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秦安婚姻市场有多扭曲,看看这位父亲含泪写下的文章
行业动态

秦安婚姻市场有多扭曲,看看这位父亲含泪写下的文章

2020-10-05 12:44:02秦安微生活资讯平台

点击关注,秦安第一资讯杂志,最受欢迎的资讯平台




编 者 按

婚姻的本质是两个人爱情的结合或者以培养感情、共同生活为目的的缔结。在婚姻中,彩礼等物质性的东西仅仅是锦上之花,是为了成全美满的婚姻。

此外,一个女人,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要先让自己变成什么样的女人,这样才能与自己想要的生活匹配。一味地索取、甚至将婚姻作为幌子而行其他目的之实,不但是对婚姻本身的亵渎,而且是对自己的羞辱。任何时候,女人通过嫁人永远不能致富。能嫁入一个好的家庭,获得很多很多钱,不是你索要来的,而是婚姻主动赐予你的。

以下这篇文章所描写的整个事件,编者从一开始就开始了解。但后来知道结果依然吓了一大跳。文章中的儿子,长得英俊潇洒,且有自己的职业;文章中的父亲,善良、勤劳,刚修建了宽阔、美观的庭院。这样的人家,在秦安算也得上是安逸的家庭了,但事情最后还是以10万元的房款不欢而散,且给男方家留下无尽的伤痛。

多么希望,家乡的婚姻市场能摆脱金钱的怪圈,摆脱金钱至上的病态思维,从而真正走向爱与生活本身。

————王托弟

正  文




事情还得从2016年5月22日说起。


那天,女方给我们说怀孕了,要和我儿子回家结婚,我就答应了。俩人回来以后,她说不同意待在家里(我家在陇城,她家在五营),要我们给钱让她俩去兰州住,等我们把婚礼的一切准备好了才回来。这样,我们就给了女方2千元、我儿子2千元,让他们暂去兰州生活。


6月3日去兰以后,我们就开始为他们准备办婚礼。期间,因俩人发生小矛盾,她母亲逼迫我和我妻子晚10点包车去兰看她女儿(原因是她托人告诉她妈,表达了我们不去就见不上她了的话)。于是,我俩就包车晚10点从陇城出发,凌晨2点多到达兰州。


4号、5号给她求情、下话,6号我们答应婚事由她决定,想好了打招呼给我们,再去她家里商量婚事。


18号打电话给我说,现在同意去她家商议了。22号她妈要求我和媒人来她家商议此事,提出要10万元以后买房钱、12万元彩礼、6千元菜水钱(给女方绑的钱待定);答应送礼那天会给我还1万元作陪嫁礼物;送礼日期定在6月28日,结婚日期定在7月11日。


这样,我就四处张罗在亲朋好友那里借钱。


为了彩礼,把我妻子操得神志不清,半夜惊醒神经失常,叫人大夫掉了三天水才得以缓解;我也为了钱吃不下、睡不着。终于在27日晚凑齐了13万元。


这天,家里把媒人和亲房请来坐坐,第二天送礼去。晚上媒人和亲房3人应邀而来。按我们这儿的习俗,男方给女方彩礼都只能拿少没有多的,且从古至今有十礼九不全的说法,但我们采取诚信、善良的做法,彩礼一分不少准备给她们。可我的想法没能满足媒人和女方家的心愿(媒人和女方是姨表妹关系,他们串通在一起,这事我后来才知道)。媒人在我们当面就给女方家打电话问还有何要求,女方家说那1万元钱不退了(就是先说的做陪嫁会返还给我们的钱),她们自己用来买家具;还有,我们准备给女方绑的4千元太少了,我们答应再加4千元。


在我借钱无门之下,我就又连夜在开小卖部的亲房那里,10元、20元地凑了4千元。


第二天,也就是28日,我们就把彩礼给她们送去,总共13.4万元;外加买3金、衣服给1万,其余零钱没有算。那天,她家共拿现金14.4万元。因彩礼遂她们心愿,也就没说什么;家里他爸妈提起买房的10万元,还要给女儿买部好手机,我就搪塞着结束了(那天,女方还在兰州没有回家)。


可是,事情还不是我所想。


在当天晚上,我打电话把所有事实告诉给女方的同时,也提起了10万元房子钱(10万元对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来说也不是个小数字;在当时,彩礼和家里花销加起来也18万元了,这10万就要求助银行贷款。贷款的事我给她爸妈、媒人都说了——就是贷上,利息一年都要1万元)。谁想到她对我是冰冷无情的回答:“贷款就贷款,款贷上打在我的名下。”当时的我无言以对,心凉了许多。我在想,为何给她家把彩礼全给了的同时,女方竟变卦把买房的钱打在她的名下,那和再给她10万元有何区别。虽说有些想不通,可婚事是每个人的终身大事,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个家,我也就在银行跑贷款。


离结婚日期还有13天时间,我每天既跑贷款,又为操办婚事的一切做准备,每天和家人都顾不上吃饭地忙着。农村办婚事不是很简单,用的各种东西都要提前预定,儿子的舅家和舅爷爷都要提前十天礼物拿上去他们家里去请;亲戚、朋友也要通知下请帖;还要订厨师、水产品、肉食、馒头、烟、酒,摄像、婚纱照婚礼用品、婚礼用车……一切准备工作在做着,我也每天在银行问钱是否能很快到位。


就在7月2号那天媒人,来我家问这10万元的事,她的口气也非常生硬,一定要把钱打在女方的卡上,别的任何方式是不同意的。那时,钱也还没贷上,    结果也就不欢而散了


在6号的晚上,女方打电话又逼问10万元的事。由于钱没有贷上,我给她作了解释,但贷款的事我还是没有停地询问着,结果在当天晚上女方又给我儿子打电话说,如果10万元在结婚以前打不到她卡上,就要退婚。


我儿子听到她拿退婚当儿戏的这话,也非常害怕,但给我们没有说。


第二天,也就是7号的早上,她以叫我儿子买家具为由,故意找事要退掉这桩婚事,理由是我不讲信用,说话不算数,不把10万元打在她的卡上。上午10点多时,我正在银行看贷款,她打电话要我马上过来,有事跟我说;当然,说话不是一般的口气。我就慌忙赶过去。看见她气势汹汹的样,也没多说什么。这时,她也把她爸妈从五营打电话叫到陇城镇上来了;还在电话里叫了媒人,意思是要说个究竟。看见她很凶的样子,我也内心很害怕,一直没有说什么。在我和她父亲的面前,两手叉腰,手指在我儿子的脸上,凶恶地喊叫着。她爸也说拿不来要退婚,说着他们在女儿的婚事上要的钱是最少的之类的话,在媒人的药店里闹了快2个小时。媒人回来了,她的表情对我十分阴冷,一句话也没说。那时,女方和他爸妈就走了。我怕惹怒他们,默默地坐在那里。


最后,想办法在街上饺子馆找了个地方,准备给她们说明内情,能得到她们的理解。在我万般无奈之下,我还请来了银行工作人员来解释贷款不能到位的经过(银行工作人员我给说了事情的原因,也得到了他们的同情,也愿意帮我解释此事),证明我真实向银行贷款,以求她们理解。


我从下午1点多和银行工作人员在饺子馆等她们到来,打算说清款不能到账的原因,可是下午给媒人打三遍电话,他都以忙为由说“等会再来”。晚8点多时,银行人等不来就走了。无奈之下,我亲戚和我儿子在一饭店才找到他,强迫叫来商议此事,他很不高兴地来了。我们和媒人协商,就是想知道以怎样方式才能让女方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最终,他要求我们只能去两人,其中一个人说话,另一个没有说话权利。最后勉强答应了我们去三人:我,我儿子,和我的一个亲戚。


晚上十点多去女方家商议。


因为距婚礼的日期只有2天了,我们的确怕她们有所变化。这时候,我们的家人也来了,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她们宽容的结果。当我们和媒人四人去她家作解释的时候,她们一家三人没有缓和的余地,蛮横无理,最终以10万元拿不到手要了结此事。她们说夜深了还要休息,就把我们赶出家门,我们就这样无奈地离开了。


第二天,——就是9号——是农村最重要的礼节“送婚书”,我儿子和我外甥两人带上所用之物和礼品去她家送婚书,她再次以没拿10万元把两人赶出家门。这时的我开始绝望了,难道为了这10万元买房钱拿不到手,她们确实要了断此事吗?我们一家人感到天要塌下来了,六神无主不知该要怎么办才好。因为远方贺喜的亲戚朋友已经陆续来了。还有不到两天时间我该怎么办?那面,媒人一会叫我找钱商量此事,一会儿说私自了结算了,一会儿要把婚期推迟等钱找够了再说……说法让我哭笑不得,悲痛欲绝,内心一片忧愁,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无奈之下,我只得把还没到来的亲戚、朋友都退掉。可想,我们一家人那时是何等的悲恸,真是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清晨——就是10号(11号是结婚的日子)——我就请来了我们亲房的人商量此事该咋办为好。此时媒人打来电话又说10万元再不提了,要我去跟女方家商议此事。我已被折腾的火冒三丈,把媒人骂了一通,最后就和亲房、我外甥3人去找到媒人说明结果。媒人又说要退彩礼,他可以钱一分不少连同她家拿去的礼品一起退还.他的这种说法,我信以为真就勉强答应了(因为彩礼里面还没包括买三金和衣服的1万元、婚纱照3千,其他花费钱没算)。


就这样,我2个亲房和媒人共3人去女方家退彩礼。结果从13.2万元的彩礼中减掉她家所买的陪嫁用品;连她们买的衣服、袜子都归我们所有,折成钱扣除掉;还有送礼那天到她家吃饭费用总共7500元都详细算在一起,让我们出钱。所有扣除完剩11.45万,可女方请来那个策划算账的人说还算的不理想。


我们还蒙在鼓里,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谁知她们是有步数、计谋的。他们丧尽做人的良心、道德,无视法律的公平,所做的才是事情的开头。当账算在这个地步,女方出现了,说自己已怀孕三个月了,把她的事处理完再说退钱的话;她家里人表示完全不知此事。就这样我的2个亲房和媒人就一同回来,临走时她说要处理就快点,在两天内需把事处理完。


把我们折腾得无法可想的时候,我们也尊重她们的意见,就叫上参与这件事的每个人——共6人——10号下午又去她们家商议此事的解决办法。这时,媒人也就直接去她家那儿等候。她们也叫来了专门说事的人,旁听者、亲房和一位喝了酒给我们厉害的人共7人。我们就开始对事情商议,女方专门请来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做当事人,他说前讲后,全是自己的道理。对我来说在这种事上也不懂,只有听他的叙说。最后仍然说以女方处理完怀孕之事再说退彩礼。我们以为怀孕是男女双方自愿所为,他们自己商量处理办法。这样,通过男女本人商议,结果是女方要做人流,所剩11万多元全赔偿给她也不够。经过劝说和派出所人员调解,以做人流需4万元费用达成协议,最终退还我们8.45万元还有她们买的陪嫁用品,就了结此事。


在这件事上,我们给她们现金13.2万,三金衣服1万,结婚照3千,去兰州路费2千,共计14.7万。这都是我亲手给的现金,其它费用也没算。她们所做的一切不知是无视法律和道德的公平,还是在故意诈骗我来之不易的钱财呢?


就这样我们损失钱财8万多元,难道这就是她们的阴谋吗?当我们把一生所有的精力花在儿子婚礼上的时候,她们竟是这种做法。


此事是不是对她们来说很随便?是不是她们给我的陷阱?我们一家人不但经济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精神上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八十岁的老父亲为此事卧床不起,妻子因操劳过度生活都无法自理,儿子为此事抱头不起,只有我强忍悲恸。这时的我想起了法律,它对每个公民都是公平、公正的,我要用法律为我作证,指明我们一家人生活的方向。


(这此都是我的真实记录,谁是谁非任凭他人言说。)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