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古今联语汇选之序
行业新闻

古今联语汇选之序

2020-11-20 06:35:32中楹社区


- 读书会 -

自本期始,社区公号陆续介绍一些联书之序。盖联书之序,或言书之创起、或略概联之小史,不一而同。

序言之发布,亦未分时间顺序,根据篇幅,亦可介绍该书现可找到之版本。


         古今联语汇选之序

写在楹联三书影印之前

楹联者,兴肇于五代之桃符,旧时新年以二桃木板悬门旁,上书神荼、郁垒二神名,藉以压邪,此谓桃符,依马鉴续事始谓,桃符即桃板,云:

“玉烛宝典曰‘元日造桃板著户,谓之仙木,以郁林山桃,百鬼畏之。’即今之桃符,或上书神荼、郁垒之字。”

及至五代时,又于桃符上题联语,称之题桃符。宋史蜀世家:

“孟昶命学士为题桃符,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

后蜀主昶于归宋前之岁除日,题桃符版于寝门,按此余庆长春十字即后世楹联之权舆也(见蜀梼杌);至于推而用之楹柱者,则始自宋人。

楹联乃悬于楹间之联语也,亦曰“楹帖”,俗称“对子”;为文之道,有奇有偶;联语者,论其性质,特对偶文之绪余,宜若等诸不贤识小之列,顾自来大贤无不措意于此,如苏文忠、真文忠及朱文公撰语颇的传者,且其辞甚工,下及有清,德业文章如湘乡曾氏,乃哆然以楹帖专家自居,故曾氏尝谓:“吾,他日身后文采传世,正不可必,但必有楹挽一书行世。”可见楹联此道自有可以成立之质干,故能历劫不废为词章之附庸,自来胜流韵士咸于此分占一席地;工于写景状物、言情挽哀者,往往意在个中,意流弦外,令人读之悠然神往而畅然意释。

然楹联见于载籍者寥寥无几;元明以后,作者渐伙而传者甚稀,遂使名山胜地、榜书柱铭剥蚀摧残,与劫火寒烟同尽,至若亲朋庆吊,随意作不关痛痒之文字,而情感以漓风雅沦丧弊且中,于道德宁细故吁!至清一代,有识之士鉴此,特辑屈指海内名宿此类之翰墨,荟萃成书,以挽其零落淹沉之厄运;多年来,学人志士务质不务文,矫而过正,言辄鄙俚不文之大众文学,遂使古贤圣哲经传、诗词歌赋束之高阁、沦没无存;惟关系日用之楹联者,尚存于庆祝哀挽、廨宇祠庙,以至岁时投赠等集锦,虽属雕虫小技,然非深具文学涵养者,无法深入其境而至雅俗共赏之域;尽观市坊有关楹联专辑者,可谓汗牛充栋,良莠不齐。兹今影印楹联三书行世,以俾士林参考备用;并简列三书特点于后:

一者:时代楹联一万联,由广西六合老人韦铭芝编著,其慨自黄钟毁弃,瓦缶争鸣,文运之衰,于今为烈,特编此辑,选录清浅而雅俗共赏者,分格言、岁时、居处、营业、廨宇、祠庙、庆祝、哀挽、投赠、集锦等十门,共得七千六百,末附男女祭轴,及唱和诗集,在文化除旧布新之际,可见固有文化之面目。

二者:古今联语汇选初—四集,由胡君复编辑,在此人事日繁、新旧嬗蜕,若绝若续之交,时移岁迁,英华尽凋,裒成此书,以矫正学人志士务质不务文之偏激,而俾古物之保存、图斯道之不坠,是书以联为主,大别分为十四类,共得万余联。

三者:精校正续楹联丛话(后附巧对录),由福州梁章钜辑成,斯编博访遐搜,参以旧所闻见或有伪体,必加别裁,邮角遍于四方,讨源旁及杂说,约略条其义类,次其先后,曰:故事、应制、庙祀、廨宇、胜迹、格言、佳话、挽词、集句(附以集字)、杂缀(附以谐语)等十门,都为十二卷,称得上粲然可观,读之兴味盎然,可以启发文心。

兹值“重国粹、讲审美”之际,斯书之影印,亦稍尽复兴我中华文化之绵力,是而志此。


  新文丰出版公司   谨启

                 六十九年十二月

《古今联语汇选》自序

为文之道有奇有偶,联语者,论其性质特对偶文之绪余,宜若等诸不贤识小之列,颐自来大贤殆无不措意于此。以朱文公之委心理窟,颇有传者,且其辞甚工。下及有清,德业文章,如湘乡曾氏,乃哆然以楹帖专家自多。曾氏尝谓:吾他日身后,文采传世,正不可必,但必有楹挽一书行世。文正殁,吴南屏挽联有云:“廿年力战成功,委运归天,不共汾阳论事业;一卷挽联行世,戏言铭墓,肯于海内占文章。”兹联盖纪实也。大抵此道自有可以成立之质干。故能历劫不废,为词章之附庸。自来胜流韵士,咸于此分占一席地,其工者写景状物,言情摅哀,往往意在个中,音流弦外,能令读者悠然神往而畅然意释。十年以来,学人志士,务质不务文,矫而过正,遂使名山胜地榜书柱铭,剥蚀摧残,与劫火寒烟同尽。至若亲朋庆吊,随意作不关痛痒之文字,而情感以漓风雅沦丧弊,且中于道德宁细故欤。近顷,始憬然知所谓“重国粹、讲审美”矣,乃回视束阁,则旧籍零落,屈指海内名宿,此类之翰墨,则东鳞西爪,传播未广,当此人事日繁,新旧嬗蜕,若绝若续之交,时移岁迁,英华尽矣,仆用是迫切,裒为是书,亲知相嘲,谓吾是书功比保存古物。

其实,如仆谫陋,万万不足语此,而其言固无以易也。抑徽独保存而已,将力图斯道之不坠,则是书亦正不容缓。世界进化,宁有尽弃其固有之粹美而屏之于文学以外也哉?

       民国六年十月,武进胡君复识。

《古今联语汇选再补》自序

前数年各报皆征求联浯,近仅《北平晨报》登天和阁、倚云楼联语,他报则阛如此,可以见一时人心之好尚焉。余以为联语亦文学之支流,如庆挽等事,屏而不用,仅大书“喜”、“奠”以当之,则此技可渐归销沉。无如城乡间仍以赠联为酬应,而佳者乃不数数;觏语质则仍袭故习,语文则适得其反。世事矛盾,此其一例。余于清光绪、宣统之际,偶历胜地,必手抄其联;亦有闻自友人者,民国仅占十之二。

久欲选印,因恐与梁氏《楹联丛话》至《四话》、《巧对续录》,陈氏《新话》,胡氏《古今联语汇选》初集至四集、补编犯复,暇则互相对校,而诸书随得随编。每有祀一先贤、挽一人而见于数集者,检查最为不易。上年曾函请商务印书馆编一通检,其法以被祀或被挽之人为纲,而列撰者于其后,仿旧索引抑法新引得,均无不可。

此书若成,价虽稍昂,亦易销售。后有作者既便于参稽,即偶录旧闻付刊,亦可免叠床架屋之讥。商务印书馆视为不急,终未着手。余录《荩箧集》后,以曩抄联语并刻,凡为梁 、陈、胡三氏及天和阁、倚云楼所有者,均删削;前书偶误加以辩正,如宾幪误作帡幪之类(宾幪是四川古地名)。间附拙著,鄙倍拘牵,惟望世之君子进而教之。

民国廿二年七月四日 开县彭作桢序于北平。

《古今联语汇选》大陆重编版前言

《古今联语汇选》,是明、清、民初三个历史时期规模最大的对联作品选集,是清人梁章钜道光二十年(一八四○)《楹联丛话》系列之后的一部巨著。民初的一二十年间,对联蓬勃发展,与之相对应,对联书籍出版也形成一个高潮。联书充架,芸香四溢,其中,最有鹤立之势的,当属这部《古今联语汇选》。编者胡君复,江苏武进人,当时任职于上海商务印书馆,从事辞书编纂,如编辑《中国人名大辞典》等,也有译著,然而最有建树的,便当属这部《古今联语汇选》。

是书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分初集、二集、三集、四集、补编共十七册,于一九一八——一九二二年间出版,到一九二六年已经出了七版(即第七次印刷),其中某集还有—九三○年(据说还有一九三三年)的版本,可见这部书十分畅销,颇受读者的欢迎。一九一八年,编者将初集中的一集句一部分抽出,大加扩充,另编成《集联汇选》初编、二编。此后,四川彭作桢编成《古今联语汇选再补》(又称《楹联别话》),作为《翘懃轩丛稿》之一,与《荩箧集初编》合刻一册,由北平撷华印书局于一九三三年出版。这次,将以上各种汇集一起,足成“联语汇选”系列。

当年胡君复编书的目的,是“重国粹,讲审美”,(引文均见胡君复的《自序》,下同),这是有针对性的。当时,“学人志土,务质不务文,矫而过正,遂使名山胜地榜书柱铭,剥蚀摧残,与劫火寒烟同尽。”而联语这类文字,“东鳞西爪,传播未广”,很难搜集整理。因此,有人便赞扬他编纂这部书“功比保存古物”。胡君复则认为,对于对联这样优美的文化,“抑微独保存而已,将力图斯道之不坠”。今天重新点校出版这套书,正值联业繁荣、“斯道”重兴,其主要目的是继承文化遗产,为当前整理对联史料、研究对联文化服务。由各地各级楹联学会牵头编纂《中国对联集成》省卷本、市卷本、县卷本的工作,正在全国陆续开展起来,《古今联语汇选》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满足“集成”对文献资料的需求。

《古今联浯汇选》在对联界乃至文史界,有口皆碑。然而,由于这个系列书多至二十三册,出版时间又不相同,国内大型图书馆能收藏齐全的,屈指可数;个人能妥为保存的,很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近年来,要求我为之复印的朋友,日渐增多,可以想见,本书的点校重编,必定会受到各界读者的欢迎。

这次点校所使用的,是本人的藏书,版本情况如下:

《浯汇选初集》,民国七年四月初版,四册;  

《古今联浯汇选二集》,民国八年一月初版,四册;  

《古今联语汇选三集》,民国十年十月再版(初版为民国九年十二月),三册;  

《古今联语汇选四集》,民国十年十月再版(初版为民国九年十月),三册;  

《古今联语汇选补编》,民国十一年十月初版,三册;  

《集联汇选初编》,民国十年四月三版(初版为民国七年十二月),三册;  

《集联汇选二编》,民国十二年二月初版,三册;  

《古今联语汇选再补》,民国二十二年初版,一册。

原书一律没有使用标点符号,此次标点时,联文只在各分句间断句标点,上下联的结句不使用任何标点符号,避免了不必要的转行,也是一种“节约”与“美化”吧!

除了订正一些错字外,对部分联文进行了校勘。由于原编者没有注明联文资料的来源,只能根据注明的作者,找到本人所藏的这位作者的专集来校订,如俞樾的联,用《春在堂楹联》来校,王闿运的联,用《湘绮楼联语》来校,吴恭亨的联,用《对联话》来校……校勘的结果,有的是明显的错字,有的仅是异文,可以并存,并无对错之分。

那么,为什么要重编呢?不妨看一下各集的分类目录一集句(集句除外):

初集——名胜、园林、柯庙、刹宇、庆贺、哀挽、廨字、学校、会馆、戏台、杂题、投赠。  二集——名胜、园林、祠庙、刹宇、庆贺、哀挽、廨宇、学校、会馆、戏台、杂题、投赠、谐谑、谚语、杂缀。  三集——名胜、园林、祠庙、刹字、庆贺、哀挽、廨宇、学校、会馆、戏台、杂题、投赠、谐谑、谚语、杂缀。  四集——名胜、园林、祠庙、刹宇、庆贺、衰挽、廨宇、学校、会馆、戏台、杂题、投赠、谐谑、谚语、杂缀。  补编——园林、祠庙、庆贺、哀挽、杂题、投赠、杂缀、诗钟、补遗、续补遗。  再补——名胜、祠庙、刹宇、庆贺、哀挽、廨宇、会馆、戏台、杂题、投赠、谐谑、杂缀、诗钟。

如果照原编著的顺序点校分册,未尝不可,但读者使用起来肯定是不方便的。于是,把各集的名胜类编在一起,把各集的园林类编在一起,把各集的园林祠庙类编在一起……相当于在不增减原著一字的情况下,多了一项分类的检索功能。这样,重新编成四册,各册的类别与联数是:

第一册 名胜、园林、祠庙、刹宇、庆贺,共约五一○○副。  

第二册 哀挽,共约三七六○副。  

第三册 廨宇、学校、会馆、戏台、杂题、投赠、谐谑、谚语、杂缀、诗钟,共约六三四○副。  

第四册 集句、集字,共约二五五○副。

对于原书的其他文字,除一篇《征求联语略例》(所言为征稿办法与酬谢标准)没有必要收入外,胡君复和彭作桢的自序等相关文字全部收入,以便读者对这部书有更全面的了解。还须说明的是,由于彭作桢的《古今联语汇选再补》的篇幅较少,出版也晚,全书仅署胡君复原著,想必读者是可以理解的。

本书重编使用简化汉字。除集字类联语等有必要保留通假字(如尊樽、扁匾、然燃、畜蓄等)、异体字外,其他部分如无特殊情况,均使用现行规范字。

 点校时,一般只对联文出校,大体有这样几种情况:径改原书误字,据可靠资料补足原书脱之或删去原书衍字,注明异文,对原书文字提出疑问待考。联文题目、原注原跋中的文字脱字用()补入,错字改正于[]中。联文标点,只用于各分句间,上下联末不使用任何标点。集句类对联的出处,依原书均未加书名号,以求版面清爽。为使集联在连排(不空行)时便于区分,将上联首字加黑。关于联语作者表示法,胡编各集前后不一致,胡编与彭编也不一致,名、字、号、室名多随意使用,本拟统一,但发现相当多的作者无考,且难以区分原署名是否有错讹,只得保持原样,请读者自识。总之,进行了一些简便、明确的技术处理。至于书中断句标点不当之处,联文校勘失察之处,祈望读者指正。参与本书整理、校勘工作的,除家人王玉彩、成羽、成硕外,还有常治国、朱洪斌、郭华荣、谷向阳、宋韶仁、成立、王序良、薛凌、索明之、林昌、刘太品等,在此一并致谢。

   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常江于北京海淀两栖轩


编后语:

几篇序言,第一篇是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影印楹联三书之总序,第二篇乃胡君复自序,第三篇为彭作桢续编《联语汇选》之自序,第四篇乃是常江先生重新整理联语汇选之前言。

常江先生重排版,《恶人谷珠楼》有整理的版本,读者可以参看。

胡君复

《古今联语汇选》



点击浏览往期精彩

读诗题联第六期:山中何所有(点评:琴瑟静好)11月30日止

迎新赠联选之一炁小集

迎新赠联选之紫雨云烟小集

《楚望楼联语》补遗 下

《楚望楼联语》补遗 中

《楚望楼联语》补遗 上

儿童相见不相识--联题《回乡偶书》(点评:一脉花香) 

人面桃花相映红--联题《题都城南庄》(点评:莫非)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中楹论坛
品质 沉潜 传承 快乐 包容
http://www.duili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