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军阀乱政、武夫当权,他一介文人何以坐上大总统宝座!
行业动态

军阀乱政、武夫当权,他一介文人何以坐上大总统宝座!

2020-10-09 15:31:29中文历史在线



他是中华民国第三任大总统,也是在位时间最长的大总统,更是在那个军阀混战、武人当权的时代唯一一位文人总统。

 

他靠科举起家,出身翰林,在清末时位极人臣,时局翻覆,清政府倒了台,他却摇身一变,从前清遗老成了民国大总统,这个位置一坐,就是三年半——

 

可别小瞧了三年半,那是何等乱世,政局不稳,强权如袁世凯,也就当了83天皇帝,黎元洪两任总统,加起来也不过两年而已。


所以,在北洋史上,他创下了总统任职时间最长的记录。

 

徐世昌,字卜五,号菊人,前清举人、后中进士、升翰林、入阁军机大臣,这是一个书生标准的晋升历程。

 

枪杆子才能说话的年代,徐世昌手里没有一兵一卒,一介文人如何在武人执牛耳的民初政局里屹立不倒?

 


富家公子与落魄书生


 


一切要从一个纨绔子弟开始说起,他叫袁世凯,一个考了很多次科举啥也没考上的富二代。


在袁世凯的一生中,徐世昌一定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这个角色可能比将他看作继承人的李鸿章、在庚子之乱后重用他的慈禧太后还要重要得多。

 

数十年风雨,从进京赶考到小站练兵,从清政府倒台到袁称帝,二人与其说是上下级的从属,不如说是相濡以沫的知音。可惜最后,两人还是分道扬镳了。

 

和出身大豪族的纨绔子弟袁世凯不同,徐世昌出身在一个苦哈哈的落魄家庭,祖上虽然也都是做官的,但徐世昌出生的时候已经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了。


据其家谱记载,徐世昌呱呱坠地之际,“其状貌端秀,头角峥嵘,长老皆许为大器”。

 

徐世昌自幼丧父,但他有一个像孟母一样的严厉母亲,虽然没有孟母三迁那么夸张,但也砸锅卖铁地供孩子念书。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徐世昌16岁就开始为了生计奔波,17岁的时候因为小楷写得好,跟着叔祖父到县衙当文案。


24岁那年,徐世昌遇见了生命里的贵人,袁世凯。那时的徐世昌颇为落魄,为了养活家小四处奔波,当人幕僚。


而袁世凯呢,富家公子、纨绔子弟,终日高朋满座,美酒金玉。


袁世凯


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偏生撞在了一起。

 

但袁世凯见到了青衣蔽屡的徐世昌,一番交谈下觉得此人神采飞扬,谈吐间显露出不俗的才气与志向,有点儿像学渣遇见学神的崇拜感。袁世凯不禁大赞:“菊人,真妙人也!”顿时引以为知己。

 

那时徐世昌正准备去参加应天府的乡试,富二代袁世凯慷慨疏财,赠银百两给他当路费。


徐世昌也很出息,中了举人,之后又中进士,进入翰林院当编修。

 


这次短暂的相识,为二人友谊铺下了阶梯。


徐世昌进京赶考后,与袁世凯也无往来,两人一别就是16年。

 

袁世凯自幼更喜兵法,立志要学“万人敌”,但他家里要他读书上进,从同治十三年到光绪三年,他在北京正正经经读了四年书,为了要博一个功名,读书累到吐血,也没考上个举人,干脆投笔从戎,在朝鲜战场上崭露头角。

 

徐世昌就没有袁世凯那么好运了,翰林院编修是个七品闲差,俸禄少得可怜,远远不如外放去做知县有油水可捞,而徐世昌在翰林院一待就是9年,不被当时的大学时李鸿藻所喜,坐了9年的冷板凳。

 

1895年9月3日,袁世凯与徐世昌再相见,老徐虽然自己混得不咋地,但感念当年袁世凯资助之恩,向李鸿藻极力推荐袁世凯,又帮他搭上了李鸿章这条线,袁世凯为李鸿章所赏识,向朝廷推荐他督练新军,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

 

 

水晶狐狸的青云梯

 

袁世凯得到了小站练兵的机会,能够编练新军、发展自己的势力,离不开徐世昌的助力,而徐世昌也因此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当袁世凯成为炙手可热的练兵大臣以后,徐世昌依然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七品闲差,他当然要帮老哥们一把。

 

小站练兵


袁世凯推荐徐世昌进入自己的幕府,那个时候,翰林去军营任职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徐世昌毅然前往,成为了袁世凯身边最得力、最亲近的幕僚,也从此攀上了自己的青云梯。

 

徐世昌到任不久,袁世凯因克扣年饷、诛杀无辜被人告发,军机大臣荣禄与陈奎龙负责查办。


徐世昌与陈奎龙为同榜进士,私交甚笃,于是为袁世凯说请,袁世凯得以逃过一劫,使一场弥天大祸消弥于无形,袁世凯自是对徐世昌感恩不尽。

 

徐在小站练兵工作只有短短两年,成绩卓著,声望很高,从而奠定了自己在北洋军队中仅次于袁世凯的地位,也达到了“以文修武、以军功进身”的夙愿。

 

徐世昌和袁世凯一样富有政治野心,他不是一个只知埋头故纸堆的泥古书生,他最先提出了比较完整的近代化军事理论,先后编写了《新建陆军兵略存录》及《操法详晰图说》十三册,对中国军队走向近代化功不可没。

 

徐世昌(中)


戊戌政变前,袁世凯求教徐世昌这棋该怎么下。


徐沉思许久后,将密诏背面朝天覆于案上,一言未发便离去了,袁明白其意是靠拢”后”党,于是便向荣禄告发,戊戌变法因此失败。

 

190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帝后西逃,徐世昌也在随行护驾之列,得到青睐。


袁世凯又在慈禧面前保荐,徐世昌终于得到重用,一路高升。1905年,徐世昌入值军机处,授军机大臣,署理兵部尚书。

 

短短数年,徐世昌从一个七品小官青云直上,成了炙手可热的一品大员。

 

第二年,徐世昌又成了钦差大臣,担任东北总督,集军政大权于一身。


东三省是清朝发祥之地,东北总督这个官职不可谓不位高权重,清末的汉人大臣曾国藩、袁世凯、张之洞皆不及。

 

他善于利用同乡情谊结交,又善于讨好满族亲贵。袁世凯亲家多,以政治联姻的方式,拉拢政要;徐世昌老乡多,以地缘业缘的方式,聚合资源。两人联手,在官场上左右逢源,呼风唤雨。

 


徐世昌在官场上爬得如此之快,除了袁世凯的保举,还有他卓越的个人能力。

 

徐世昌上任时的东北,连遭日俄洗劫,国土大片沦丧,满目疮痍,徐世昌到东北仅仅两年,惩治腐败、更新吏治、招揽贤才,满洲面貌焕然一新,世人称东北三省新政为“徐世昌新政”,其真才实学、雄才大略可见一斑。

 

徐世昌为人城府颇深,喜怒不形于色,被袁克定称为“活曹操”。当官是个技术活,徐世昌懂得审时度势、顺应潮流,在官场上进退自如,被称为“水晶狐狸”。

 

 

袁徐分裂

 

辛亥革命以摧枯拉朽之势颠覆了清王朝,据说,袁世凯逼清帝退位这出大戏,幕后的导演正是徐世昌。


袁世凯既有逼迫清廷退位之功,又有促成南北议和之举,且挟北洋雄师之势——南方只有把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拱手相让了。即便孙文不是谦谦君子,袁世凯的总统宝座也是坐定了。

 

袁世凯摇身一变从清王朝的封疆大吏成了民国掌权者,时人都以为,国务总理一职非袁的首席幕僚徐世昌不可。



但这个时候,徐世昌却急流勇退了。

 

在徐世昌看来,自己深受清廷大恩,革命风起云涌,他没有反对革命党,更一力将袁捧上宝座,已是不忠不义,不能再出仕为官。以此托言“国变忧愤”,索性离京闲居。

 

其实,徐世昌有他自己的考量,一来他是前清遗臣,马上弃清投袁实在不好看,二来革命刚刚成功,袁世凯的宝座还没坐稳,他不妨先作壁上观,看清楚局势再说。

 

徐世昌避居青岛,袁世凯几次请他出山,他都婉拒了。但他越是不出仕,各界拥护的呼声反而越高。直到1914年,袁世凯镇压二次革命,剪除政敌,徐世昌才有点动心,终于在1915年5月出任北洋政府国务卿,时人称之为“徐相国”。

 

然而,再度出山以后,徐世昌失望地发现,袁世凯变了。袁世凯的野心急剧膨胀,意欲称帝,徐世昌深知帝制不可为,然而袁世凯一意孤行,徐世昌索性闭口不言。

 

袁世凯签订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徐世昌极力反对,罢工十几天。可惜袁世凯决心已定,徐世昌大失所望,愤而辞去国务卿一职。

 


袁徐二人从此分裂,大道东西,分道扬镳。

 

徐世昌跑到河南乡下去隐居起来,自号“水竹村人”。

 

袁世凯称帝后,把徐世昌、张謇等四人封为“嵩山四友”,仿照汉高祖时的“嵩山四皓”,竟是永不叙用之意。徐世昌在日记中大发感慨:“人各有志。志在仙佛之乡者多,则国弱;志为圣贤之人多,则国治;志为帝王之人多,则国乱。”

 

这二人,曾经携手呼风唤雨,互相扶持走上高位,然高处不胜寒,两人的友谊从此走到尽头。

 

 

武夫时代的文人总统

 

历史把某些人推到某个位置,是他们自己也想象不到的。徐世昌就是这样被推到了大总统这个位置上。

 

袁世凯称帝仅仅83天,在全国人民的口诛笔伐之中两腿一蹬死了。

 

徐世昌对北洋军阀的纷争愈加灰心,他本没有要当大总统的想法,但1918年秋的总统选举,段祺瑞和冯国璋都建立了自己的竞选班子,两人势均力敌,斗得不可开交。



徐世昌就任总统


两狼相争,老徐得利。


段祺瑞突然抽身,转而支持徐世昌当总统,徐世昌不料天上晃晃悠悠掉下来一个大馅饼,一时惊得不知该不该接。一番考量之后,徐世昌决定出山。

 

他这人一向面面俱到左右逢源,在就任之前居然还跑去溥仪那儿请示,“得其恩准”才就职,以此博得前清遗臣的好感。

 

当时国家南北割据、战祸累累、军阀混战、民生凋敝,人民对于军阀的厌恶已到了极点,举国上下都对这位北洋政府历史上第一位文人总统抱有极大的希望,而他宣称的“偃武修文”政策及一再标榜的“文治主义”,也极大地刺激了人们对未来的憧憬。

 

徐世昌当总统的第一件大事,便是谋求南北和解,结束内战,为此使出浑身解救,但都无甚效果,无非拖延时间。


民国十一年(1922年)终于爆发了直奉大战。

 


在徐世昌当政期间,他提出“偃武修文”的政治主张,人们已厌倦战争,对和平充满期望,徐世昌当上总统,人们“既有‘公理战胜’的乐观,也有对‘文治’及和平的憧憬”。

 

徐世昌以文人总统倡行“文治主义”,而在武人专政、南北纷争的现状中,曾被视为“东洋和平的一线光明”,“各国国民的真正亲善种子”。

 

可惜,最后他收获的是失败。


徐世昌签署的和平令几乎就是一张废纸,军阀混战的场面不但没有消弭,反而越演越烈。

 

当西方外交团频频向徐催促和谈时,徐世昌无奈地感慨道:

“我一个人想和,和得了么?”

 


“偃武”的悲剧,使得徐世昌的“文治”主张也受到连累。


财政空虚,各省索要军饷却越来越多,他上任之初兴办学校,但国库却拨不出教育经费来,1921年3月,北京8所国立高校师生联名索薪,引起轩然大波。

 

知识分子对徐世昌的文治政策逐渐失望,他在总统府内成立晚晴移诗社,定期与遗老、名流饮酒赋诗、研究书画,但也仅此而已对于政局没有起到半点助力。


不仅如此,各地罢工、学潮也是此起彼伏。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直系军阀控制了北京政府,曹锟、吴佩孚逼徐世昌下野,徐世昌被迫卸任,去了天津。

 


三年半的总统任期,从一开始人民夹道欢呼到最后被旧军阀哄下台去,这位民国史上唯一的文人总统,最终也没有用他的文治理想扛住武人的拳头。

 

 

文人自有气节

 

徐世昌下台后,一直住在天津家里,不涉及官场任何活动,也不涉及任何政治,从事著述活动。一个政治军事的风云人物,竟然著作很多。

 

他出身翰林,博学多才,比起政治家,他更愿意以文人自居,退隐后,他设立“徐东海编书处”,编《清儒学案》208卷,并创作诗词5000余首,楹联一万余对,多为质量上乘之作。

 

他在史学、道学、书法等方面都颇有心得,著作有《清诗汇》、《清儒学案》‘《大清畿辅贤哲传》、《东三省政略》、《颜李学》、《退耕堂诗集》、《竹总楹联》、《水竹村人集》、《海西草堂集》、《归云题诗画》等可谓著作等身。

 

徐世昌书画作品


如果不从政,他去当一个国学大师,或书画名家,也是可以的。


徐世昌下野后,虽然不关心政治,但在大节上从不糊涂,有人策划拥立清帝复辟,请“遗老”徐世昌作带头人,所谓“拥徐迎驾”,徐世昌断然拒绝,说:“我当年和袁世凯关系好,他称帝我尚且与他绝交,我当过三年半民国总统,又岂会不拥护民主共和?”

 

1937年七七事变后,老朋友曹汝霖来游说徐世昌与日本签订亲善条约,徐世昌避而不见。

 

日本多次相约徐世昌见面,甚至派他是学生金梁来游说,被徐世昌骂了狗血淋头。

 

1939年,徐世昌得了膀胱炎,天津医疗水平跟不上,没法动手术,建议去北京协和医院,徐世昌怕日本趁机又来游说,决议不去,后病情加重,1939年夏病故,享年85岁。

 

综观徐世昌一生,他当然不是一个革命家,政治品德也算不上完美,他圆滑机变,在官场左右逢源,但他承袭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优良精神风貌,学识广博,推行新政,热爱国家,坚持和平,崇尚自然,既非一般政客那般投机取巧,更非那些拥兵自重利欲董心、祸国殃民的旧军阀可比。

 


他不是坚定的民主斗士,辛亥革命之时,他坚决不肯叛清,坚守了自己的忠义;

 

后来清朝大势已去,袁世凯有称帝野心,他亦愤然离开,这一次坚守的叫做信仰;

 

军阀乱政,他毅然出山,一介文人,手中没有一兵一卒,却肯为了整个中国的和平与千军万马相抗争,虽然失败了,他也不失为一个合格的战士。

 

偃武修文,这一次坚守的是理想。



以晚清的封疆大吏而做到民国总统这个位置上的,只有徐世昌和袁世凯二人。


今日中国袁世凯人人皆知,而徐世昌却默默无闻,大约前者是倒行逆施,复辟帝制乃是窃国大盗,而后者却是民主的捍卫者,宁死不当汉奸。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可能就是如此吧。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咩咩历史(ID:mmlishi),转载请联系咩咩历史。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到这里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