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行业动态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2020-09-04 07:26:19不会飞怎么拯救地球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只有一个和尚,和尚的名字叫蛋蛋。蛋蛋一个人在山上住很孤单,每天砍柴、挑水、念经,日复一日,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全部记忆便是如此。

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上山砍柴,在一个老树下发现了一只奄奄一息、浑身是伤的白色小狐狸。蛋蛋看着不忍心,觉得这样下去,小狐狸不是被狼咬死、就是在夜里冻死,于是把受伤的小狐狸抱在怀里,带回了寺庙。此后,蛋蛋每日便多了一些事情做——照顾小狐狸。在蛋蛋的细心照料和爱护下,小狐狸身上的伤慢慢愈合了,又可以活蹦乱跳了。庙里也不再是冷冷清清的只有蛋蛋一个人。小狐狸经常陪着他挑水、砍柴、念经,蛋蛋也经常念书给它听,虽然他觉得小狐狸未必听得人的语言,但是透过小狐狸看他读书那种认真的眼神,他相信它是能理解的。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也一起上山野游,小狐狸经常淘气调皮的欺负蛋蛋、然后再摘一颗树上的野果子哄哄蛋蛋,蛋蛋也从来不真的生气,只是觉得很幸福。

日子过得很快,小狐狸又长大了一些,看起来几乎是一只成年的狐狸了。然而有一天,当蛋蛋从外面挑水回来,却发现小狐狸不见了。

蛋蛋非常着急、撂下扁担,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圈也不见小狐狸的踪影,甚至连狐狸毛都没见着,就像它从来没有存在过。蛋蛋瘫坐在庙门口的台阶上,又沮丧又担忧,不知道在他出门后小狐狸发生了什么,还会不会回来。蛋蛋难过的想,小狐狸大概是厌倦与他相伴的日子,回它的故乡了吧,毕竟它也有自己的家人,而它的伤已经痊愈了。

夕阳西下,山脚下村落炊烟升起,蛋蛋几乎要放弃了,却在抬头之际,见远处袅袅婷婷走来一美人,手中抱着一个洗衣的木盆,正是庙里那个。蛋蛋疑惑,这是哪来的姑娘,这么晚还来庙里作甚?


那姑娘一身白衣,望着蛋蛋笑脸盈盈,水汪汪的眼睛中透出的熟悉神情,像极了小狐狸平常窝在蛋蛋身边凝视他的眼神。大概是太思念小狐狸而产生错觉了吧,蛋蛋想。他缓缓站起来,坐僵的腿有些许不太受力。那姑娘把洗衣盆放在井旁,走向蛋蛋,轻声说,我叫白灵,就是那只你救起的白狐狸。

蛋蛋大惊,不禁退了半步,上下打量白衣美女,竟一时半响说不出话来。百灵见蛋蛋一时间难以接受,并不嗔怪,反倒拉着他走进卧室,在床边坐下,又倒了杯茶给他,沉吟片刻,才细声细语缓缓道来。

原来她本是住在山林里的一只野白狐,调皮贪玩遇到了猎人,被穷追不舍追赶至此,因浑身受伤、体力不支倒在树下。本来她命中的气数已尽,该与尘缘告别,却不料被蛋蛋发现又捡回了庙里,经过悉心照料、每日听经咏佛,竟不知不觉续了一条命。

不仅如此,和蛋蛋度过的这段日子也是小白狐这一世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小白狐既感激又遗憾。感激的是因为蛋蛋的善念她有幸结下佛缘并延长了几日寿命,遗憾的是时间有限她却只能以白狐之躯陪伴。虽然能长卧在侧却无法言语、倾诉衷肠,只能通过眼神倾注所有温柔。而即使如此,这样的日子又能延续多久?她恐怕自己仍活不过成年。

然而就在前几天,她跑到后山去玩,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精致的古老小匣子,半截埋在土里,半截露在外面。小狐狸好奇,用爪子扒拉开下面的土,叼起小匣子跑到一个大岩石下面,才打开了木匣。令小狐狸失望的是,里面什么有趣的、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只有一缕野猪的鬃毛,干巴巴的像是放了几百年。

她无精打采的想把木匣关上,却赫然看见盖子的内侧刻着一些文字,这些字小狐狸在蛋蛋的书里面见过,大部分也都认得。小狐狸仔细辨认,大意是:打开此匣者,可以放入自己的毛发、指甲、皮屑等,根据咒语任意变成各种样子——动物可以变成人、人可以变成动物,诸如此类。但因此举乃逆天而行,一旦咒语解除(即把信物拿出匣子),变幻者将在12个时辰之内先变回原来的模样,再飞灰烟灭、魂飞魄散。小狐狸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些文字,内心竟生出一团蠢蠢欲动的兴奋,那一点点希望的火苗被腾的一下点燃了。

百灵讲到这,后面发生的事就可想而知了。她犹豫了几天,今天早上终于下定决心,把小匣子翻出来,将那缕干巴巴的猪毛捡出来扔掉,又将自己的一些毛发放入小匣子里,念了咒语。不出几分钟,小白狐果真变成了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百灵说完这些,天已经完全黑了,蛋蛋也从刚才的震惊逐渐恢复了平静,甚至是欣喜!

两人含情对望,彼此心中的相思之苦早已了然于心。此时千言万语抵不过相拥而立,蛋蛋想,这也许就是他修行必渡的情劫吧,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想再跟小狐狸分开。这么多年苦守清灯,慈悲为怀,早已忘记了岁岁年年、和自己的曾经。在他的记忆里,除了小狐狸,便只有一个人守着这座孤庙的寂寞回忆。

春宵一刻值千金,幸福炽烈的燃烧成熊熊大火,两人都筋疲力尽的陷入沉沉的睡眠。夜很静,呼吸很均匀,空气很甜蜜,一切很完美,一切又透着残酷。太阳照进来,百灵睁开眼,愕然发现蛋蛋已早无身影、取而代之身边竟躺了一头野猪,毛色正如昨日她从匣子里扔掉的一样。白灵大惊失色,连忙后退躲避,愣愣的望着仍熟睡的野猪,而后扑向野猪的脖颈,嚎啕大哭起来。蛋蛋被这一阵慌乱惊醒,睁开眼呆呆的望着梨花带雨的白灵,又看看自己的手脚,顿时过去的记忆如触电般又重新回来了,而他一度以为那些记忆只是他常做得一些梦境。在交相悲痛中,两人发现蛋蛋逐渐变得透明,周围腾起幽暗的一圈光晕。


原来,在很多很多年前,这座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这个老和尚在一次下山化缘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猎人正在围剿一只野猪。眼看野猪已经招架不住,不断向老和尚投来求助的眼神,老和尚善心一发,便上前制止了这场狩猎,解放了野猪。

在回庙里的路上,老和尚发现这头野猪一直跟着自己,赶也赶不走。过了几天,野猪仍然守在寺庙周围不肯走。当天晚上,老和尚便做了一个梦,野猪托梦给他,说希望能变成人形,即使终身侍奉佛祖也可以,不想再作为一头野猪被人围猎。醒来后,老和尚对这个梦念念不忘,他想起庙里的确有一个宝贝古匣,可以施此类法术。

他想,自己已经年迈,离归西不远,现在又没有继承人愿意来此处一辈子守着一个破庙,既然这头野猪有此佛缘、也有此悟性,不如一箭双雕了了彼此心愿。于是他偷偷剪了野猪一缕鬃毛放入匣内,又将小木匣埋于后山,希望永远不要被人发现这个秘密。

野猪终于变成了蛋蛋,继承老和尚衣钵守护着这座古庙。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随着时间流逝,小古匣竟被小狐狸发现,又生出这些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