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填坑】《诸神帝国》第七章
行业新闻

【填坑】《诸神帝国》第七章

2020-10-25 12:09:22非专业作家

    七.

走到这一步,千平也不是没有预见到。首先作为御神师与诸路神明打交道,好的坏的,温和的,粗鲁的,善良的,暴躁的,无论什么样的你都要应付的过来;其次作为人类社会的一员,也是要和人生活的,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不是简简单单的人类,而是有着超越人类的力量的御神师,到那个时候,也要有一定的觉悟。这种感觉就像是超级英雄一样,以两面的方式的活着,夜里是蒙面侠客,而白天则是普通公民。

但是也有例外,敢把自己的身份公之于众的,要不是作为“社会人”很成功,要不是作为超级英雄很成功。

而魏家,就是属于两者都很成功的第三类。

魏家是做医药起家的,在任何时候人的命都是最值钱的,所以魏家无论当权者是谁,都能如鱼得水,赚的盆满钵满。这也是魏家能百年老字号的原因,也更是他们家这一片宅邸一直能保存到现在的原因。

千平自己从小就就见过有很多政客来过自己家里,而身份并不像是“商人——政客”令人难以心生好感的关系,更像是“医生——患者”救与被救的关系。没有说因为魏家的谦和药业是纳税大户,世界名牌而出现的政商勾结,而是谦和药业的魏家好像始终高高在上。但是这种从小就给千平的强烈尊贵感却在成长中逐渐消失,因为千平了解到的“本质”越多,就越明白所有人类都只是尽全力在另一种更强的力量下面苟延残喘。

“我并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陈警官。”千平依旧没有以十分激烈的语气或者言辞回复到。

对方也没有很快继续对话,而是进入长时间的对视之中,只有一旁穿着警服,手里拿着资料的刘后成自己紧张不已。

“倒也不必非要听懂什么,你我本就是同道中人,没必要相互隐瞒迁就。”陈队说着千平听不懂的话,由于语句过于含糊,确实很难猜测对方深意究竟是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陈队发出轻蔑的鼻音,“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千平完全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表达什么,谈话到现在未知对方的内容跳跃太快,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说话风格,在现实世界让人这么用还真有点吃不消,但愿姓陈的一会儿别变出蜥蜴尾巴就行。

陈队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又拿起水杯,吹了一下还在水面上漂浮的茶叶,继续说道:“我们的调查只能进行简单的采证,任何更深入地调查都被禁止了。付祈青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其实我比你还要清楚。”

千平慢慢理解之前陈别说的模棱两可的话,也反应过来对方纠结的点在哪里。千平佯装失笑到:“哦!付祈青家里与我们是世交,关系很好,但是后来他们全家都去俄罗斯了,很少联系,现在只有女儿回来了,所以我们也很是照顾。我确实知道并不多。”

“我们知道她是从俄罗斯回来的,可你有没有想过付祈青究竟为什么从俄罗斯回来?”陈队问到。

“祈青为什么从俄罗斯回来这个问题和今天的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我要单独和他谈谈,你先出去等我一会。”陈队扭头对刘后成说道。刘后成放下手中的资料,慌慌张张地出去了。其实他心里很害怕自己的领导和千平打起来,据说陈队之前真的在审讯或者是案件调查中打过人。

“十年前,北山山体滑坡,造成24人死亡,8人下落不明,付祈青全家随即移民国外。要知道,当天那个晴空霹雳,突降暴雨,政府应急预案甚至都没排上用场,因为太快了。”陈队停顿到,想要看看千平究竟作何反应,也果不其然,千平一脸震惊,完全没有想到一位警察会给自己谈及十年前最为敏感的往事。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为什么我突然给你谈这个事情?”陈队好像自己得逞了一样,稍有得意地看着千平。

“你究竟想说什么?”

“付祈青,付家的唯一一位女儿,也是在众人视线下走上御神台的人,更是所有都给予厚望的御神师!”“御神师”三个字陈队说得很重,就像是故意去挑逗千平的底线一样。

一点寒光从千平身后直直冲向陈别的心口,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被激烈火花所格挡下来。陈别身后高大的守护神的白色毛发早将自己的御神师全部保护在里面。

“我给你足够多的暗示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魏千平。”陈别让自己的长毛守护神收回自己的毛发,不必这样把局势弄得紧张。

“小心一点。”挡在千平面前的盛骊将自己银色的长枪撑在身前,时刻准备迎战,虽然刚刚那一击是自己先动的手。

“从一开始我就能感觉得到,这间屋子有其他神明的气息,只是不知道是谁?但想想也是,既然进了魏家的门,也只有可能是你们俩的了。”既然大家都已经说透了,千平自己又是主场,倒没什么值得可害怕的。

“付祈青不是以受害者的身份接受我的调查,我也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来进行调查的。”陈别看了看盛骊的架势说道:“我对你们并没有敌意,再说敢在索灵市跟魏家过不去,这不是找死吗?”

“盛骊不用紧张,看看他究竟想说什么。”千平让盛骊将长枪收起来,再说了本来就是盛骊先动的手,人家可是一直好好的站在那里。

“我只是没想到会是你来,我还以为会是紫梦和来的,毕竟比起那个小姑娘,她可是要聪明得多。”陈别坐在椅子上,也让千平坐下。千平坐到其对面的一排椅子上去,而盛骊依旧不放戒心地站着。

“我也是临时改变计划的,我本来是不想给你讨论这些事情的,可是紫梦和没回来,我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不可能在见到你们魏家任何一个人,中间即使经过你倒也没什么问题。”

现在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千平的意料,他根本没有想到过来的警察是来给自己递话的。陈别从一直搭在椅子上的大衣口袋里拿出来一封信交给了千平并交代道:“给紫梦和。”

“为什么要给紫梦和?”千平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想隐瞒什么。

“这是给紫梦和的。”对方故意强调一遍,不想让千平继续追问下去。

“你既然只是为了让我把这封信给梦和,何必给我演这么多戏呢?”千平感觉自己像是被耍了一样,这才没有压制住自己的好气,直接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你们是谁,我不知道,但是看你好像暂时还没有直接参与到魏家,我是说真正的‘魏家’,我才敢把这封信交给你,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你到现在都在说些什么,究竟想表达什么?”千平接过信,回忆着刚才毫无意义的对话。

“我只为了验证你是否值得信任而已。”陈别的守护神渐渐在其身后隐去,而他自己也拿起摊在茶几上的资料和电脑走出门外,大声地刘后成喊道:“审讯结束,我们走。”便像是终于完成了什么,大摇大摆地直接走出门。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一开始说付家小姐案子那么多有的没的,又说魏家这的那的,后来突然给你一封信是什么意思啊?”盛骊问坐在椅子上,看着信封的千平。

“成秋少爷回来了。”外面清远走进来对千平说道。

“回去再说。”千平看着盛骊,并将信收好。

 

祈青将自己刚刚买下来的长袖换下,穿上之前的衣服,就问道梦和:“我们不帮千平买点什么吗?”

“你有什么想买给他的啊?”

梦和这种明显故意的问法让祈青措手不及:“啊?我是想他既然走的那么早,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吧,本来就是咱们硬拉人家来的,不再给他买点什么,感觉有点不合适的。”

梦和看着祈青尽全力搜索合适表达方式的表情,竟然有点想笑:“那就买吧,听说他最近想要买个表,那我们就给他挑一款。”

接下来三位女士就花费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去给千平买表,虽说祈青在欧洲待了整整十年,可是外国有哪些比较著名的表她却完全不知道,而梦和看上的几个表又过于昂贵,虽不至于买不起,但是祈青并不愿意去买,而浮明就更不用说了,“不过是看时间的机器,那有什么好坏之分”这样的回答的人,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具体且有参考价值的建议。

三人在艰难的抉择后,挑选了一枚十分精致的男士腕表,虽然看起来略显成熟,但是千平倒是可以多带几年。

既然盛骊已经将车开走,而又没有提前让家里给自己安排车,只能三人打车回去,明明地铁更方便。

其实魏家很大一圈范围内社会车辆是禁止入内的,即使下了车以后,三人也还要再步行一段时间。

梦和打开车门走下来的时候,就像是早在这里的等着她一样,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靠在路边的汽车上抽着烟,漫不经心的看着梦和和祈青,而一地的烟蒂很有力地证明这个男人已经在这儿好长时间了。

“小姐。”浮明好想要对梦和说什么,却被梦和阻止了。

“没事,直接走过去就好。”梦和假装没有看见这个男人一样,将祈青和自己买的东西从出租车里拿了出来,并一起和祈青直接面对面的从这个男人身边经过。

男人的眼球随着两位女生的经过而转动,而祈青在路过男人时看向了对方的眼睛,两人十分自然的对视了起来。

“要小心哦。”男人张嘴对祈青,或者是梦和,又或者是两者均是说道。

还不及祈青扭头再看一眼,去回应这个男人突然地警告,就被梦和拉进通往魏家宅邸的小巷。

 

成秋最终还是晚了一步进门,否则他肯定能碰上能让他说上一辈子的趣事。

成秋走到千平面前问到:“警察走了?”

“早走了。”

“我来的有这么晚?”

“一如既往地晚。”

“有这么夸张吗?警察说了什么?”成秋问到警察的时候,千平感到浑身不自在,就像是自己有马上被看穿了的谎言一样,然而自己并没什么值得被别人当做把柄的事情。而对于这封信,千平知道还是不说为妙。

“认为祈青有重大嫌疑,但是我没让祈青回来,就把对方搪塞回去了。”

“这么简单?”

“这么简单。”

“那也搁得住兴师动众地上家里来?”

“只来了两个人而已,对方估计也是走个程序。更何况这里可是魏家啊。”千平笑道。

“看来成春给的威胁够大啊。”成秋也跟着笑道。

 

祈青和梦和到家的时间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成秋见家里没事就回到谦和药业中继续自己的工作了,但成春一直是觉得他在添麻烦罢了。

虽说警察到访魏家这件事情已经被告知了魏世和,但是魏世和并不打算回到宅邸,继续坐在南山自己亲自设计,运营的药园里,“孩子们都大了,有些事他们自己完全能处理。”从山上下来的万芝是这么传递老爷的话的。而魏世和晚上往往会在药园中一直待到八点多再下山,除非是有要紧的事情,比如祈青住到魏家的第一天。

剩下的祈青,千平和梦和就一起简单的吃了晚饭,对于他们自己来说,这是一顿比较一般的晚饭,可是却有着很可观的丰盛程度。

祈青将擦嘴的纸巾叠好放在桌子上,看着千平问到:“你为什么下午那么急匆匆的回来了?”

“成秋让我回来帮他忙,说的十万火急,其实根本没什么事。”千平本不想去撒这个谎,可要是祈青追问下去,解释起来就很麻烦,再说这个警察的身份也并不一般,还不能毫无准备的告诉祈青。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梦和看着千平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没有啊,就是这一天来回跑得挺累的。”千平很不自然的回答让自己都觉得十分的虚假。

“对了,这是我和梦和给你买的手表,梦和说你一直想要个手表,于是我们就顺便给你买了。”祈青取出由精致礼盒包装的手表交给了千平。

千平接过手表,打趣地问道:“你这表是谁挑的?”

“我们三个一起挑的,怎么,不想戴啊?”祈青看着静静卧在打开礼盒中的手表,并不觉得很难看。

“当然不是,我会一直戴的,洗澡都会。”千平将手表取出,直接戴上并调到合适的表带宽度,转动手腕欣赏着。

“合适吗?”梦和看着千平戴着的手表。

“合适,就是太成熟。”

“正好多戴几年,爱惜一点。”

 

祈青和梦和提议在门口转转,刚吃完晚饭散散步有助于身体健康,并且还能保持良好身材,千平回应表示太累便拒绝了邀请,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我怎么觉得千平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祈青跟着梦和穿过魏家园中长长的亭廊问到。

“看来成秋哥折腾人的本事还是有长进的。”梦和这么回答道,但是心里却比谁都清楚不可能是因为成秋的麻烦事让千平这样魂不守舍的。

“更像是心累的吧,千平整个晚饭期间都无精打采的,并且把表给他,我怎么感觉他的表情很是......很是‘尴尬’?”祈青想要去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去解释她的所见所感,:“嗯......很是‘哀伤’?‘孤独’?‘принужденный’?”

“这什么?”梦和对后面的一句俄语表示提问。

“就是‘принужденный’。”很明显在俄罗斯生活了十年,反而汉语的表达有些忘记,“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这就是所谓的‘负迁移’吧。”

“啊?这是什么词?”梦和对祈青的汉语词汇再次问道。

“就是逆向的影响?”祈青不确定的解释道。

“我现在在想明天两天双休日要不要帮你补习一下汉语和在全新国家的生活方式?”

“我还是先睡醒再说吧。”

两人走出魏家大门,梦和让浮明就在家里等着他们就好,不必担心她们两个人毕竟魏家这一片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说是出了魏家的门,实际上只是出了魏家的“家门”,大门出了以后,是一个大到像是公园的林子。

其实魏家就像是镶嵌在这个公园中一样,之前祈青都是坐车直接坐到魏家门口,到不觉得门外还有这么大一个“魏家公园”,而今天出租车进不了“魏家公园”,走进来一次,祈青才觉得魏家是真的大,在内在外都大。

“家门口为什么要建个这么大的公园啊?”祈青和梦和走在石子路上问到。

“这是‘隐林’主要是为了隐藏魏家的宅子才建立的,里面的小路,也就是我们走的这个,是有一定要求的,在没有人带领的情况下,是很难走进或者走出的。最重要的是隐林作为区分魏家和外界的结界存在的,用来保护御神师。”梦和为祈青解释到,其实祈青对于这些东西她是学过的,但是长时间没有接触到,就又慢慢忘记了。

“在城市里也用得着吗,毕竟这么惹眼。”

“现在这个林子没有以前那么强的功效了,隐林现在既没有围栏也没有人去专门看管,就成了一个对外开放的公园了,但即使这样,人们也知道这是谦和药业的地盘,很少往里进。就像是别人的家属院虽然建设很好,不是住户也不会经常出入吧。”

“这倒不是很难理解,”祈青家里也是有很多御神,其他巫术,秘术的书,多多少少闲来无趣还是看过的,“现代御神师已经很少了,除非是很优良的血统或者是偶然的天赋,已经很难注意到众神的存在了,所以御神师的敌人也少了很多。”

“是啊,古代或者近现代可不是这样,像国内的御神师经历过很多浩劫,特别是在近代战争又频发,很多御神师都死于战争之中,能生存下来并存活至今的都是大家或者依附于大家的御神师了。”

“我就说魏家为什么那么多外人和他们的守护神呢。”祈青回忆着这几天在魏家生活的这一天时间和之前拜访魏家的经历,其实真正在魏家姓“魏”的并不多,但又有很多御神师和守护神。

“其实他们都是魏家的‘门客’,”看祈青一脸疑惑,梦和就继续解释到:“‘门客’就是古代有权势的大人家中的‘智囊团’,要使用欧洲历史来解释的话,就像是领主家的骑士一样,但又有所不同。出去之后他们都是代表着魏家的尊严与荣耀的,就如同是魏家的人,但是在亲族和血统方面,或者社会和法律层面来说,他们和魏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魏家一直这样在培养优秀的御神师吗?”祈青问到魏家要培养‘门客’的目的。

“对,但是御神师对血统和天赋的要求比较高,现在很难有优秀的御神师了。”梦和想了想,本不该说的,但是看着祈青的追问,也只得继续讲下去:“其实有些天赋并不是很好的御神师却有着实力很强的守护神,而守护神和御神师就像是共生的一样,守护神能增强御神师的能力,同样,御神师实力足够强,守护神也能得到提升。”

“这真的就像是婚姻一样,但是果然般配最重要。”祈青低下头,然后又笑着讲出了这句话。

梦和其实知道这么对祈青说肯定有点失礼,但祈青并不像中午情绪波动那么大,也说明祈青自己也在慢慢接受一部分事实了,梦和心里反而有种内疚。

“对不起,给你说这么多......

梦和突如其来的道歉让祈青很惊讶,之后便是难为情,反而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没......没关系的,天道无常嘛,天道无常。”

梦和将祈青抱在怀中,并悄悄的在祈青耳边说道:“应该是‘天道酬勤’才对。”

 

“你到底要看这封信多长时间啊?”盛骊不耐烦地问千平:“你都已经坐在这里半个小时了,就盯着这个信封,你不会在这儿想为什么这个信没贴邮票吧?”

“我只是在整理思路而已。”千平将信放进书桌的抽屉最下层。

“你不打算给小姐啊?”盛骊问到。

“给,那也要找个时间给,这封信从姓陈的那儿听来也不像是很急的。”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里面没字,我已经看过了,要经过什么特殊处理才能看到。”千平回答道,之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追问道:“今天为什么没有我指令直接攻击对方啊?”

“因为他在客厅里直接拉开了‘隔世’啊!”盛骊激动地对自己的御神师解释到:“你难道没有学过吗?室内开隔世,杀人如吹灯啊。”

“‘隔世’?”千平很不理解陈队为什么这么做:“他为什么要开‘隔世’啊?”

“不知道,但是他绝对开了。”盛骊回应道。

“我怎么没感觉到?”

“是经过加工的,人类虽然感觉不到,但是我明显觉得出现了一种分离感,嗯,是分离感。”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现在可以大致猜出来对方为什么要来了。”千平结合之前自己的猜测,基本可以推断出陈队来的原因,当然,原因是送信,这个在场的两个人已经知道了,另外之前演了那么大一段的原因也可以猜出十之八九了。

“我简单一点给你说,陈别以为梦和在,可以不惹人注意地将信交给她,可是他没想到梦和不在,很明显他并没有做准备,这和他之后所说的‘没机会再遇见魏家的人’是相符合的,这一系列的事情比较突然;另外他让刘后成,是叫这个名字吗?就是另一个警察,给我整理案件始末,一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真的只是在调查案件,二是为了观察我的反应。”

“为什么要观察你的反应?”盛骊打断千平地解释。

“我估计当时他还没办法分清我的身份,他后来不是说了吗?‘你我是同道中人’,在之前他还故意试探我‘你们是谁’,也就说他在这之前一直在猜测我的立场。”千平解释着陈别说的每一句话。

盛骊也明白了对方所说的话:“他说‘临时改变计划’,是表明信任你?”

“应该是这个意思,然后将信交给我,让我转交给梦和。他之所以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展开‘隔世’结界,就是为了不让外人知道他给我信,这我也能理解为什么我没有感应到了。”

“他这么做风险也太大了吧?”盛骊对千平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信看来是必须交给梦和了,并且我们要亲自问问她到底是为什么。”

“梦和,祈青,这俩人倒是不停在给你添乱呢。”

千平苦笑道,转动手腕,果然现在还不是很适应手上戴表。

 

祈青梦和各自回房之后,梦和是打算去找千平问问情况,下午到底发生什么了,毕竟千平太反常了。但是梦和和千平在一起生活十七年了,千平什么脾气梦和自己很清楚,这样直接去找他他肯定什么也不会说,不如等到千平自己憋不住来找她商量,谁让梦和是千平的姐姐呢?

另一方面梦和也很害怕千平真的要是遇见什么麻烦事,谁也不说,自己憋着消化,反而会坏了肚子,不如主动去帮他解决,反正就是早晚的事。

梦和走到千平门前不及敲门,门就打开了。两人先是对视一眼,梦和就被千平拉进房间。

“等等等等,我可是你姐姐啊!”

“你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没有任何节目效果。”千平对梦和的反应倒是显得很淡定。

“是吗,其实这句台词我早就想说说看了。”梦和收起玩笑的表情(其实和平常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区别),“说吧,有什么事?”

“不是你来找的我吗?”

“你出门不也是为了找我吗?”梦和反问道。

“是,也瞒不住你。”千平拉开自己书桌的抽屉,将信交给了梦和。

“这是什么?情书?”梦和正反看看门外五毛就能买到的信封。

“你今天有什么毛病?”千平对梦和一反常态的“幽默感”感到无语。

“我是害怕你心里有什么压力,再说刚刚我已经弄哭一个了,你要是再哭就很麻烦。”

“祈青哭了?因为御神的事情?”

“是啊,祈青还是很在意的,明天就先不要叫醒祈青吧,我们一起先回到祈青住的地方,搜集一些别的信息。”梦和将视线收回千平给自己的信上,“这是什么?”

“你们联系难道没有什么标记的吗?”

“这不是你给的吗?”梦和歪头问道。

“扭过来!”千平很严厉地对自己犯蠢的姐姐说道:“这是今天下午来到咱们家里的警察给我的,说让我交给你的。

“我不认识什么警察啊?”梦和仔细回忆着自己认识的那些人谁是警察,或者谁是有可能成为警察。

“你先把信打开看看呗。”其实千平也很想知道信里写的什么,梦和如果有什么隐瞒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做到。

“嗯?当着你的面啊?”

“怎么了今天你是?你要打开就赶紧打开。”千平真的不知道梦和今天怎么这么热衷于调戏自己,在祈青没来之前,俩人除了必要的交流,根本不会说话,所以有很多同学到高二才知道紫梦和和魏千平是姐弟关系。

“这是什么?”梦和拿着信封中的白纸问千平。

“我也想知道啊,这字要怎么看啊?”千平反问到梦和。

“字要怎么看?这上面没字啊。”梦和前后翻了翻这张有两处折痕的白纸。能得到的信息也只有纸质很好,折痕很清晰这两点。

“你看不懂吗?”千平接过梦和手里的白纸问到。

“不懂。”梦和摇摇头,确定自己真的看不懂。

“那奇怪了,今天那个警察,不只是警察还是个御神师把这封信交给我,并让我交给你。”千平解释到。

“御神师?我认识的御神师你肯定也认识啊。我接触别的御神师也基本上是通过家里认识的。”梦和很疑惑地看着千平,并解释自己并不认识什么被的御神师。

“给这封信的人叫‘陈别’,你不认识吗?”千平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要是梦和真的不认识这个“陈别”,这可就麻烦了。之前的推理就将完全不成立,既然陈别“很长时间不会接触魏家”,那魏家也就休想接触到陈别了。往更简单上说,陈别的初级原因——递信就不成立了。那他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陈别?没听说过。”梦和轻轻摇头。




第六章和第七章这两章的衔接我个人觉得不是很好,希望大家见谅,我原计划是在前十章基本介绍一下人物关系和世界观,不想很快进入主线剧情,很明显,这两章主线剧情的铺垫有点多,后期我会尽力收束回来,绝不埋伏笔不填。

更新应该是一周一章到两章,或者两周三章。

最近我会整理下现在写过的剧情和人物,地点的介绍。

上一章封面出自《堀与宫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