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如果没有梦蝶的世界35-40
行业动态

如果没有梦蝶的世界35-40

2020-08-11 16:12:04无极书虫

十月即将终结,梦蝶也进入最后完结的日子。在起点上《梦蝶》放在太浩作品相关里,但因为起点改版后完本作品再也不能改动后台,所以没办法继续上传。所以,同人最后一部分情节都在微信平台上。回头有机会放在《太易》或者找编辑商量下再贴回去。

今天先发整合后的合集。


--------------------------------

第三十六章

 

    姜元辰最大的一个仇敌,无量剑君,万剑之主。

    当然,现在他的万剑之号名不副实。但作为一位锐意锋芒的剑道道君,攻击力不容小觑

    辉煌剑气从天边散开,顿时天罡道光爆炸,一只大手强行捏住剑气挡下所有攻击。

    天蓬元帅洪亮道音响彻虚空:“这是你我第三战!”

    自家便宜大哥拦下无量剑君,姜元辰松了口气,默默开始自己的第三证。

    功德金身光明普照,手持真武遮天旗,一缕缕先天阳和之气飘向本尊。此神周边宝轮转动,尽显动态之理。

   信仰化身白光柔和,手持真武宝树,五百道果一一坠落,五百灵官神从信仰宝轮走出和道果融合。借助化身的先天不朽道光洗练自身道基。五百灵官神来自姜元辰的信仰香火,在先天不朽道光中终于获得自由,具备真正的天神根基。而信仰化身隐没虚空,一缕先天阴之气飘向本尊。光辉宁静,万物静止。

    功德演动,信仰绎静,动静相合,阴阳融汇。

    姜元辰头顶玄天阴阳瓶吞吐阴阳二气。二气如龙腾云飓风,忽忽悠悠将一缕缕先天元气转入姜元辰本尊。

    第三证,动静之道!

    龟蛇二相飞出,先天动静之理凝聚一枚道种拓印虚空核心,牢牢印在本源之地。

随着功德和信仰凝聚真武不朽神号,本源之地原就出现真武的名讳,如今在动静道种的接引下,两道神号和动静真种融合归一

——

黑白二色光柱从本源之地升起,立下姜元辰的道君之位。

    众神之殿中,原本在天蓬元帅背后的那座真武宝座自动浮出,向前方挪移跨入道君的行列。

    “该死!”无量剑君见势不对,心思飞转:如果姜元辰证道,未来北极二圣联手,大兴之势势不可挡。唯有在这里打落他证道之机,才能挽回我的劣势。

心一横,主动引爆万剑图。万剑图爆射无量金光刺穿天蓬元帅的法相。

    不妙。天蓬元帅不料无量剑君这么果决,他被万剑穿心,正借天罡神气愈合伤势,眼睁睁看无量剑君跨入虚空,挥动手中宝剑对姜元辰劈下:“死吧!”

    剑乃凶器,凝聚万圣之杀机。冰寒刺骨的剑锋徐徐靠近姜元辰。

    突然,姜元辰目光一动,袖中飞出一道剑魄。

剑光闪耀水灵之气,以上善若水为本,涌泉为柄、天河为身,云雾凌波为表,繁雨、灵雪为里,怒洪为锋,苍海为意。

此剑操控天象风雨冰雪,演绎江河凌波观澜。此乃天地之水!融汇上善若水之道意,运转天地人三才枢机,此剑堪比先天道君全力一击!

忽帝、水母等水系大能皆有所感:如果姜元辰以水证道,天地间又多一位同伴和对手。

    水光波动,柔和水光凝聚动静法理。当无量剑君仗剑刺下时,水光一闪,苍海凝聚时光,将万物静止,唯有若水之剑轻飘飘移动,划过无量剑君的脖颈。

    “不好!”无量剑君脸色大变,正要回援时功德金身和信仰金身主动自爆。化作先天动静真武道域罩住无量剑君。

    在这片道域中,金光生龙,白光凝蛇,龙蛇缠住无量剑君被水光慢慢消融。

    “哎——”幽叹声响荡天地间,一位貌美宁和的女道君忽然降临。碧蓝水光和姜元辰的白蓝水光相近而有不同。

另一股水道玄力破解道域,捞走无量剑君。

姜元辰眉头一挑,隐约猜出此人身份。除却自己和忽帝老大之外的水系大能,水母道君?

果不其然,马上就有人给他解惑。

    “水母,你果然动了!”女道君刚刚出手,四周五光十色,光明绚烂,另一位女性道君现身,张开大网罩住水母道君。

    涳姆神君神色癫狂欣喜,前几日她得知姜元辰即将证道。而无量剑君正好去拜访水母,便隐约猜到水母和无量剑君联手对付姜元辰。

    于是,暗中埋伏一旁。除却对姜元辰下手夺取他的气运外,也有打算将水母一并拿下。

    她手中的“万象天罗网”是大罗秘境出品的一件上品灵宝。

    网罗天地,水母、无量和姜元辰都被网罗在内。

    姜元辰本想道谢,但见天网罩住自己,冷哼怎么,老母居然想将我当鱼儿捕捞?”姜元辰防备旁人对自己下手,准备三击道君之力。刚刚对付无量子仅仅用了一招。

玄天阴阳瓶蓄力,就在他准备第二招的时候。原本救援无量剑君的水母道君反手将无量剑君扔向涳姆

在涳姆定住无量时,水母另一手挥动玉剑,自身碧光涌动,自爆冲向涳姆神君。

    “什么鬼?”姜元辰有些反应不过来。

水母道君刚刚准备救人,但现在马上自爆杀向涳姆道君的化身。这种果决判断,是姜元辰这位新晋道君所没有的。

而且,他还没反应过来。水母道君这是要自杀?

    水光涟漪在虚空震荡,隆隆之声炸响,因果之力跗骨纠缠,水母以自爆之能涌入涳姆道君的道域。

    “天钧,你疯了!”涳姆神君一脸吃惊,水母道君是天钧化身,这一点大家都清楚。但是他居然主动自爆水母道君,只为跟涳姆神君同归于尽。

    “水母道君是制衡忽帝的唯一手段!你居然就这么放弃了?”涳姆倍觉荒谬,但当机立断,主动放弃道域逃亡虚空。

    ——

    虚空一震,漆黑天幕倒挂,挡下涳姆离去的路线。虚空封锁,幽暗永寂灭之力吞没一切光辉

    “墨翰神君?”涳姆见空间之力封闭时空,心中骇然,隐约明白天钧道人的举动。

    这是跟忽帝商量好的?不然墨翰神君怎么会从北冥海出来帮忙?

    “老母,在下前来送你上路!”大笑声响荡虚空,金光闪现,财气滚滚,灵祈神君到了。

    灵祈神君和涳姆有大仇,趁机前来清算。顺带他的好友宙光神君定住时光,和墨翰神君进行配合。

    涳姆彻底明白了。这次不单单是仙道,是仙神联手诛杀她。

    “弥天,难道你们就坐看我陨落?”涳姆尖叫之声响彻虚空:“若你们救我,我可助你们重建魔门!”

    弥天魔君目光幽邃,他跟忽帝有旁人所不清楚的联系不然魔门岂会长久保留他知道忽帝的底线,更清楚这一次诸道尊之间的交易。

    “天钧道人有大行动,为团结一切可团结之力。正设法安抚和联盟倏忽二帝。以水母道君的本源恩惠真武神,以涳姆之死将诸神道君的气运夺回,而涳姆……”

    只要涳姆不宣称为万神之母,倏忽二帝懒得找她麻烦。

前提是她知趣,主动放弃那些对应诸神的化身母神。那样,还有一条生路,可用神的面目存在。

不过如果她不肯放弃……

弥天和玢缪联络,准备救人。

    不提这些人在虚空交锋,水母自爆,先天水灵之气肆意蔓延,这一切悉数便宜姜元辰。

    姜元辰刚刚炸了自己两大化身,正是法力低谷期。借助水灵之气恢复消耗,第三证动静之道顺利完成。

    身后先天真武宝轮转动,信仰之力,功德之光统统熔铸这尊宝轮之内。更有先天太极阴阳,借鉴水母道君的力量慢慢生成。

水母,毕竟是天钧的化身。

这第三证完成,我便是真正的真武道君,执掌先天动静道!姜元辰看到剩余先天水灵气,正准备放弃时忽帝传音过来:“吸收水灵之气,证若水之道。”

若水之道?姜元辰明白,水母就曾参悟水德之理,跟他的道路接近,但是这样一来,岂非得罪水母和忽帝?他主动将若水剑意凝练为剑魄,就是想要在先天证道时避开跟两位大佬冲突。

“让你吸收你就吸收!”忽帝干脆利落将水母陨落之后逸散的各种水道经意收走,只留下一枚水德元章抛给姜元辰。

让姜元辰证上善若水的水德之道,这是忽帝和天钧的交易。

一方面避免姜元辰跟自己的冲突,一方面将天钧对自己的防备接触,可谓一举多得。

第四证,水德玄光漫天,姜元辰在虚空诸界彰显法相,遥遥和九州之外的某位新晋道君呼应。

 

 

 

 

 

 

 

 

 

 

 

 

 

 

 

 

 

 

 

 

 

 

 

 

 

 

 

第三十七章

    或许真是命运的巧合。在某一条别样的世界线中,姜元辰证道之时同样有旁人证道。

    现在也是如此,姜元辰证道时,带动虚空彼端的另一位真仙。

    元清自九州跨出,站在虚空默默进行自己的最后一步。

    身后天莲绽放,光生五色,莲心托起莲子宝珠,一颗颗宝珠熠熠生辉照亮虚空。

    五行循环,玄清至上。五彩光辉融汇贯通,最终化作一缕先天元清道光。

    以元清之名,和清虚道君的清虚气类似,都是最接近玄清大道的先天元炁。但跟清虚道气空灵飘渺不同,元清天光气凝聚先天五行,演大道之本,五行运转生生不息。

    手持五色剑轻轻一抖,先天元炁洗练仙剑,转化她体内法力。

这时,空中另一朵九品莲花坠落直指元清天灵盖。

元清屹然不动,头顶五色道气冲霄,如龙呼啸,凝聚五龙华盖抵挡莲花攻击。女修嫣然道:“青莲教主,果然不出所料,想必玄玉道友也在?”

    清净之气遍洒虚空,青莲教主在跟玄玉仙君漫长争斗之余终于达成和解。

    杀元清。青莲取莲花证道,而玄玉仙界则留给玄玉仙君。

能够逼走一个真仙独掌玄玉界,并且减少一个大敌,甚至还能图谋九州这笔划算的买卖,玄玉仙君当然不会拒绝。

青莲教主为主,玄玉仙君为辅,将世界列在旁边窥伺时机。在这个世界的帮助下,他可以暂时发挥道君之力。

青莲现身,当即一掌拍向元清。

    “妾身要证道,你认为会不防着你们?”元清睁开眼,淡然一笑。身形翩然,五色剑划出优美玄奥的先天轨迹,姿态飘逸挡下青莲教主的攻击。

    “就算元昌师兄拦下清虚师兄等人,将战斗局限在真仙层次,你们认为便吃定妾身?

    元清证道时机很巧合选在跟姜元辰同时。因为这个时候,玉京道尊宣讲大道,不少道君跑去听讲,减少他证道的干扰。

    另外,清虚和元昌相互牵制,让元清不用担心更高层次的压力。

    “玄玉道友,不久之前刚刚帮你对付赤离上人,如今不如我等再度携手对付青莲?妾身只要他身上先天莲花,其他一概不要。”

    玄玉仙君在不远处现身,含笑看着二人,准备拿捏开价。

    青莲教主一声冷哼:“道兄,别忘了你我之前发下誓言,而且我不单单请你一人!”

    说完,虚空炸开,蜿蜒万里的黄龙徐徐现身,目光露贪婪之色盯着元清。

    元清微微皱眉:“老龙王一向跟玄玉仙界有仇,居然和他们联手?”

    “嘿嘿,天底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圣母愿意给我一定代价,我可以帮你对付他们俩。”

元清没说话,继续看向青莲教主

玄玉仙君也暗中推算:如果请黄龙王来,青莲肯定多家开价,到时候我所得变少多了。玄玉仙君暗暗盘算,这时元清下半身因为本体的关系,融入先天五色天莲

幽幽道:“除却这位老龙王,神霄天王可到了?”

    “朕也来了。”一道雷霆炸响,神霄天王驾驭一座战舰航入虚空。

    青莲教主找他帮忙,最大的一点诱惑就是九州界这个即将晋升的地级世界。

元清笑了笑:“昨日本想去找浩然圣人帮忙,却不料他前往玉京之地听道。不过仔细想想,若是他前来,他化天子应该也会过来插手。届时真仙大战,对妾身不利。”

嘿嘿,为什么娘娘认为本座只能阻道浩然,娘娘这种道门真修对本座诱惑力同样不小。黑气环绕,虚空之中多出一抹阴影。

    对一,青莲四人占据四面封锁虚空,他化天子悄然潜伏,虎视眈眈准备慢慢对她下手。

    这时,虚空又有高人到了:“善哉善哉。”天音缭绕,地涌金莲,一位菩萨飘然而至。

    胜乐菩萨?

四人神色凝重,居然把这位菩萨找来了?青莲教主隐约想到什么,迅疾对元清出手。

胜乐菩萨含笑,手持琉璃净瓶挡下攻击,以佛光宝轮牵制青莲教主。二人皆以香火愿力著称,在虚空打得胜负难分。

元清眨眨眼,跌坐虚空专心修炼。整个身体化入莲花,只剩一朵先天五色莲花在虚空吞吐元气。

莲瓣合拢又舒张,最终莲花含苞,复原为一枚先天莲子。莲子散发先天之气,周边五色光辉化作龙蛇舞动。

“先天莲子,道君本源!”玄玉仙君神色一动,飞快出现在元清身边准备收走莲子。

这莲子堪比道君之根,可塑造先天灵宝,可当做神丹蕴含五行大道突破道君境界,堪称天地绝品之宝。

他化天子等人同时出手,四人抓向五色莲子。

忽然众人被一道佛光烫伤,其中以他化天子为最,惨叫之后飞快闪开。

神霄天王定眼一瞧,那莲子显出真体,却是一枚佛光闪耀的“卍”字舍利子。

“太虚幻境?”众人忍不住想到九州一门绝学。

这时,林子轩收手专心稳固世界:“娘娘,贫道能帮忙的,只有这一点了。”

以幻术拟化舍利子暗算众人,幸亏众人根基雄厚,再没有大碍。

不过神霄天王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胜乐菩萨就在旁边,佛门可还有真仙级别的高手?而且,一颗舍利子击伤他们,那么这颗舍利子的等级真的是真仙……

舍利子逼退四人,顿时在虚空炸开一尊佛陀化身跳,伸手一抓,他化天子被佛光重创。

一击重创真仙,形式反转,玄玉仙君脸色大变:“大光明如来?”说完,转身就走。

大光明如来原名清明道君,是玄清道尊的弟子,一位道君!

道君啊!玄玉虽然有对付道君的底牌,但没准备用在这里,为青莲火中取栗,不值当!

少了一个敌人,紫金法身的佛陀主动冲向黄龙王,同时还有阵阵佛音高呼经文,一道道普度佛光欲强行度化黄龙王。

这位道君在九州界留有一道舍利子传承。元清后来继承玄清道统,这对师兄妹见面,二人达成协议。

    清明道君重归道门,届时元清助他证道。

如今元清证道就是一个明面上的幌子。暗里胜乐佛国准备转化道天,重归道门。同时胜乐菩萨想要先天莲花证道。清明道君想要趁机复活转证道门之君

不妙!如今对方布局环环相扣,唯有先一步证道才能跟师傅一起保持主动。玄玉仙君也准备证道。

黄光漫出世界,逐渐转变玉莹色的道光,整个玄玉仙界也开始在道光中逐渐晋升蜕变。

神霄天王看看四周,在不远处看到另一枚先天五色莲子。

犹豫下,弹出一道神雷轰击莲子。

莲子周边有五龙之声吟彻虚空,光影明雾中升腾五条神龙。

先天真龙身上龙鳞闪光,每一枚龙鳞皆有先天五行真文。一条真龙蕴含一种属性的先天大道,五龙皆有道君之威交织化作一尊宝轮护持中央的莲子。

这才是元清真正的底牌大罗秘境出品的先天灵宝五色天龙轮。

见元清底蕴雄厚,神霄天王默默退走,这份果断才不愧为一界之主。

相较之下,黄龙王就惨了。被清明道君杀入世界。主动自爆佛陀金身强行降服黄龙王为坐骑。

反正对清明而言,日后重归道门,佛陀金身要不要也无所谓。趁机了断因果,还可避免某些对头的干涉。

一环接一环,这边战的风生水起,玄清一脉手段赫赫。另一边真武元帅凝聚大势,更有天钧一脉布局杀人。

道门两大势力下手,更有忽帝和倏帝等人在背后关注,隐约想想玉京如今在山中讲道。怎么看,怎么是众道尊联手的计划。

玄京天中,玉京道尊观望局势,看到身边灰袍静坐的师弟,微不可察摇头。

现在,时机还不到。

玉京有心趁机会让玉恒证大罗果。但麟主在侧,恐有不利。

“只是若没有这个机会,日后想要证道可就难了。”

 

 

 

 

 

 

 

 

 

 

 

 

 

 

 

 

 

 

 

 

 

 

 

 

 

 

 

 

 

 

 

 

 

 

 

   第三十八章

玄玉仙界,在玄玉仙君刚刚回归世界准备祭炼世界证道时,世界之外轰然爆发巨力。

    天猷元帅和黑煞元帅班鹏联袂而来。一人持黑幡,一人持长剑,两位绝顶天神拼命攻击,打断玄玉仙君证道。

    元清和姜元辰同日证道,姜元辰瞬间想到玄玉仙君必然坐不住,于是招呼两个义兄。在元清证道时暗中潜伏等待时机。

结果元清找来清明道君的遗留化身,一下子逆转局势。玄玉仙君被迫回归世界。

没有青莲教主的印记,整个世界唯有他一人,以雄厚的仙界资本蜕变道体。孰料二元帅阻拦,在证道之时暗中干扰,被迫诱使玄玉仙君道化。

    最终,整个玄玉仙界在晋升天级世界后被北极宫二圣拖走。

    走之前,二人对元清吼一嗓子:“娘娘,这世界我们要了,玄玉仙界从此覆灭!”

    北极宫一向以被雇佣者的身份在虚空诸界闻名。只要有钱,就能雇佣他们帮忙。和灵祈神君的风格差不多。

    四人分工明确。一般而言,姜元辰命灵官神开辟市场,两个义兄进行巩固发展。班鹏负责传道,而天猷负责武力,最终有天蓬做靠山,四人打开局面,占据神道大运。

    清明道君看了二人一眼,察觉北极宫大兴之机,叹了口气:“就算小师妹今日证道,彼方还有另外一位道君证道,恐怕北极宫气运会继续延续。”

镇压黄龙王,强取世界之内的本源塑造真仙法身。

他化天子见事不对,主动化作阴影飘入青莲教主身边。

青莲教主和胜乐菩萨大战,二人本在伯仲之间。突然他化天子降临,青莲教主大喜:“天子,速速帮忙!”只要二人击败胜乐菩萨,趁机逃离,未来还有翻盘可能。

他化天子轻轻一叹:“本座被佛光重创,未来必被浩然圣人所趁。为防我魔道大败,还请教主搭把手。”轻飘飘一掌拍出,将体内佛光悉数转嫁青莲教主体内。

“你——”青莲教主不防他化天子一记重创,怒火中烧。而愤怒心魔正好成全他化天子,借助真仙心魔和负面情绪,恢复自身伤势。

天子对胜乐菩萨得意一笑,悄然遁入虚空回返天魔宫。

“不愧是万魔之魔。”胜乐菩萨摇头苦笑,加大法力对抗青莲教主,最终将教主的先天莲花夺取。

场中局势,瞬息万变。

诸位道君见了也一愣一愣。不过这还没完,他化天子刚刚回归天魔宫,马上一群太子反叛,众太子公主联手重创他化天子,更有儒门暗中下手,天魔宫一系就此崩溃。

“无量剑君重创,水母道君陨落,涳姆神君岌岌可危。九州大兴,玄玉仙界易主,天魔宫崩溃,清明道君复出。”

一桩桩一件件,如果单独发生,在虚空诸界必然是一时无二的大新闻。但现在嘛……

众多新闻汇聚在一起,大家彻底麻木。

眼睁睁看着水母道君的陨落异象波动,紧接着被一股新生的水德源力笼罩。玄色水官熠熠生辉,一道剑光闪耀天际,狠狠劈向无量剑君。

天蓬元帅暗中相帮,以天罡大阵困住无量剑君,兄弟二人顺势将无量剑君诛杀,又有道君陨落异象冒出。

虚空闪耀的若水剑意刺激,元清轻然一笑,五色莲花绽放,吸收水元之气运转先天五行。

一片片水光在她身边演绎五色光莲更引动九州一位女神的力量。

玄冥神女,俗名沈静荷,姜元辰的徒儿,更是元清参悟先天五行的一位同伴。在元清接引姜元辰的水光时,玄冥神女心中有感,一道剑意涌出,姜元辰的先天若水剑意完美被她接引,九道剑意一一飞出,从新晋天神境界彻底巩固。

接着,五色光辉遍洒虚空,元清顺利证道,成为玄清一脉的嫡系道君。

死了一位水母道君,来了一位真武神君。走了一位无量剑君,来了一位元清道君。涳姆神君被剥离本源,堕入魔道化作第四位魔君。清明道君欲重归道门,演金仙一脉。

最终大局已定,众道君望着这个结果,忍不出看向玄清天和北极宫。

两位新晋道君气运昌隆。尤其北极宫接连出了两位道君,又跟两位陨落道君有关,无形中接受很大一笔气运。

更得到一个完整的天级世界——玄玉仙界。

天猷和黑煞二人托世界而来,只见天蓬元帅默默祭炼万剑图这件先天灵宝,准备进一步完善北极宫的势力范围。

“我这一脉必有四圣道君出世。这才不枉我们四人结拜一场。”天蓬元帅本是开辟之初的先天元胎孕育。本应跟玄清道尊等人同辈,只可惜时运不济坠入周天云海,但如今拉出北极宫一系,同样在野望道尊之位,想要开辟北极一脉的天地。

北极天,并非以道尊开辟,而是四位道君联手模拟道尊之力。

“说来,小弟呢?”班鹏张望左右,在北极宫中不见姜元辰的身影。

“他在北冥海准备迁移自己的真武宫。”天蓬元帅将万剑图一抖,万剑图挂在虚空演化大阵,其中四角凝聚四座宫阙,围绕中央北极宫。

“翊圣前世本就是道君,证道应该顺风顺水。至于天猷,实在不行用天级世界。”玄玉仙界正好可以供天猷元帅证道。

四圣齐出,开辟宇宙小天地,便是道尊也不能忽视他们的话语权。

 

 

 

 

 

 

 

 

 

 

 

 

 

 

 

 

 

 

 

 

 

 

 

 

第三十九章

北冥之海,玄水沧沧,处处可见先天真水,奇珍异宝。

姜元辰和忽帝走在一座神山之上。

按理说,北冥海以水为主,除却冰川之外并无其他山峰。但这座山很特殊,明秀灵峻,溪水潺潺,山中一草一木皆有先天道韵。

这山,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法则凝聚的产物。整座神山,都是水属性凝聚而成的法则影响。一草一木,一溪一泉,皆蕴含一条先天水属法则。

    “这就是道君们看破本质的力量?”姜元辰漫步神山,感叹道之玄妙。

    修行有三大境界,一者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如雾中观花,水中看月,皆乃表象。一者,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明察本质,洞悉万物。虽观实相,但不入真流。更上一层,返璞归真,重新回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但目光太上超然,和最初雾中花水中月大不相同。

    “这座水中神山除却你我之外,恐怕唯道尊方可一见。”忽帝含笑道:“此山蕴水道本源,以往仅水母道君可窥其一二。”

    除却道尊的法眼以及水属性的道君,其他人都看不到这座山。

    在不远处墨翰道君眼中,姜元辰和忽帝站在云端漫步说话,根本看不到脚下这座山。

    水之道,才是忽帝的本质。

    姜元辰若有所思:“陛下何以让水母道君将本源给我?”

    促就一位水属性道君,岂非分裂忽帝本源?

    “放在你这,总比在水母手里放心。至于为什么天钧道人肯付出这么大代价……”忽帝对北冥海一指,海水漩涡涌动,浮出一面镜子。

    镜子照出归墟气象,森森沉沉的黑暗中正有一团紫气渗透归墟,侵蚀本宇宙。

    “因归墟有大敌,所以仙神联盟,道门诸仙为表诚意,愿意让出部分利益。至于水之源力为什么给你——”

忽帝自嘲一笑:“因为对天钧而言,相比促就朕更进一步,不如放在一位道君手里更安全。”

让姜元辰执掌这道本源,有牵制之意。

    姜元辰恍然大悟,正因为仙神两道彼此牵制,只能推出一个两方都认可的水属道君。自己这些年平衡仙神两道的理念,众仙神看在眼中。凭借努力得到诸位道尊认可,所以才得到这股力量。

    “只可惜你差一步,若再证一道,以五证模拟宇宙观,当有更高层次感悟。”忽帝负手悠然道:“大罗唯一,寰宇之上,若你五证当可领悟这种道意。”

    目前姜元辰勉强算四证,根本大道还是阴阳动静法门。以功德和愿力辅佐,本质还是真武之名。

    “但按事先约定,这东西给你。”忽帝解下手腕一串手链递给姜元辰。这是当初开辟混沌创造众神天宫时所得先天灵宝——混元七珠。

    七颗宝珠蕴含先天大能,可转化混沌元气,彼此还可视作组合灵宝。

    姜元辰大喜,双手接过手链,爱不释手马上祭炼。

    看姜元辰祭炼灵宝,忽帝忍不住手痒:“你也是水道道君,不如跟朕切磋一二,看看你的水道境界到底如何。”

    姜元辰同样有心印证自己所修,欣然同意。二人站在神山上,忽帝从北冥海凝聚化身,而姜元辰则真身对峙。

    玄服帝冕,腰间别着一把水蓝色宝剑。这把剑,就是姜元辰四证若水道所得道君之剑。与其说是灵宝,不若说是一位道君的本源。

姜元辰三证圆满道基,以水证道后将水元力凝聚宝剑带在身上。

此剑本就是流水所化,姜元辰解下佩剑,在手中多出一团积水。积水入地,神山所在被净水之力操控,无数剑光乱舞斩向忽帝。

忽帝一身白袍,手持权杖。见万水涌来,仰天一笑,伸手一指,诸水停滞,随即千军万马奔腾而出,反对姜元辰杀去。

姜元辰微然一笑,手中那团水重新凝成宝剑,剑尖一指,兵戈消止:“上善静德。”

如今姜元辰以若水剑道明悟道君本质,若水剑又有新的灵物。

剑意曰上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无争而无败。

水为至善至柔,绵绵密密,潺潺攸攸,千军万马奔腾,在水光中慢慢消失,最终姜元辰脚下湖泊再现,所有真水流入湖泊形成汪洋。

“海纳百川,水道渊弘。”姜元辰沉吟道,手中挥动第二剑。此剑波涛汹涌,怒浪狂潮间拥有天下至动至刚之力。真武帝临,万魔俯首。这一剑,杀伐阵阵,整座神山低鸣,万钧神力自天穹炸开,化作一剑斩下。

墨翰神君等人下意识从宫殿走出,只见姜元辰和忽帝在空中动手。

“这是忽帝陛下的大道?不对,虽然同样以狂暴和毁灭为主。但没有陛下那股万物寂灭,天地崩坏的至上归墟之力。”

“是姜元辰这小子?”

“若水道君?”

诸神观望,只见这一剑携无数水龙卷挥动。而对面忽帝伸出手,手中同样拿出一剑,跟姜元辰挥动的这一剑相似而又不同。非但一剑斩断姜元辰剑意“渊弘”,反冲向姜元辰身前逼出他的第三剑。

姜元辰微微一叹,轻抖剑身,剑重新化作清水,一滴滴水珠飘落身前,水光粼粼,万物静止。

“明光止水,至纯至静。”如果说渊弘意味着天地之动,水道至刚,那么这一剑就是大道之静,水道至柔。

柔而不争,静而不动,万物在剑光下慢慢平息,神山恢复原样。

“不打了!”姜元辰干脆认输,收起水珠,重新凝聚宝剑挂在腰间。

忽帝也收手,观望姜元辰的宝剑道:“微则无声,巨则汹涌,将动静之道和水道完美结合,你这位若水之主,真武神君,的确有些看头。水德二字当之无愧。”

无疑,忽帝承认姜元辰的水道天赋。水道之中演绎德行,自然之法明晓人生之理。

“你这剑可曾取名?”

“不曾。”

    忽帝见姜元辰腰间之剑跟他气息相通,笑道:“不若便取名玄德,玄水之德,大道无为。”

姜元辰微微一笑,算是应下。

之后,姜元辰将真武宫搬到北极天。

    姜元辰离开后,墨翰神君来找忽帝。

    “陛下,你觉得他如何?”

    “跟我们理念并不相同,但目前还不见分歧。”剑法最观一个人本质。姜元辰的剑法师法自然,以自然生万物。有水道博爱众生之态。

但忽帝的理念是宇宙归灭,重归于混沌,然后重新创世。

“他显然更理想化,若非属性不对,恐怕跟倏帝更谈得来,他没有毁灭世界的心思。恐怕那几位也正是看出这一点,才让他证水道,作为缰绳对朕施加一层保险。”

忽帝性情刚烈霸道,若不选择一位品行极佳的水道之君劝阻,恐怕未来指不定惹出什么大乱。

天钧作为敌人不方便约束,如能从忽帝身边下手,那就最好了。

 

 

 

第四十章

 

   大罗秘境,五色流光和一道玄水之光同时出现在秘境门口。

    姜元辰神色一顿,随后了然:“圣母也来秘境?”

    元清跟姜元辰前后证道,姜元辰在北冥海耽搁些许时辰,元清同样要去玄清天建立自己的道宫。她是真正的玄清传人,和清虚一起守护玄清天,道宫自然要在这里。

    同样,九州因为她的关系,属于玄清天势力范围。

    见姜元辰前来,元清在戒备同时笑道:“我和元帅交情不错,未来数千年间你我和平共处?”

    天蓬元帅和无量剑君同时证道,结果二人纠缠数千年,最终成就姜元辰的无上道业,无量剑君为此大败。

    元清不欲在未来数千年跟姜元辰纠缠,折损道业,有心和谈。

    姜元辰和元清都是九州出身,彼此之间虽关系不近,但毕竟是上千年的交情。

姜元辰点头:“井水不犯河水。”说完,在门口礼拜圣尊,前往秘境寻宝。

大罗秘境跟姜元辰以往所见诸宫截然不同,就算北冥海的帝宫亦没有大罗圣宫气象。

浑于太虚, 不生不灭,万道总持,太上源流。

刚刚走入秘境时,姜元辰眼中演绎万千水道,如今观摩圣宫可见飞云丹霄,洞焕太空 ,流精玉光,光明荫庇。处处云霭瑞光,道气纵横。

    元清在门口留步踌躇,突然跟上姜元辰步伐:“元帅是第一次来?不如妾身帮你引路?”

    姜元辰元神时根本不入秘境,天神时在玄天之域,这是他第一次来大罗秘境,看这方无上圣宫倍感稀奇。但元清来过次,轻车熟路,对姜元辰指点秘境中各种地界。

    “左边是丹房,右边是万宝阁,后面是演武台。元帅属性为水,可去后面静湖水潭一试机缘。当然,秘境最好的几件秘宝在大殿,若元帅机缘到了,不妨去大殿看看那卷万象图能不能拿。

转悠一圈后,姜元辰走入大殿,只可惜和大殿之中众多宝物无缘。眼睁睁看诸多法宝神光万道,却一件都拿不了。

毕竟属性不对啊!姜元辰颇为无奈,慢悠悠走着,路上察觉几件跟他属性相合的灵宝。但一件是剑阁之中的先天神剑,水属之剑,下品先天灵宝,和他腰间佩剑仿佛,看不上眼。一件是丹房盛放净水的羊脂玉瓶,他有玄天阴阳瓶,同样不需要。还有一面挂在宫殿门口的旗幡,跟遮天旗仿佛,也被他放过。

“真不知道拿什么。”这里灵宝太多,遍地皆是,根本没办法选择。

    慢悠悠走着,在一方水潭感觉到跟自己属性相合的法宝。

    这水潭看似立方之地,实则浩淼无尽。每一滴水,便是一个小千世界。姜元辰扪心自问,自己若涉足水潭,被万万世界碾压,恐怕再也不上来。

水潭表面波光泛起,宛如天河滚滚,白浪卷起,化作一卷先天河图。

旁边有亘古玄龟背负天书,此乃先天洛书运转九宫玄机

水潭中还有几片荷叶以及一朵荷花。玄色荷花是一座九品莲台,不逊昔年青莲教主镇教法器。周边荷叶则是一套防御盾牌,共计三面暗合三才之数。水下莲藕同样是一件先天如意,运转先天水灵之元。

    看了一圈,几件法宝都不合心意,索性姜元辰坐在水潭边上,借助水潭参悟法则。

上善若水任方圆,碧水明潭悟德。

姜元辰背后先天真武法相浮动,玄天帝君气象万千在一众天神法相中徐徐浮现。

姜元辰和天蓬元帅虽然都没说,但心中明白。如果北极天建成,只有一位主人,那就是北极大帝。按照他们俩的推算,应该和倏忽二帝位格一样,堪比道尊。

天蓬凝练的北极大尊以及姜元辰的玄天上帝,都是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不过玄天上帝非但跟大哥冲突,同样跟忽帝道路分歧。”所以,姜元辰目前压制道路,没有真正跟二人对上。

反正道君已经不朽不灭,他不着急证道尊业位。他准备努力巩固,随心而为。这次来大罗秘境,都是天蓬提醒后才慢悠悠走来。

他本因为自己慢了一步,元清已经选好法宝,没想到二人正巧碰上。

心无执念,故无魔障,在大罗秘境中得神光洗礼。玄天上帝法相反而进一步凝练,腰间佩剑连同身上几件法宝同样被圣宫光辉照耀,消除其中杂质。

    突然,大罗秘境飞来一道紫光,没入姜元辰眉心。

    随即,姜元辰被传送出秘境。

    “这就出来了?”内观紫光,紫光藏于泥丸宫中一动不动,似乎有灵一般吸收姜元辰精气壮大。

    “这是何物?”姜元辰祭起紫光,一片辉光落下,在眼前炸出万里真空,似乎穿透一层屏障,无尽归墟真水涌来,却被圣宫禁法抵消

“大罗秘境在归墟?”姜元辰一惊,连忙跳到归墟查看。

黑压压的毁灭真水破灭神光,姜元辰忙拿出真武遮天旗抵挡,走在黑水之间,将诸多归墟真水凝练一枚宝珠。

走了不知多久,见前方有一道倩影

五色光莲舞动,玄清道气莹然,十二品宝莲护持元清站在归墟中勘测。

    见姜元辰归来,元清颔首:“元帅选好了?我看元帅在宫中静思,便未上前打扰。

    姜元辰知道自己闭关日久,道谢后问:“娘娘这是?”

    元清伸手一指,没有说话。

姜元辰顺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一片紫雾弥漫,吞没一座世界废墟慢慢转化元气法则。

紫雾中仙境若隐若现,彷如另一片大道世界。

    “这股力量并非我界所有。”姜元辰瞬间想到忽帝所言:“异界入侵?”

    元清面色沉重,她明白,异界入侵意味着自家师尊彻底陨落,没有挡下异界道尊的攻击。

    不,如今应该称呼为道祖。

一位道祖攻击,显然他们这边承受不起。

既然碰到了,不能留它!姜元辰顺手将刚刚凝练的宝珠打下。宝珠蕴含万千归墟真水,瞬间爆破将紫雾吞没。

元清见姜元辰果决,同样挥舞五色神剑。五行循环,玄清至高,一剑斩下,紫雾被玄清道光吞没。

“玄清道光?”紫雾中似有一声诧异,一道仙识遍扫而过,姜元辰二人心中一凛,这仙识蕴含之威绝非二人可比。

“小丫头,玄清的徒弟?”似笑非笑,紫雾随即隐没。如今刚刚来到此界,还不是跟此界道君交手的时候。

    “自归墟而起,五千年内必有大变。元帅,好自为之。”元清轻轻一叹,化作彩光回归玄清天。

    姜元辰站在归墟观望,他从这股气息中察觉到什么。

默运元神,查看周天,推算阴阳之道。

忽然,一缕灵机涌动,天蛇盘于灵龟之上徐徐浮现在姜元辰身侧

天蛇衔芝,姜元辰伸手拿下,芝草上浮现天机,朦胧玄奥,变化莫测。

端详之后,芝草化作天光散去。

“果然,他是异界之人?”这说的是姜元辰少时认识的李文。

李文是太虚道宗修士,当初姜元辰和李文论道之后,才逐渐领悟动静阴阳之法。如今想来,此乃冥冥之中安排。李文乃异界道君转世,但本界岂会没有防御之策?故而姜元辰凝练阴阳动静法门时,得天地一缕大道气运眷顾,分去李文的大运。

    “我之所以能证道君,便是为针对他?”

    毕竟是一方完善宇宙,异界入侵,其中生灵或许不知。但天地岂会不知?本能的排斥让天地寻找相应的气运之子。

    本来姜元辰不当入选,怎奈姜元辰和李文接触,并且参悟阴阳动静法门,由此跟李文相生相克。后来落入玄天,更进一步获得先天大运。

    这一帆风顺背后,就有天意冥冥在推动。

“不过目前李文已死,这缕气运彻底被我熔炼。”姜元辰明了因果,深知自己和异界的大因果。

在归墟之中凝练数颗归墟宝珠,设置禁法归墟深处,只要归墟有人触碰废墟世界,宝珠自爆立时引动归墟之力同归于尽。

布置众多陷阱后,姜元辰放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