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传奇张靓颖婚事风波
行业新闻

传奇张靓颖婚事风波

2020-07-23 09:47:15今小史

点击右上角“今小史”关注我:文言以记当世之史,传今人之奇
传奇|张靓颖婚事风波
颖,姓张氏,蜀郡人,生一九八四年。二岁入昭觉寺,四载梵铃鱼呗,得妙音声。未笄(女子十五谓之及笄。未笄者,未成年也,时靓颖年十四)角唱郡中,屈一人。后入川大,习外语。
越二年,“超女”大兴,靓颖颖出,居一甲,世人厝意焉。由是立券(订立契约)华友、华谊二公司,辟海豚室署。“海豚”者,肖其音也。不月而唱片出,三日之间,罄二十万碟,于是同人驰想,天下侧目。
二〇〇九年契满,自办少城时代公司,复制专辑、涉综艺、录影视、兴慈善,鼓鬣扬鳞,争衡国士,有不可一世之慨。兼之妙音得天,时谓邓丽君后,一人而已。
一五年巡唱长沙,靓颖发迹地也。曲至《终于等到你》,悲从中来,泣下失声。自云少而失怙,以幽闺弱质,逐世之短长,十二年间,辛苦备尝,乃终不自轻贱、弃若泥涂者,诚以一人之在也,乃朗声道:“悦我者,聘我于此!”
台下哑然,一时阒寂。俄而“冯柯”之呼雷动,山岳为拔。有顷,柯徐步登台,附耳语之数。靓颖痴望,若有所待,终不能舍。柯作拥吻,强顾众曰:“靓颖一曲未毕,乞赐须臾,以尽当务。”径去。及曲终幕落,或有呶呶之声,彻于中夜。谈者谓逼婚见叱于柯,扼腕叹曰:“靓颖妙人也,乃求适村夫,犹不可得。”少城之人急出告众:“云乎‘呶呶’者,二人欢悦,得意忘形之状也。”
柯复书微博曰:“向我登台,心实负咎。使美人下首,直愧死须眉,是以零离踯躅,爽然若失。意者将殊礼以求之,盛典以迎之,琴瑟以友之,钟鼓以乐之,方不负红拂惺惺之意耳。”
居三月,柯请婚于靓颖,以毕前诺。向谓殊礼者,名花也矣。
初,靓颖微时,鬻伎乐音房。柯见而倾心,缠头百万,一掷而已。又使靓颖出,角伎国中。铨衡(评委)难之,而靓颖面折,色不少屈。然卒不见汰者,或云柯之力也。及天娱公司立券,将操右契(又云右券。古人立契,以右为尊,执右券者责取,执左券者待合而已)而苛责之,谋于柯,柯问:“顾君谋何如耳。使谋于食,天娱足矣;若谋于志,欲以天下为驰驱,请作徐图。”靓颖弹指曰:“果欲谋食,向尔歌舞之地,宁无果腹之资?吾意决矣!微子之力,几为鲰生败耳!”由是峻辞天娱,顾视冯郎决断,已芳心暗许也。同人左契者,若周笔畅辈,一旦不能任其责,掷金六百万,始得脱身之计。而发机之失,已去靓颖,虽十百其力,不能一及。靓颖闻之,益以柯为心膂,且素行坦荡,不以人言为畏,坦然曰:“丝萝不能独生,愿托乔木。冯郎者,我之乔木也。”记者得之,谓将有以动天下之听者。柯闻,苞苴(即蒲包,引申为请客送礼)夜至,亟请于记者:“靓颖天纵之才,前途未可限量。此儿女小私,非英雄大计。请密其迹,无为天下所哂。”
少城既立,柯实董之。举靓颖居行,交通当道,事无巨细,一力成之。
独有好事者云:“靓颖前谓厮守十二载者,始自〇三年也。时柯已授室(娶妻),然则二人情好,殆私通乎?”二人不能隐,亦不能辩。方物议腾腾,势成首鼠,而出妇(前妻)挺身,从容语众曰:“妾前此已绝冯郎旧好,辄二人相悦,不谓通矣。”人言稍戢。
一六年十月,柯云:“天诱其衷,得卿为妇。”靓颖报曰:“悦子如歌,一世吟哦。”于是时人弹冠,以为佳偶,惟愿普天,终偕鱼水。
独张母坚拒不可,明日致书,曝柯数恶,示与决绝。书曰:
“婚姻者,终身事耳,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今天下皆知我儿将字,老身独不见告,乃谓得乘龙之婿,一何可谬!
“我儿少颖悟,习雅乐,通声律。初笄而入乐音房,为台为柱,世人多之。彼冯柯者,于是附我,利我妙音,渔我好色。无何引归,告以相悦。自谓旧妇已出,愿事少艾。老身虽耄,犹能冰鉴,见其衣冠,识其奸宄。后来斑斑,俱为明证。我儿不察,堕彼彀中(圈套),既昧亲疏,翻为回护。已目乱而神迷,遂颠张而倒李。
“夫莫不有私,唯母不私,且愿儿好,谁欲见欺?忆我儿幼时,孤贫共守。窗外闻莺,知汝归哺。今我儿有成,宁无抃舞?唯积聚不易,恐一旦为贼所乘,身名俱败,财货荡然。彼冯柯者,佻脱不检,诞荡无行,狭邪之游,而轻薄之子也。少城之作,我儿实主之,持股十七(十分之七,下类),势固宜然。冯柯十一,宜不有亏。老身十二,别亲疏也。何期二年之间,老身十不有一,柯增十六,宣言犹谓我儿持其大者。吾谁欺?欺天乎?质之我儿,且不自知。
“噫!吾老矣,万念已灰。所以力辟奸回,不容雕伪,将为我儿之贻谋也!今书既缮就,固知发矢无归,覆水难收,然使我儿积蔽,得一隙之明,不敢辞也。古诗有云:‘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为人母者,言尽于斯!”
靓颖闻书大窘迫,徐叹曰:“方谓一世有托,何意变生肘腋。”不得已复书曰:
“余家事不谐,殊愧惺惺。今据实上答,胪陈如左:
“一者,与柯一纪相守,曾无旬日之违。至其大节,绝不龃龉。
“二者,曩者见诲家慈(母亲),已自主财贿,并及屋室,无与他人。
“三者,少城之业,与柯共荣,股权变更,一从大体,我实主宰者,复何间焉?
“四者,家慈忠厚人也,乞无以我私见伤。
“余既加笄,于今廿霜,举凡耳目见闻,何不主张?人生百年,自适而已,岂必丰财广厦始谓得焉?余将力禀家慈,行我胸臆。与柯之爱,终不少却也。”
冯柯至此,固不得缄默耳,亦发书曰:
“使张母困此,柯之罪也。恐事不白,遂使亲者恻怛,不得已书此为复。
六礼(代婚礼)之行,尝数请于母。以事未决,未便播告。何意记者侦之,先期以布。其在朋戚,皆由是知闻。此非料中事耳,是以侍间有阙,柯之罪也一。
少城股权,视融资而消长,至于财业,与妻共之,先此已为公证,契据俱在,未遑达母钧鉴,柯之罪也二。
尝立遗嘱,苟一旦不能视息(犹言亡故),身后积聚,一归吾妻。二岁之前,使母视嘱于敝箧,而犹不能回母之意者,柯之罪也三。
靓颖艺事,在在厝心。虽斥资千万,未尝犹疑。盖妻之所意,我之所力。是心耿耿,而不自见于母前,柯之罪也四。
凡此四罪,不敢自宽。惟与靓颖,十三年濡沫恩深,有未可一旦相去于心眼者,此柯终不敢以孝自远于风波之外也。柯再拜谨白,死罪死罪。”
书成,复闻张母已讼于庭。果否克偕,俟之而已。
今史氏曰:
靓颖果敢士也。一报白眼于铨衡,再拒左券于天娱,三定犹疑于冯柯。有此三敢,卒见屈母命于折简(写信)之次者,未之闻也。
柯非不能也。方靓颖微时,识歌舞之场,拔草莱之际,举青云之上,十三年间,远迩播唱,虽颖之才,亦柯之力也。然必谓悦颖之深,吾不能知也。
张母一何愚也。既昧于知几,复暗于进退。以爱之名,行迫之实。无论事必不成,借使万一得遂,将置靓颖何地焉?且二人年逾笄冠(已为成年人),事有自专之权,苟不犯禁,谁可相夺?必言为我好者,我亦欲为汝好,闲事莫问可乎?至以不告为责者,昔舜亦不告而娶,君子以为犹告也。
吃瓜之众亦何闲也。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果使尔受制于亲,行不得已,尚可苦口婆心,自强于不欲之途乎?
 
个人微信:qvlu_h。长按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