 16 日,尼古拉二世一家在地下室中被集体枪决,尸体被浇上硫酸和汽油销毁,残余骨渣被埋藏在叶卡捷琳堡地区的一个废弃洞穴中。

伊帕切夫别墅

说起沙皇俄国的覆灭,和一个诡异近妖的神秘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869 年,格利高里·艾菲莫维奇·拉斯普廷(Grigori Efimovich Rasputin)生于西伯利亚,年幼时就被传说他天赋异常。

拉斯普廷早期的资料很少,青年时代他进入东正教修道院,加入了一个秘密教派,这个教派的修行方式是以性高潮体验为媒介,以此来感受宗教的狂喜。1901 年,32 岁的拉斯普廷离开家乡,到希腊、耶路撒冷朝圣。


回国之后,拉斯普廷做了个普普通通的农村牧师。他每天上午起床开始祷告,和信徒接触,收取贡品,从下午开始,同时和好几个女人喝酒淫乱直到第二天清晨,然后烂醉如泥地睡上几个小时。起床后,就赤身裸体地在雪地打几个滚,等酒醒了,穿好衣服前往教堂,开始重复前一天的生活。

拉斯普廷(中)

据说他有开挂般的超强体力和性能力,如同嫪毐再世。这种日子,他持续了好几年,但丝毫没有疲倦。直到因为一次成功预言了某地三月的一次干旱,拉斯普廷出名了。

当时的俄国,专制的沙皇尼古拉二世继承了父亲亚历山大三世的皇位,在他统治期间,经济萎靡不振,通货膨胀严重,地主到处圈地蓄奴,国内惨案频发,对外战事不绝。尼古拉二世在民间有一个著名的称号:嗜血尼古拉。


当时的沙俄上层贵族,过着奢靡无度、精神空虚的生活,总想寻找些新奇刺激的事情。沙皇夫妇也爱好神秘主义,常常逢迎“神僧”、“圣童”、“先知”、“预言家”之类异能者,把他们奉若“国师”,并举行降灵仪式。

1905 年,沙俄爆发了第一次民间革命,拉斯普廷作为“异能人士”,被保皇武装恐怖组织“黑色百人团”带到圣彼得堡,介绍给皇室。

这个来自西伯利亚的高大农村牧师,充分发挥了他奇特的占卜大法和咒术能力,神奇地治好了尼古拉大公的狗,还凭借预言,指导沙皇夫妇如何面对可怕的民间潮流,一时间在沙俄上流社会吸粉无数。

1906 年的拉斯普廷(左)

最重要的是,他还用“一双眼睛”救了皇储的命。

尼古拉二世唯一的儿子——皇储阿列克谢在出生不久后,被检验出患有先天性血友病。这种病最早由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携带,后来通过联姻传播,血友病弥漫到了整个欧洲皇室之间。

欧洲皇室的血友病传播地图

虽然沙俄皇后四处访寻名医为儿子治疗,但一直没有成效。神奇的是,在拉斯普廷“看了皇储几眼”之后,阿列克谢竟然慢慢痊愈了。


民间传说,拉斯普廷有双迷人而深邃的蓝色眼睛,还会发出邪恶而妖异的幽光,不但能治疗疾病,还能控制人的心智(催眠)。但是因为具体治疗过程不详,人们普遍认为他有超能力,也有人认为,他只是用了水蛭来吸血而已。


但在当时,内忧外患一大堆的沙俄皇室实在是太需要一位“上帝派来的朋友”了,拉斯普廷就像从天而降的守护神,迅速得到了整个宫廷的赏识,成为皇室的座上贵宾,得到无限恩宠,甚至成为沙俄贵族们争相膜拜的偶像。

电影《罗曼诺夫的毁灭》 (1917)

枢密官塔甘采夫说:“假如没有拉斯普廷,也会被造出另一个来。”


成名之后,拉斯普廷也在首都恢复了自己淫乱的生活。

靠着宗教神秘主义的魅惑外衣,他蛊惑了很多女性,一时间,从尊贵的伯爵夫人到平凡的市民妇女,甚至妓女和乞丐都川流不息地进入拉斯普廷的家里,排着队等他“开光”:有人为了祈福,有人要求治病,有人想要忏悔。

电影《魔僧 Агония》 (1981)

他对女人的态度是不管美丑老少,照单全收,来者不拒。拉斯普廷和她们整日整夜的纵酒狂欢,就像在西伯利亚家乡时一样。 

拉斯普廷(中)和他的追随者

在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 1915 年,沙皇御驾亲征,离开了首都。国家表面上由皇后管理,实际上大权完全落在了拉斯普廷的手里,他成为了真正左右沙俄命运的人。


作为一个“通灵者”,他的权力已经达到了顶峰,势力只手遮天,官员任命都要先征得他的同意,得罪过他的高官都会被罢免,在 1914 年到 1916 年短短两年时间里,俄国大臣会议主席换了 4 个,内务大臣换了 6 个,陆军大臣换了 4 个,外交大臣换了 3 个,司法大臣换了 4 个。不仅如此,甚至连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一线战场的作战方针,拉斯普廷也会插一脚。

电影《Anastasia》 (1997)

1916 年,沙俄的政治经济局势日益恶化,充满了火药味,整个国家朝不保夕、危若累卵。12 月的一天,拉斯普廷给在前线指挥的沙皇尼古拉二世写了一封信,这位国师在信中预言:“我将于 1917 年元月前被杀害,若死于王族之手,帝国将在两年之内毁灭;若死于民众之手,沙皇尚可存活几年。”

拉斯普廷与沙皇夫妇的漫画(1916)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拉斯普廷被指控为德国间谍、“秽乱后宫”的邪恶势力和宫廷反动政治的中心人物,但是他凭借皇室的信任摆脱了诉讼。

到了 1916 年末,沙俄上层统治集团中,已经出现了许多反对拉斯普廷的秘密集团。其中最讨厌拉斯普廷的费利克斯·尤苏波夫亲王,决定除掉他,来肃清宫廷中的邪恶势力,恢复沙皇的声誉。


大家知道,拉斯普廷人高马大,身强体壮,还有法术加身,妖异莫名:1914 年,他曾经被刺杀过一次,猎刀捅破了肚子,内脏都翻了出来,谁知两个星期后,他就痊愈了。

拉斯普廷在医院

要杀掉这样一个半人半妖的国师绝对不容易,这项任务,是难以想象的曲折与艰巨,让尝试暗杀他的人费尽了脑筋。


1916 年 12 月 29 日,尤苏波夫亲王、皇族成员德米特里·巴甫洛维奇·罗曼诺夫大公、俄罗斯杜马右翼议员普利什凯维奇、尤苏波夫的密友苏霍金大尉和一名医生在彼得格勒的尤苏波夫宫设下了陷阱。

杀死著名的沙俄第一妖僧,这次暗杀的传奇程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一共分为这样几步:

1. 尤苏波夫亲王以妻子伊琳娜为诱饵,将拉斯普廷诱骗到尤苏波夫宫,给他吃了 8 块掺有剧毒氰化钾的蛋糕,喝了一瓶掺有氰化钾的马德拉葡萄酒,这些毒物足以毒死 5 个人,但拉斯普廷毫无反应;


2. 尤苏波夫向拉斯普廷的胸部开了一枪,这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肺叶,碰伤心脏后留在肝脏里。众人正要处理尸体时,拉斯普廷突然苏醒过来,掐住尤苏波夫的喉咙,说“费利克斯,费利克斯,明天就把你绞死”,随后挣脱众人,逃到了尤苏波夫宫的庭院里;

3. 议员普利什凯维奇追出屋外,向拉斯普廷连开 3 枪,最后一枪正中头部,然后将他拖进屋内,拉斯普廷却再度苏醒过来;

4. 尤苏波夫用哑铃猛击他的太阳穴,打得拉斯普廷头破血流;

5. 最后,拉斯普廷被毯子裹起来,扔入涅瓦河的一个冰窟窿中,尸体于次日被发现。


6. 这还远远没有结束,法医验尸结果表明,拉斯普廷是溺水而死的,他的肺里全是水,也就是说,他被抛下河的时候依然还活着,而且推测他在冰面下存活了 8 分钟之久。

7. 拉斯普廷的尸体被打捞上来之后,他那自然状态下长为 28.5cm 巨型生殖器被割了下来。

8. 彼得格勒苏维埃焚毁拉斯普京的尸体时,目击者声称,铅皮和锌皮棺材烧至熔化时,他的尸体还未被烧毁,并且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苏维埃士兵不断向尸体上泼洒煤油,10 个小时后,尸体才被烧为灰烬。拉斯普廷的信徒们认为,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显示神迹。许多贵族妇女化装来到焚尸地,拾取尸体的灰烬,作为圣物崇拜。


后来也有许多人把这归结为不专业的火化方式:没有把尸体的筋腱割断,火烧时尸体就会自然蜷缩,看起来是好像要站起来一样。

沙俄的权贵阶层似乎觉得,诛杀了国师拉斯普廷,沙俄就能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然而,病入膏肓的帝国,溃烂入骨的帝制,岂是靠诛杀“妖僧”所能挽救的?就在拉斯普廷死后 3 个月,就像他曾预言的那样,沙俄爆发了“二月革命”,罗曼诺夫王朝一触即溃,终于灭亡了。


这个像是种马文里走出来的主人公——拉斯普廷,他的生平没有留下任何可信的文字资料,我们对此人的了解大多是通过各种传说:


拉斯普廷不修边幅,从不洗澡,自称洗澡会令他的法术减弱乃至丧失,所以全身恶臭,他的长相和体味都酷似山羊;

拉斯普廷举止粗俗,吃饭的时候甚至不用刀叉,直接用手抓;

拉斯普廷每睡过一个女人,就剪下她的一缕头发做纪念。1977 年列宁格勒(原圣彼得堡)拆除其住所时,在花园里发现了许多装有女人头发的箱子。

拉斯普廷曾经的住所

贬他的人称他为“妖僧”,褒他的人称他为“圣徒”,历史上对他并无定论;但毫无疑问的是,他的一生着实配得上“精彩绝伦”这几个字。他性格复杂、命运坎坷、玩弄权术、沉迷女色,既神圣又冷酷,还像丧尸一样怎么也杀不死,仿佛他来到这个世界,就只是为了增加一些宇宙的熵。

至今,俄罗斯圣彼得堡性器官博物馆依然保存着拉斯普廷的生殖器官,它被浸泡在一个装有防腐溶液的高玻璃器皿中。


多年之后,沉尸于 1916 年的涅瓦河的拉斯普廷又多次回魂,不过不是在人间,而是在银幕上:

《拉斯普廷与皇后》(1932)

《魔僧拉斯普廷》(1966)

《俄宫奸雄》(1996)这部电影里,“斯内普”演拉斯普廷,“万磁王”演尼古拉二世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世纪末的魔术师》 (1999)

《地狱男爵》(2003)

《拉斯普廷》(2013)

他的离奇人生被多次改编,像个似人非人的诡异影子阴魂不散。


甚至有部电影还设定,拉斯普廷在二战时期复活了,复活的地方是罗马尼亚东北部 Moldavia 地区喀尔巴阡山的 Birgau 山口,历史上正是著名吸血鬼——德库拉伯爵(Dracula)的家乡。

方士横行、邪术泛滥,往往是社会动荡、国家衰亡的征兆,说到妖人秽乱朝廷,既有拉斯普廷这样的“一代妖僧”,也有崔顺实这样的“总统闺蜜”,他们表面上也许善良慈悲,也许魅力无穷,但当他们被执政者重用的那一刻,就是国家一步步迈向灾难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