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确定依据 尤扬视角
行业动态

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确定依据 尤扬视角

2020-06-12 14:36:58尤扬律师事务所

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确定是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尤其在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更是常见。但是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针对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不够明确、具体,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对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的法律理解不一致、适用不统一,最终导致各个法院对被扶养人生活费赔偿数额的认定参差不齐,有损司法公正、影响法律权威,对此笔者陈述一下个人观点,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文 / 高伟

尤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

第二十八条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目前所有的人身损害赔偿中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及认定都系依据该条款的规定计算得出,其中关于未成年人部分的规定较为明确、具体,在此不再赘述,但是关于成年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却存在诸多问题。


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成年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也就是需要符合两个条件:第一,丧失劳动能力;第二,无其他生活来源。正是由于该两处条件的表述过于笼统,才导致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标准不统一。另外,在扶养人与被扶养人的身份不一致的情况下,究竟应以扶养人还是被扶养人的身份标准进行计算,该《人身损害赔偿解释》也没有明确。


一、关于丧失劳动能力的界定


针对丧失劳动能力的被扶养人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因残疾而丧失劳动能力,该部分可以通过司法鉴定或其他可以认定残疾等相关证据予以确认,并没有太大争议。另一部分是因年龄过高而丧失劳动能力,该部分则很难确认,我们不可能在每一个案件中都将被扶养人作司法鉴定,而且即使作鉴定,对司法鉴定机构也必然是一个难题。那么对因年龄过高而丧失劳动能力的被扶养人如何认定呢?司法实践中最常见的认定标准就是依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中“六十周岁以上,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的规定从而简单粗暴的认定凡是六十周岁以上的被扶养人即为丧失劳动能力。


笔者认为

既然是法律上拟制的视为丧失劳动能力是不是应该以国家规定的法定退休年龄标准更为合适?有些地方的法院已经开始适用以法定退休年龄为界定被扶养人是否丧失劳动能力的标准。但是法定退休年龄在我国又有工人退休年龄,即男55周岁,女50周岁;干部退休年龄,即男60周岁,女55周岁等区分,加上近些年一直酝酿的延迟退休制度改革等,以法定退休年龄为标准也是极难统一。


另外在界定被扶养人因年龄过高而丧失劳动能力上单纯以年龄为标准也是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子女成年之后父母丧失劳动能力之前的这段时间,这种扶养是一个彼此存在、此消彼长、相互转换的过程,单就赡养而言,它是一个逐步增加直至完全需要的过程,不可能制定一个标准来划分需不需要赡养。人为以某个年龄来确定父母需要赡养,既不科学也不具有合理性。假设以六十岁为标准界定被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受害人受害时其被扶养人如果年仅五十九周岁就无法取得被扶养人生活费,而如果此时刚刚年满六十周岁,就可以依法取得二十年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此制度下的判决实在是有悖常理。


二、关于无其他生活来源的界定


生活来源包括多方面,退休金、养老金、股份分红、存款及利息所得、房租收入、经营利益、子女赡养等等,都属于生活来源。《人身损害赔偿解释》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取得的条件是“无其他生活来源”,是指除子女赡养外无其他生活收入的情况。但现实生活中,绝对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人是极其少见的。比如一个农民,他有自己的口粮地或责任田,有自己的自留树或承包树,有时还要卖一些农副产品或土特产,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收入,如果机械的按照“无其他生活来源”来确定被扶养人的话,几乎没有人能够符合被扶养人的条件。尤其是在养老制度慢慢普及的今天,父母或多或少都有退休金或者养老金,以此为标准的话,被扶养人生活费将形同虚设。司法实践中,无生活来源的举证也存在一定的困难,而保险公司在答辩时往往以此为由,拒绝支付被扶养人生活费,也造成了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


笔者认为

在适用《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时,应当灵活掌握。对于虽有一定收入,但不足以维持本人生活的,即未达到当地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水平的应当支持被扶养人生活费。


综上所述,按照六十周岁以上为丧失劳动能力人的标准去认定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实践标准还将存在一段时间,但是该认定标准仍旧存在一定的争议,司法实践中基于被扶养人的弱势地位,应予以一定的照顾,具体的认定标准,亟待完善。


三、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以扶养人还是被扶养人的身份为标准计算的界定


在扶养人和被扶养人身份同为城镇或农村居民的情况下,只需按照扶养人和被扶养人城镇或农村居民身份确定即可,但在扶养人与被扶养人的身份不一致的情况下,究竟应以扶养人还是被扶养人的身份标准进行计算,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解释》没有明确,实践中的裁判结果也大不相同,有法官按照扶养人身份标准进行计算,也有法官按照被扶养人身份标准进行计算。法官对城镇和农民居民标准的确定,直接涉及到被扶养人生活费数额的多少,对扶养人和被扶养人的利益影响巨大,有必要尽快厘清此问题。笔者认为应当按照扶养人的身份标准进行计算。


首先,按照侵权赔偿的损失填平原则,被扶养人的损失是受害人获得劳动收入后所应支付的扶养费。受害人是城镇居民的,因其收入高,应付出的扶养费也相应多。受害人是农村居民的,收入低,其支付的扶养费相对应也较少。因此,扶养费的计算应当按照受害人的居住状况或户口性质,来确定是按农村或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要是依据被扶养人的身份来确定抚养费的计算,假设被扶养人生活在美国,如果按照美国的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来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是有失公平的,受害人的收入不会因为被扶养人所在的地区消费高不同而增多,这样计算增加侵权人的负担,是有违损失填平原则和公平正义原则的。


其次,根据被扶养人生活费继承丧失说的法律性质,被扶养人生活费系扶养人收入损失的一部分,被扶养人生活费与残疾或死亡赔偿金共同构成了扶养人的收入损失。最高法院编写的《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和适用》一书中指出:若扶养人为城镇居民的,那么按照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的残疾或死亡赔偿金,与按城镇人均消费支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两个数额相加与还原计算的城镇就业居民的平均收入相当,基本能填补直接受害人的全部损失。由此可见,立法在设计按照何种标准计算赔偿数额,能弥补直接受害人的收入损失时,对于直接受害人的残疾或死亡赔偿金与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都是按照直接受害人或扶养人的身份标准确定的,而且只有在二者计算标准一致时,才能填补直接受害人的全部损失,才符合立法的目的。


再次,以扶养人的身份标准来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才可避免存在多个被扶养人且其城镇或农村身份不统一时,出现年最高赔偿限额无法确定的问题,即究竟应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年最高赔偿限额,还是应以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为年赔偿限额的问题,也可以避免出现被扶养人因不在同一地区而年生活费的数额不一样时如何确定年最高生活费赔偿限额等问题。从《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的规定来看,这里采用的是“城镇居民”或“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两个标准,二者并列只能采用一个标准,假如根据被扶养人的身份确定,当被扶养人中既有城镇居民,又有农村居民时,年赔偿总额累计是不超过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标准?很显然,只能根据扶养人的身份标准。


最后,在实践中,被扶养人系城镇居民,扶养人系农村居民的情形相对而言比较少见,更多的是扶养人即直接受害人虽为农村居民,但却一直在城镇务工,而被扶养人系农村居民,且一直生活在农村。在此情形下,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扶养人即直接受害人虽为农村居民,但经常居住地和收入来源地都在城镇的,其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可按城镇居民计算。在直接受害人比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时,若按照直接受害人的身份确定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其赔偿数额会更高,更有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利益,也更能填补直接受害人的全部损失。


笔者认为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以扶养人的身份标准进行计算。  




文字 / 高伟律师

编辑 / 毛志鹏

©尤扬事业发展部


往期精彩阅读:


• 鸿运当头!2017尤扬第一大波荣誉证书来袭!

• 「高院指导意见」二手房买卖若干问题裁判规则

• 「干货」公司法授权公司章程可自由约定事项汇总及提示

• 会见当事人十大禁忌,稍不留意就把自己送进去了!

• 从自助质押贷款谈金钱质押的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