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浅析被扶养人生活费难点
行业动态

浅析被扶养人生活费难点

2020-12-19 13:56:15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

   如今,交通事故屡见不鲜,在人伤案件之中,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大小往往是当事人、律师、保险公司共同关注的,其中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认定和计算往往是焦点之一,争议之处也颇多。

  在说争议点之前,需厘清被扶养人生活费概念以及计算方式。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其计算公式为:城镇或农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伤残等级所对应系数×被扶养人被扶养年限÷共同抚养人数。

      难点一: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支出额年赔偿总额是否需要加算伤残等级系数?

     加算伤残等级系数举个例子而言,即一个湖南地区城镇户口的拾级伤残伤者单独需扶养1位扶养时间为1年的城镇户口的未成年人,其年赔偿总额是不能超过18335元,还是不能超过1833.5元。

   支持一方认为:伤者自身构成拾级,确实对于其收入造成了相应的影响,但是,影响仅仅是部分的。部分所指便是伤者构成伤残等级的那部分,如同仿效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方式,将伤残等级系数涵括计算之中。

   反对一方认为:司法解释所规定的消费支出额度用意在对应伤者扶养支出的情况之下来明确对于被扶养人的费用,通俗点来讲,在于限制伤者人为拔高其损失。并且,不论伤者构成几级伤残,其扶养人只要需其继续进行扶养,那么其所应尽的扶养义务则需继续进行,支出费用并不会有过大的波动,人为加算缺乏依据。

   笔者更倾向于反对一方的观点,首先司法解释未有任何文字表示需要进行加扣,如果对于总额加算伤残系数,那是人为机械割裂了当事人的损失认定,而且构成伤残的是伤者,并不是扶养人,被扶养人生活费不增反减同物价上浮的客观实际也是不相符的。

     难点二:扶养人常年生活、务工在城市,其农村户籍的被扶养人能否按照城镇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


      支持一方认为:可以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计算,以农村户籍的父母为例,在我国孝行文化的大氛围之下,老人随同在城市的子女进行居住、生活是一种常态化,其消费标准自然水涨船高同城市居民接轨,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合理。

      反对一方认为:仍应以农村标准计算,因为随同居住是暂时性的,并不能以暂时性活动来评判,因为农田、土地的存在,必然会引起被扶养人往返于城市农村之间,更由于重土情结,呆在农村时间应该更长,标准按照农村计算更符合客观实际。

       笔者认为:两种观点均有可取之处,但需辩证来看待。即如何计算重点在于看待被扶养人田地是否放弃耕种,因为对于田地放弃耕种意味着被扶养人对于自身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如果放弃则意味着已做好定居城市的充足打算,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并不为过,如果未放弃,那代表对于原本的田园生活更为钟意,在城市之中暂住也仅仅只是让子女们尽尽孝心的一种体现,按照农村标准计也未错。而且也可以综合考量居住的时间长短,如果达到经常性居住1年以上,按照城市标准也是合法合理的。  

      难点三:患有残疾的兄弟姐妹能否算做被扶养人?

      支持一方认为民事诉讼中的近亲属包括兄弟姐妹,主体资格符合法律规定,并且身患残疾容易致使收入受到严重影响,甚至缺乏独立的生活来源,理应对其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

     反对一方认为:国家已对残疾人进行立法保护,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残疾人就业条例》等,而且进行残疾认定后,能够享受到相应的社会保险补贴,并不符合无独立生活来源这一认定要件,不应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

     笔者认为:两种观点需综合看待,尤其需关注其残疾程度,如其为重度残疾,生活尚且不能自理,纵使具备一定的补助,那么也无法减轻扶养人的扶养负担,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更为适宜,也是对于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的一种体现。如果为轻度残疾,仍具备一定就业能力,那么计算则会加重侵权人与保险公司的赔付责任,有失公平。


律师简介

                          
黄成律师,夏细平律师团队律师,专职代理保险纠纷理赔、交通事故赔偿诉讼。

电话13207337831  微信号273444497