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他一生冒死犯难振臂一呼而让历史改道世界改观,500年后全球人在纪念他.
行业动态

他一生冒死犯难振臂一呼而让历史改道世界改观,500年后全球人在纪念他.

2020-08-17 12:36:42德国华商

点击上方德国华商关注公众号


《华商报》作者团文化探秘之旅

寻访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遗迹

高关中

德国《华商报》编辑部发来消息,由修海涛总编带队率领作者读者团,走进历史隧道,追寻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的足迹。听到消息,我立即报名。这有两个原因:其一,今年恰逢宗教改革500周年,堪称500年一遇的机会,而宗教改革与其前的文艺复兴和后面的启蒙运动一起,并称为欧洲三大思想解放运动,对西方的兴起至关重要,对其它文化圈的发展也有借鉴作用;其二,修海涛总编是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以来中国第一批历史专业的科班,又是主攻欧洲宗教改革的专业学者,当年曾在中央党校为高级干部讲课。这次有修海涛总编亲自带队主讲,我们享受的可是省部级待遇啊!一定能够涨知识,机会难得!三天旅途下来,果然此行不虚。

宗教改革的摇篮——维滕贝格

10月20日(周五),我们从德国各地赶到维滕贝格(Wittenberg),这是路德揭开宗教改革序幕的地方,因此全名路德城维滕贝格。我们下榻的酒店就叫路德旅馆。

德国《华商报》作者读者团在维滕贝格市政厅内与市长合影

 

维滕贝格位于柏林和莱比锡之间,以基督新教圣地闻名于世,被誉为“新教徒的罗马”。下午5点,维滕贝格市市长Torsten Zugehör在市政厅亲自接见了我们,他借助纪录影片,介绍了这座城市的情况:维滕贝格位于易北河畔,人口4.8万,有河港、化工等工业和温室种植业,西红柿等蔬菜大量供应柏林等大都市。维滕贝格是曾为萨克森选侯的京城,1502年创办了一所大学,是德国最古老的高等学府之一,路德曾在此任教,19世纪初该校并入哈勒大学。但在维滕贝格的老校区保留有语言培训机构,欢迎来自世界各国的学子。 

德国《华商报》总编修海涛代表作者读者团在维滕贝格市政厅留言薄上留言。据市长说,修总编坐的那把椅子是之前丹麦和瑞士的国王拜访维滕贝格市时签名坐过的椅子。当然德国总理总统来这里也要做在这里签名。

 

市政厅位于维滕贝格老城中心,为文艺复兴式建筑。门前的集市广场(Markt)竖立着宗教改革运动发起者路德的塑像。他身着长袍,手捧圣经,仿佛正在宣讲宗教改革。广场东侧还有一座雕像,纪念路德的战友、大学者梅兰希顿Melanchthong1497-1560)。他是维滕贝格大学的神学教授,对新教理论的系统化贡献良多。路德死后他成为路德宗的主要领导人。汉学专业出身的牧师Eva Ursula Krüger女士与修总认识,她驱车700公里前来与我们相会,并送给每人一把有“路德玫瑰”图案的团扇作为礼物。

愉快相会在维滕贝格。左起:汉学家牧师Eva Ursula Krüger、维滕贝格市市长、本报总编修海涛,手拿印有路德玫瑰的纪念扇子合影

 

从市政厅西去,就到了圆塔高耸的宫廷教堂Schlosskirche),因毗邻萨克森选侯智者腓特烈的宫殿(现为博物馆)而得名。当年是诸侯的礼拜堂,也是大学的教堂和礼堂,路德在此被授予神学博士。1517年10月31日(万圣节的前一天),路德把他的《95条论纲》钉在这座教堂的木门上,掀起了席卷欧洲的宗教改革运动。1760年因大火木门被焚毁,后改装铜门,门上刻有拉丁文的路德论纲。路德墓也在该教堂内,位于讲道坛的下面。

印有路德《95条论纲》的教堂大门

 

宗教改革的背景是教会的腐败。德国历史上皇权衰落,皇帝没有多少权威,像我国春秋战国时代的周天子一样,甚至不如一个大诸侯。而教皇教会则利用这种形势掠夺压榨百姓,也逐渐丧失了威信。中世纪的德意志,曾长期是罗马天主教廷最大的掠夺对象,人称德意志是“教皇的奶牛”。那时人们普遍信奉天主教,教皇向教徒征收什一税,甚至宣扬炼狱(死后暂时受苦以炼净罪过之地)的概念,出售赎罪卷来榨取金钱。教会诱使人们慷慨解囊,说为救出炼狱中的灵魂把钱投入银箱里,购买赎罪券,只要当钱落到箱底叮当响着的时候,那祖先在炼狱里受煎熬的灵魂马上就飞升天堂,自己犯罪了今后也可以免除炼狱之苦。

维滕贝格市政厅广场上的路德雕像。在当时,只有贵族才有资格立像,路德是德国第一位在市政广场树立雕像的平民


路德对此深恶痛绝,勇敢地站出来口诛笔伐赎罪卷。他的《95条论纲》正是反对教会腐败的檄文,抨击教皇发售所谓赎罪卷的政策,因而掀起了宗教改革运动。当时正逢欧洲的铅字印刷术诞生(1455)不久路德的文章付印之后,迅速传播。一时之间,反对天主教会的运动犹如干柴烈火,成燎原之势,席卷德意志各个角落。许多地方与天主教决裂.以路德教义建立了“基督教福音会”,称之为新教。天主教的势力大为削弱。两个教派长期斗争,后来还酿成诸侯混战的三十年战争(1618-1648)。今天天主教只在德国南部占优势.而新教在德国北部占优势,这种局面的形成就是宗教改革的一个结果。

宫廷教堂内的路德坟墓

 

宗教改革打破了天主教会的垄断地位,摧毁了天主教会的精神独裁,促进了人们的思想解放,德国最早的古典哲学家如莱布尼茨和康德等都出现在宗教改革以后。宗教改革也在其他国家如英法荷瑞士和北欧爆发,产生了新教各种宗派。今天全世界共有新教徒8亿人。

本文作者高关中


市政厅东邻还有另一个著名的教堂,叫圣玛琳城市教堂(St.Marien Stadtkirche),哥特风格,正面竖着双塔。该教堂华丽的祭坛修建于16世纪,祭坛画是德国大画家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1472-1553)的传世杰作。1521年在此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新教敬拜活动。1522年路德开始站在此教堂著名的讲经台上传教布道,据说他一生在此布道2000多次,宣传宗教改革的理论。1525年路德在此迎娶了出身贵族的修女卡特琳娜·封·波拉(Katharina von Bora)。从此基督新教的牧师结婚成为惯例。他们的6个孩子也在这里接受了洗礼。这里可以说是宗教改革运动的发源地。

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恩丽与卡特琳娜·封·波拉雕像合影


维滕贝格还保存有路德故居(Lutherhaus),在城东头。这里以前是一座修道院,后来成为路德的家。如今辟为纪念馆,其中有路德的房间(Lutherstube),还展示路德的各种私人物品,保存着许多宗教改革时期的文档资料和路德的手稿。

结束一天的旅途,作者读者团在当地路德酒店共进晚餐


路德的诞生地——艾斯莱本

1021日(周六),我们游览完毕维滕贝格之后,向西南方向驱车100多公里,来到了路德的诞生地——艾斯莱本(Eisleben)。艾斯勒本在哈勒以西20多公里,是个2.4万人口的城市。14831110日,宗教改革家路德诞生在这里。城中心的市集广场上市政厅前矗立着这位宗教改革家的雕像。

城中心的市集广场上市政厅前矗立着这位宗教改革家的雕像。背后有路德返回家乡最后四次布道的教堂St. Andreaskirche

 

路德诞生的故居Luthers Geburtshaus在老城东部,早在1693年起就成了一个纪念场所。它在近些年彻底翻修,增建了展览馆,集中展示路德的家庭及其成长的社会环境。他的父亲汉斯·路德曾当过矿工,靠租用领主三座小熔铁炉起家。逐渐发迹。自办矿冶雇佣工人。并当上了曼斯菲尔德(Mansfeld,在艾斯莱本附近,路德一家后来搬到此地)议员,跻身于市民阶层的行列。在父母严格的宗教教育下,路德从小熟知使徒信经、十诫、主祷文及赞美诗,接受了传统的基督教信念。

在路德出生的房子院子里合影。左起:昔月、恩丽、杨悦、傅汉豪、修海涛和唐旭萍

 

1498年他进入艾森纳赫(Eisenach)的一所拉丁文学校,他在这里度过3年的时光。1501年,18岁的路德进入爱尔福特大学学习语法、逻辑、哲学、天文等,到1505年取得硕士学位,奠定了从事宗教改革所必备的学识修养。接着,他遵从父意攻读法律。717日,他突然弃绝尘世(据说他遇到暴风雨闪电,似乎是上帝的警告),遁入爱尔福特奥古斯丁修道院Augustiner Kloster当修士,成为修道僧。1507年秋,他来到维滕贝格大学学习,次年讲授伦理学。1511年,路德因公赴罗马,目睹了罗马教廷的豪奢腐败。1512年路德在维滕贝格获博士学位,成为神学教授。路德从赎罪卷入手开始对天主教会的批判。这就是宗教改革的背景和起始。我们的参观票一票两用,除瞻仰故居外还能参观其去世的房屋Luthers Sterbehaus)。一个靠思想彻底改变了欧洲并习惯于浪迹天涯的人,最后在他出生的地方去世,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奇怪。然而出生于此地的路德做到了。其实也是事出偶然。15461月他离开维滕贝格,坐马车沿奔波五天回到家乡艾斯莱本,住在艾斯莱本城西的一栋房屋里。这次旅行,本来是为了帮助曼斯菲尔德伯爵调解一桩法律纠纷。那时路德已60多岁,身体不佳,再加上旅途劳顿引发心脏病。在最后达成协议第二天218日,他就去世了。如今这座老屋里保留着路德逝世的房间,和他最后弥留之际的画像。艾斯莱本还有路德接受洗礼的教堂——圣彼得保罗教堂以及路德最后布道的圣安德烈教堂。

在路德去世的房屋大门合影。左起:本文作者高关中、总编修海涛和作者昔月

 

 

路德死后,遗体运回他一生久居的维滕贝格,葬在宫廷教堂。1996年,路德诞生地艾斯莱本和宗教改革发源地维滕贝格和一起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路德翻译《圣经》的地方——瓦特堡

1022日(周日),我们来到德国中部城市埃森纳赫(Eisenach)。这座小城4万多人口。城市不大却处于德国版图最中心的位置。其实,埃森纳赫不仅是德国的地理中心,它也是对德国文化和历史有过重大影响的地方。1498年,路德15岁来到这里,在此学习了三年拉丁语,打下了学养的基础。我们参观了他寄宿住过的老屋,一座半木结构的建筑,当年他在此受到科塔(Cotta)一家的照顾,如今辟为路德故居纪念馆(Lutherhaus)。

路德在艾森纳赫(Eisenach)学习拉丁文时的住处

 

 

一个多世纪以后,最伟大的巴洛克时代音乐家巴赫(1685-1750)出生在附近一座老屋,即巴赫之家(Bachhaus),如今办有纪念馆,竖着巴赫的铜像。巴赫后来进入路德曾经求学的学校。这么说起来,他们还是相距百年的校友呢!巴赫的创作标志着德国民族音乐的开端,对后世音乐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读者作者团在巴赫雕像前合影

 

埃森纳赫最驰名的古迹不在城内,而在城西南山上,这就是建于11世纪的瓦特堡(Wartburg)。我们乘车到山下,沿林间小径登山游览。这座古堡建在山顶,居高临下,形势险要。堡四边都是陡峭的高墙和悬崖。围墙之上筑有雉堞。城堡只有一个入口,前有吊桥,两根粗大的铁索系在桥的两侧。堡内分前后两院。主要建筑罗曼式宫殿位于后面的庭院。中世纪时,这里常有抒情歌手前来演唱赛歌。瓦格纳的歌剧《汤豪泽》就叙述了前来参加赛歌会的歌手汤豪泽与城主的侄女伊丽莎白的爱情故事,极其缠绵而又悲哀。前院有路德当年住过的小室。它是一间木屋,室内有一个大壁炉,一把椅子,一张老式木桌,木桌上陈列着一本德文圣经译本。

路德当年翻译圣经的工作室

 

路德怎么会来到瓦特堡呢,这要接着维滕贝格的事件说起。自从1517年路德发表《95条论纲》掀起宗教改革运动以来,成为天主教会的眼中钉。教皇起初以红衣主教的神职为诱饵,要求路德撤回《论纲》,被路德拒绝。 

1520年,路德发表了宗教改革的三大论著。其中《致德意志贵族公开书》,呼吁建立不受罗马教廷控制的民族教会。还提出“人人皆僧侣”的原则,否认高踞凡人之上的僧侣阶层。第二篇《教会被囚于巴比伦》,主要抨击天主教的圣礼制度,认为天主教所规定的七种圣礼,即洗礼、圣餐、忏悔、坚振、婚姻、授职、临终膏油中,只有洗礼和圣餐可称为圣礼,甚至提出:“即使没有圣礼,信心也可救人”。第三篇《基督徒的自由》则是对“因信称义”原则的全面论述。路德说过这么一句话:“信徒和上帝,犹如两个相爱的恋人,他们之间不需要第三者。”他的主张也就是“因信称义”的基督新教原则,强调信徒只凭借信仰,就可以直接同上帝沟通,不需要以教皇为首的神职人员(主教、神父等)做中保。而天主教会认为教会是人与上帝进行交往的媒介。因此路德宗亦称信义宗。德国人对宗教的观念深刻地体现在这位圣者的“圣言”之中。同年教皇发诏书勒令路德悔过,否则革除教门。路德在维滕贝格大学生和市民们的支持下,当众将诏书付之一炬。

152141726日,路德出席了在沃尔姆斯(Wormus,莱茵河畔,距法兰克福50多公里)召开的帝国会议。这次会议是教廷力促德皇查理五世给路德定罪召开的。在100多名萨克森贵族的伴随下路德到达会场,在帝国会议上据理力争,毫不退让。他郑重宣称:“我坚持己见,绝无反悔!”5月皇帝颁布敕令,宣布路德为异端。出于担心路德的安全,萨克森选侯派人扮作蒙面骑士,在山间密林的路上把路德“绑架”到瓦特堡保护起来。路德身居僻处,就在这间简陋的木屋里开始了把《圣经》从希腊文和希伯来文译成德文的工作。第二年新约部分就已出版。路德回到维滕贝格,继续进行这一艰巨的工作。1534年《圣经》的德文全译本出版。

绑架路德的马车复制品

 

路德潜心翻译,终于完成了这一伟大的文化工程。德文《圣经》的面世使德国教会从罗马教廷的控制下解脱出来,宗教和教会便于民族化了,德意志民族意识觉醒了。同时,德文《圣经》的出现也有利于德语的推广,这对于四分五裂的德国后来的统一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世界文化遗产瓦特堡

 

三天的学习之旅就这样完满结束了,大家收获极丰。感谢《华商报》的热心组织,感谢文友顾强的精心安排,使我们在这些城市和巴特利本施泰因(BadLiebenstein)度过了愉快的时光。这次的旅行以了解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为主线,还有一条副线,就是在埃森纳赫和附近的哥达,了解社民党(SPD)的创建史。大家参观了金狮楼(Goldener Löwe)和提沃利(Tivoli)这两个历史纪念地,受到了哥达市议长等人的热情接待。最后大家在哥达的万宝酒楼(位于Puschkinallee)举行告别午餐,依依不舍而别,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再次相会。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长按二维码


添加联系人



感谢您关注

德国《华商报》

公众号“德国华商”


长按二位码加关注
微信号:hsb-1997
公众号:德国华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